柳盟精锐两百人,天榜地榜高手无数,再加上天罚以及普通人眼中的神兵利器……

    李易不知道这个组合的极限在哪里,若是对上真正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百战精兵,除非是天榜高手,否则个人的实力很难体现。

    但是对上一千连精锐都算不上的武**队,又有对方轻敌为先,天罚震慑,战斗结束的很快,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摧枯拉朽。

    数百人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围成一个圈。

    事实上,在两名高级将领牺牲之后,见识过了天罚和几位天榜强人的恐怖,剩下的兵将便没有了多少战意了。

    毕竟对方虽然人少,但各个都像是非人的怪物,手持神兵利器,又有战场上的神器天罚,这场仗怎么看都没有打下去的必要。

    卫良征战半生,见过甚至亲自参与过不少以弱胜强的战役,但是如此干脆简单不做作的以弱胜强,还是第一次见。

    心中牵挂着公主,他没有想太多,快步走上前,揪着一人的领口,问道:“公主呢,公主殿下在哪里?”

    片刻之后,他面色焦灼的跑到李易身旁,说道:“他们另有一千人刚刚强攻上山,殿下身边可战的兵将不过三百,我们要快点上去救援!”

    李易看了看后方,说道:“留下五十人看着他们,其他人立刻上山!”

    这些俘虏已经没有了战意,留下五十名高手足够,不知道山上的状况,李易不敢耽搁,带领众人即刻上山。

    卫良走了几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将那两名被天罚炸死将领的脑袋割了下来,拎在手上,跟在众人身后向山上跑去。

    ……

    “殿下,您还是束手就擒吧,刀剑无眼,万一伤到了两位殿下,可就不好了……”

    山顶处,一名偏将看着被数百兵力包围,拼死抵抗的身影,高声说道。

    杨柳青洁白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染红,其中有些是她的,有些是敌人的,她的身后,那名叫杨甫的少年已经吓晕了过去,被两人护着,身边仅剩的百余人,早已杀红了眼。

    陈青脸上露出一丝惨笑,说道:“殿下,对不起,末将这次,怕是?;げ涣说钕铝恕?br />
    “你们已经尽力了?!毖盍嗍种谐そ;游?,每一剑刺出去,便有一人应声倒地。

    她的一只手臂受伤,无力的耷拉着,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眼中只有一道道剑光……

    人群外围,那偏将看了看僵持的战局,对身后的两百人挥了挥手,“你们也一起上,再有反抗者,无论是谁,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轰!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之人还来不及行动,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巨大的响声。

    声音如惊雷般炸响,响彻在群山之间,也响彻众人的耳边。

    胶着的战局有一瞬间的停滞,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的望向山下。

    轰!

    轰!

    轰!

    一道道耀眼的火光瞬间便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接着才是震耳欲聋的响声。

    “那是什么?”

    “山神发怒?”

    “那里,那里是大营的方向!”

    ……

    大营的方向传来火光和巨响,他们望着山下,面色惊恐,隐隐带着恐惧。

    陈青趁机又砍杀了几人,护着杨柳青,飞快的退回林中。

    他回头看了一眼,山下那犹如烟花般灿烂的火光,已然熄灭,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看着杨柳青受伤的手臂,脸色难看,“殿下,您受伤了……”

    杨柳青却没有看他,而是怔怔的望着树林外面,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们,你们刚才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殿下……”

    “你们有什么听到什么声音?”

    陈青怔了怔,点头道:“有,有巨响,还有火光……”

    杨柳青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靠在一颗树上,说道:“再坚持一会儿,就一会儿……”

    树林之外,那偏将望着已经恢复寂静的山下,许久才收回视线,说道:“去两个人,看看大营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完,便回头望着林中,咬牙道:“两刻钟,再给你们两刻钟时间,攻不下来,提头来见!”

    “遵命!”

    数百人再次向着林中逼近的时候,忽有一人高声说道:“将军,山下有人上来了!”

    看着纵跃而上的数十道身影,那偏将面色一凝,问道:“来者何人?”

    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已经有人奔了上来,将两团物体扔到他的脚下,说道:“魏将军肖将军已死,限你们十息之内束手就擒……”

    借着月色和火光,那偏将已经看清了脚下到底是什么东西,那是魏将军和肖将军的人头!

    他忍住心中的惊骇,大声说道:“杀了他们,快杀了他们!”

    咻!

    话音刚落,一道破风之声从耳边传来,他眉心中箭,栽倒在地。

    轰!

    冲上来的十余人,倒在一片耀眼的火光中。

    场间霎时寂静下来,随后乱成一片。

    武林中的高手实力再强,但哪怕是宗师,在战场上起到的作用也很有限。

    一群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精兵,纵然奈何不了宗师,但寻常高手被他们缠上,无异于遇上噩梦。

    可惜眼前的这一群人算不上是精兵,几位高级将领身死,便立刻乱作一团,只需要几颗天罚,便能够吓破他们的胆子,放下武器投降。

    当然,拼死反抗的也有,结果他们就真的拼死了。

    这里不是混乱之地,这里是战场,对敌人留情,对方可不会对自己留情。

    几位将军都已经死了,反抗之人也被一一击杀,敌人能从山路上来,说明下方的大营早就被他们攻破,胜算全无……

    场中的武国兵将纷纷放下武器,很快就被控制……

    卫良一脸的担忧,走上前来,大声问道:“公主呢,公主呢!”

    一道人影从林中的一颗大树后探出脑袋,问道:“来人可是卫将军?”

    “陈青!”卫良急忙走上前,看着他,问道:“公主在哪里?”

    他话音落地,一道虚弱的身影从林中走出来,卫良疾走两步,单膝跪下,高声道:“末将救驾来迟,请公主殿下恕罪!”

    杨柳青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而是继续向前方走去。

    李易和柳二小姐站在那里,看着她从远处缓缓走来。

    她似乎是受了伤,走的并不稳,身体晃晃悠悠的,像是随时都会摔倒。

    所过之处,人群自动的为她让开一条通道。

    她走到最前方,走到柳二小姐和李易面前。

    她缓缓跪下,抬起头,眼中尽是泪水。

    “徒儿见过师父,师伯!”

    卫良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没有犹豫多久,便单膝跪下,同时低下头。

    公主都跪下了,作为下属,他没有站着的理由。

    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陈青也在他身旁跪下,暂时压下了满心的疑惑。

    越来越多的人影从林中走出,顾不得体验劫后余生的感觉,当看到前方那道跪着的身影时,他们有一瞬的失神,随后便立刻跪下。

    柳二小姐低头看了她,不知看了多久,才缓缓开口。

    “起来吧?!?br />
    她没有起来,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有深深的倦意从灵魂深处袭来,身体一软,倒向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