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岭上,月色明朗。

    数百道人影汇集在一片空地上,名叫陈青的男子低声的安排着什么。

    “白川,你带领两百人,随我从东边突围!”

    “领命!”

    一名消瘦男子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大声说道。

    “顾源,你带领其余一百人,护送两位殿下和丞相离开,一路往北,只要进入混乱之地,卫将军会派人接应你们!”

    另一人神色肃穆,恭声道:“领命!”

    陈青目光扫视了几眼,说道:“都给我记好了,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一定要保证两位殿下的安全!”

    远处,杨柳青看着迅速调动的三百兵将,双拳紧握,脸上露出一丝哀伤之色。

    “殿下要切记,一切以大局为重?!币坏啦岳系纳舸铀纳砗蟠?。

    她紧握的拳头松开,看着那名老者,轻声道:“山路难行,多有不便,陈将军一会儿会安排几人轮流背着丞相,却也免不了颠簸,丞相要稍稍忍耐一下……”

    老者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老夫生于沧州,葬于沧州,也算得上是圆满,不用再这么折腾了……”

    杨柳青看着他,坚定道:“我们会逃出去的……”

    ……

    荆棘岭下。

    一道身影从侧方走来,走到阵前,躬身说道:“将军,上面有消息了,他们打算在子时强行突围,护送公主和靖王一路往北,进入混乱之地……”

    全身覆盖甲胄的将领拍了拍马头,说道:“子时吗?”

    他笑了笑,说道:“传令下去,将强攻时间,再提前半个时辰……”

    “得令!”

    混乱之地,黑暗中的山脉,便宛如一只只蛰伏的巨兽,在这些巨兽的身上,却有一道道身影急掠而行。

    卫良早就因为行动太慢,被一名身材高大的汉子背在背上,那汉子的骨架硌的他生疼,剧烈的颠簸也使他头晕目眩,险些呕吐。

    那汉子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回头说道:“你要是敢吐我身上,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卫良忍着恶心,艰难的问道:“敢问,敢问这位壮士,是否和公主殿下有旧?”

    其实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忽然冲上他们的山头,将他们全都拿下。

    他更不知道他们为何一听到公主的消息,就立刻又放了他们,之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去荆棘岭,似乎是要营救公主。

    他只知道这些人很强,非常强。

    他们中的随便一个人,就能放倒他十余名甚至是数十名反抗的手下。

    他的手下都训练有素,都是在战场上厮杀过的悍卒。

    这些人的兵器也很锋利,己方的刀剑与之对砍,不是豁口,就是干脆断成两截。

    他们武功高强,又人人持有神兵利器,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那恐怖的天?!?br />
    若是他们真是去营救公主的------卫良的心中终于涌起了无限的希望。

    “你是说杨姑娘啊……”大汉笑了笑,说道:“那当然熟了,她那时候可没少训我,还抢了我在天榜上的位置,这次我可得把之前的帐都讨回来……”

    这大汉的话------卫良一句也没有听懂。

    不过,这个不打紧,只要他们是去救公主的,这就够了。

    他看了看前方,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说道:“前面就是荆棘岭了……”

    一道道人影从林中纵跃而出,前方已经隐隐约约的看到有火光闪动。

    山下,一名副将看了看身旁,思忖片刻,问道:“将军,我们若是真的杀了公主和靖王,会不会……”

    “刀剑无眼,战场之上,出点儿意外也正?!蹦墙沉怂谎?,说道:“到时候将失手杀了两位殿下的人交上去,自请削官罢职……”

    “削官罢职?”

    那将军看了看他,笑道:“多等上两年而已,日后有的是你享受不够的荣华富贵……”

    他话音刚落,忽有一名兵卒上前来报:“将军,后面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那将军眉头皱了皱,问道:“什么人?”

    “他们人数不少,有两百人的样子,还不知身份,正在快速逼近这里……”

    那将军调转马头,沉声道:“通知下去,准备迎敌!”

    他们一千人强攻上山,另有一千人在山下守着,对付这区区两百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对面的人影在距离他们十余丈远的地方停下,虽然月色皎洁,却也看不太清楚,直到对方也举起火把……

    然后他看到有一个光头走出来,脑袋在火光下泛着光泽,手里不知道举着什么东西。

    “对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两百人对一千人,竟敢说包围了自己,听到洪亮的声音从对面传过来,那将军沉着脸,忽而看到那光头身后,一道熟悉的身影。

    “卫良!”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这一次能够将这些乱党一网打尽,他挥了挥手,说道:“全都是叛贼乱党,杀,一个不留!”

    “等一下!”

    对面的光头忽然大声开口。

    那将军抬了抬手,身后的兵将脚步微微一顿。

    他想听听,这光头死到临头,还想说什么。

    然后他看到那光头的手中冒出一点火光,费力的将手中一物扔了过来。

    那东西滚到了他的脚下。

    他骑在马上,探头看了一眼。

    轰!

    一团更加耀眼的火光之后,他就什么也看不见,也什么都听不见了。

    近千人的军阵,在这轰的一声之后,便只有一阵阵惨叫和哀嚎声入耳。

    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惊叫。

    “这,天罚,这是天罚!”

    “是天罚,这是天罚??!”

    “魏将军,魏将军战死了!”

    ……

    对面,隐藏在土丘之后的光头重新走出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大声喊道:“对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一名副将从地上爬起来,摇了摇头,将身上的泥土抖落,站起身,大声道:“他们人少,冲上去,他们的天罚不能近战,冲上去他们就没办法了!”

    他话音刚落,又有数十道火光宛若流星般划过,落在军阵之中。

    其中一颗,便落在他的脚下。

    时间不等人,杨柳青那边状况未知,李易根本没有时间和他们这么耗下去。

    对面,一座低矮的土丘之后,听到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响以及闪烁的火光,卫良看了看身旁的汉子,抿了抿嘴唇,问道:“兄弟,能不能让我亲手扔一个?”

    天罚威力非凡,早已名扬诸国,乃是战场上的利器,也是无数人心中的噩梦。

    但天罚也不是可以没有限制的使用,极易受到天气和距离的影响,若是两军已经进入混战,这种不分敌我的武器,当然不能再用。

    终于有十数人幸运的避开了天罚,冲到了前方。

    然后他们便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一名身高八尺的壮硕汉子从山丘之后冲出来,他们的刀剑枪戟根本碰不到他,被他撞到之后,骨头折断,口中喷出血沫……

    有人刀兵相接,兵器折断,然后是身体。

    有人只看到漫天闪烁的剑光,然后就什么也看不见。

    有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放下兵器,举起双手。

    然后便是十人百人……

    卫良看着走出去的那数十人,又回头看了看,更多的人还在后方观望,终于开始意识到,今天打上他们山头的,是一群什么样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