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蓉公主……”

    李易和柳二小姐的目光对视,视线又移到那男子的身上,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br />
    “住口!”

    被绑着的中年男子瞪着那人,呼吸急促,目眦欲裂。

    他开始费力的挣扎,身上的绳子将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磨出一条条红印。

    被老方带过来的男子就算反应再迟钝,也知道卫将军被人绑成这样,绝对不是在玩什么不可描述的游戏,看着李易和柳二小姐,颤声道:“你,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李易看着那中年男子,摇头道:“别白费力气了,这绳子越挣扎越紧……”

    不知道是谁刚才绑的绳子,绑法这么羞耻,他看了看老方,说道:“帮他解开吧?!?br />
    刚刚解开身上的绳子,中年男子便猛地向寨子外面狂奔而去,当然被老方拦了回来。

    他压低声音,嘶吼道:“放我离开,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等我回来以后,任你们处置!”

    “你一个人去有什么用,送死吗?”李易看着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才问道:“他刚才说的公主,可是武国的端蓉公主,杨柳青?”

    中年男子不再挣扎,看着李易,目光灼灼,“你怎么知道公主的名字?”

    李易眼神示意老方放开他,柳二小姐已经走到一边,和那心眼小胸也小的白素小声吩咐着什么。

    李易看了看身旁的光头,说道:“把他们全放了?!?br />
    中年男子怔怔的站在原地,短时间经历了好几起大起大落,即便他心智极坚,一时间也有些缓不过神。

    老方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紧张,自己人?!?br />
    ……

    荆棘岭。

    荆棘岭位于武国边境,再往深处数十里,便属于无人管辖的混乱之地,附近的百姓和行商,轻易不会踏足。

    荆棘岭,某处林中。

    名叫陈青的副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污血,嘶声道:“公主,今夜属下带领两百人,拼死也会冲出一个缺口,到时候,我们阻拦他们,其余之人护送您和靖王殿下一路往北,到了混乱之地,和卫将军接应上,他们便奈何不了两位殿下了……”

    在他对面,年轻的女子发髻散乱,身上沾满了血污,脸上却是并无丝毫惧色,目光锐利,摇头道:“今夜突袭,所有人随我一同撤退……”

    “公主!”陈青看着他,沉声说道:“前有追兵,后有埋伏,我们被逼到这里,已经没有退路了,末将希望殿下不要一意孤行,能以大局为重!”

    “皇姐,皇姐,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踉踉跄跄的冲过来,抹了把眼泪,恸哭道:“我们投降吧,投降了他们就不会杀我了,我还不想死??!”

    杨柳青看了看他,面色复杂,却并未说话。

    陈青看着眼前的少年,咬了咬牙,说道:“靖王殿下,投降是没用的,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那少年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怨恨之色,指着他,大声道:“都怪你,都怪你们,要不是你们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他们一定不会杀我们的……”

    “住口!”杨柳青终于忍不住呵斥一声,看了看左右,说道:“把他带下去!”

    两名近卫将他架走的时候,他手脚还在胡乱扑腾,大声道:“皇姐,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救我,救我……”

    直到听不到他的声音,杨柳青才看着陈青,问道:“山下是什么情况?”

    陈青沉吟了片刻,说道:“他们现在暂时驻扎在山下,派人送了一封书信上来,上面说只要我们肯投降,就不会伤害两位殿下,期限是明天早上,若是明天一早还不投降,他们便会强攻……”

    “不会伤害……”杨柳青望了望天边刚刚落下的夕阳,说道:“以二皇兄的性子,应该是不会放过才对……”

    “他恨不得将所有的皇子赶尽杀绝,又怎么会放过两位殿下……”一道苍老的身影走过来,轻咳两声,说道:“就依陈将军说的,今夜强行突围,殿下带着靖王,去混乱之地和卫将军会合……”

    “丞相……”

    老者挥了挥手,打断了她的话,“只要殿下和靖王无恙,我们就还有机会……”

    “陈青!”

    他忽然低喝一声。

    “末将在!”

    “马上安排人手,今夜子时,突袭下山,护送两位殿下离开!”

    “是!”

    陈青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他们能战的还有三百人,强行突围,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的……

    陈青离开之后,老者看着远处逐渐没入黑暗的山林,忽然道:“殿下此次若能逃出去,便不要再回来了吧?!?br />
    杨柳青看着他,嘴唇微张:“丞相……”

    老者伸出手,轻轻向下压了压,示意她不要说下去,随后再次开口,说道:“靖王不堪造就,这重若山岳的担子,不该落到殿下肩上,殿下去齐国也好,去景国也罢,忘了武国,忘了仇恨,也忘了端蓉公主,去过平凡人的生活吧……”

    杨柳青摇了摇头,说道:“我曾经发过誓,报不了父皇母后和长兄的大仇,誓不为人……”

    “我们毕竟,什么都没有了……”老者叹了口气,说道:“景国如日中天,日益强大,齐国三皇子有天下共主之心,又有治国之能,杨泽杀兄弑父,天理不容,或许我武国,气数已尽,只是可怜了百姓……”

    杨柳青低下头,拳头紧握,咬牙道:“我是不会放弃的……”

    老者看了看她,眼中浮现出一丝怜爱之色,最终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杨柳青站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紧握的拳头,指甲已经深深的陷入掌心,她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一轮圆月,脸上满是坚毅之色。

    只是这坚毅背后,还有着一丝隐藏极深的柔弱和无可奈何。

    若是可以,她又何尝愿意背负如此的血海深仇,何尝愿意担负起这足以将人压得喘不过气的重任?

    她又何尝不愿意做一个普通的女子?

    她多想当一个普通女子啊……

    明天就是十五了。

    三年前,她还不用面对今日需要面对的种种,还可以住在那一座小小的院子里,那座承载了她这辈子几乎所有快乐的院子里。

    那座小院子里有虽然严厉,但教导自己不遗余力外冷内热的师父;有十分疲懒,但却从来都不会被什么事情难住的她最为崇拜的李易师伯;还有温柔贤惠,已经登顶武道的如仪师伯;也有单纯天真,总是傻傻但又心地善良的小环姑娘……

    那座小院子以及柳盟的一切,都是她这辈子,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忘记不了的。

    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走的时候,如仪师伯有了身孕,现在孩子应该都快三岁了吧,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李易师伯是不是还是那么怕师父,不知道他和若卿姑娘醉墨姑娘的感情怎么样了……

    不知道师父是不是还经常欺负师伯,也不知道师父有没有争过那位明珠公主,她更不知道------师父是不是到现在还在怪她?

    她转头看了看某个方向,她知道她们现在就在和此地相隔一个混乱之地的蜀州,可这,已经是她这一辈子,永远也跨越不了的距离了……

    荆棘岭下,人影晃动,火光无数。

    人群最前方,两名骑在马上的将领,目光始终望着黑漆漆的山路。

    一人转头看了看,说道:“将军,还要等一个晚上,不如先让他们在这里安营吧?!?br />
    “不用?!彼砼砸蝗嘶恿嘶邮?,说道:“子时强攻!”

    “子时强攻?”那人怔了怔,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可陛下不是下了圣旨,不能伤了公主和靖王……”

    “我不知道什么圣旨……”身披甲胄的男子咧开嘴笑了笑,低声道:“我只知道陛下给我的密函上面写的是------不留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