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面的条件艰苦,这里也不比寨子里,山珍海味是吃不到了,就是清汤面上面飘着几根青菜。

    饶是如此,李易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他现在才意识到以前误会了如意,她不是刁蛮任性不讲理,她是可野蛮暴力,也可温柔贤惠,能傲娇可人,也能霸气侧漏……

    这样的姑娘,娶一个就等于同时娶了好几个,老天对他真是不薄。

    老方也吃的欢快,他是真正过过苦日子的,在吃的方面,从来都不计较。

    邋遢老者就更不计较了,他的眼里只有武道和二叔公,或许还要加上常德和他心心念念了很久的那个道姑。

    吃饱喝足,就到了说正事的时候了。

    无论是柳二小姐一个人,还是她带着柳盟的精英,贸贸然的进入武国寻找杨柳青,都不是一个好主意。

    武国的国土面积比景国要小一点,但也小不了多少,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没头苍蝇一般的寻找,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去。

    动不如静。

    与其大海捞针,倒不如一边继续收服混乱之地的势力,一边在这里静等消息,武国有很多人都比他们更加迫切的找到杨柳青,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武国那边也传来消息,武国朝廷对她并不是不论死活,勒令官府必须活捉。

    这样一来,就更加不用着急了,只需要做最后得利的渔翁------他最喜欢做的就是这种事情。

    柳二小姐并不是顽固不化,在李易给她分析了所有的利弊之后,就没有那么冲动了。

    李易看着她,说道:“放心吧,武国那边一有消息,我们就立刻带着柳盟的精锐去营救,只要她不是被关在皇宫,我们就能把她救出来,武国那边,再多派一些探子打听消息……”

    其实就算是她被关在皇宫,也未必不能将她救出来,只是要更麻烦更危险一些而已,也不能整天折腾二叔公……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问道:“那现在就这样等吗?”

    李易想了想,说道:“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先把混乱之地彻底统一了,没多少山头了吧……”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没多少了……”

    ……

    卫将军双手背后,在房间里面缓缓的踱着步子,喃喃道:“万氏兄弟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很快便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事情。

    眼下最重要的,是?;す鞯钕掳踩某防氲秸饫?。

    一旦进了混乱之地,那些官兵便拿他们无可奈何,一时的失败并不代表所有,只要公主殿下无事,靖王无事,他们就有拨乱反正,将那杀兄弑父的贼子从皇位上拉下来的机会!

    便在这时,一个年轻人从外面飞奔进来,喘着粗气,面色惶恐至极,高声道:“卫将军,卫将军,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卫将军面色一变,立刻问道:“难道是公主和景王出事了?”

    “不是……”那男子猛地摇了摇头,艰难道:“将军,是他们,他们来了……”

    “他们?”卫将军大步上前,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寨前,一个光头手中拿着锥形纸筒,大声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你们……”

    他挠了挠光头,这是第一次喊话,紧张之下居然忘了词,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下一刻便抬起纸筒,继续喊道:“放下武器,赶快投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的身后,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影。

    人群前面,柳二小姐偏头看了看李易,说道:“这是最后一个了?!?br />
    李易的目光投降前面的寨子,这几个月的时间,柳二小姐带着柳盟的精锐,几乎是以横扫之势,将整个混乱之地彻底扫荡了一遍。

    遇到的山贼势力,要么早早的闻风而逃,逃出混乱之地,负隅顽抗之辈,被打服了之后,队伍打散,分散到各处搞建设。

    进度条快要走完,扫平这最后一波山贼,在这混乱之地,她就是名副其实的山贼王。

    目标任务:成为山贼王。

    任务进度:百分之九十九。

    那光头还在拿着纸筒大喊:“给你们一炷香时间考虑,再不投降,我们就要强攻了!”

    寨子里面久久的没有动静,直到那支香快要燃尽的时候,寨门缓缓打开。

    一个面相中正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他穿着一身布衣,但走起路来,龙行虎步,威武轩昂,隐隐的有着一种李易很熟悉的气势。

    他的身后,数十名弓箭手已经张满了弓,箭尖直至对面的一群人。

    李易有些奇怪,看他们的阵势,不像是山贼,反倒像是从军阵中走出来的一样,满场无一人出声,气氛肃杀至极。

    中年人没有看喊话的光头,目光扫视了一圈之后,看向李易和柳二小姐这边,问道:“我们与阁下无冤无仇,为何对我等逼迫至此?”

    那光头眉头竖起来,大声道:“为民除害,替天行道!”

    中年男子转而看着他,问道:“我们不是山贼,只是隐居在此,并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何来为民除害一说?”

    光头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什么人才会占上一个山头,隐居在山贼盗匪丛生的混乱之地,吃饱了撑着吗?

    以前也有很多人对他们这样解释,现在他们都去修路了。

    中年男子看着李易,说道:“你们退回去,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br />
    李易摇了摇头,他们过来,不是和这些人讲道理的。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这里都是必争的战略要地,不需要和山贼讲道理。

    “不客气?”那光头笑了笑,掂了掂手里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点燃了引线,将之扔在了寨子外面一座半塌的院墙之后。

    轰!

    一道震耳的声音传来,众人脚下的土地震动了一下。

    纵然这些天罚都是特制版,杀伤力有限,也足以让那座院墙轰然倒塌。

    中年男子看着飞溅的烟尘,在原地怔了一瞬之后,脸色终于大变。

    “这,这是------景国天罚!”

    在他身前,一个壮硕的汉子已经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咧嘴一笑,说道:“投降吧,不然把你们这里夷为平地……”

    “卫将军……”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中年男子脸色苍白,许久,才向后方挥了挥手,嘶哑着声音道:“都放下武器,不要反抗……”

    他看了看那一块已经变的焦黑的土地,脸上的苍白之意更浓。

    景国天罚,这是战场上的噩梦,拥有天罚,足以以弱胜强,战胜数倍于自己的敌人。

    天罚神器,他早就有所耳闻了,一直遗憾未曾得见,只是万万没想到,他第一次见识天罚,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

    这一波山贼的人数不多,有两三百人的样子,慑于天罚的威力,并没有进行太多的反抗。

    出于职业习惯,收服一波山贼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搜寻他们多年来抢掠的财宝。

    据那光头说,这是他们抢过的最穷的山贼,除了一点儿粮食之外,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李易开始有些相信他们刚才说的话,他们不是山贼,山贼做到这份上,作为同行,他都替他们脸红。

    刚才好像听到那山贼首领的手下叫他“将军”,连编制都不用点心,居然抄袭军伍,怎么能做好山贼这份职业?

    中年男子被双手被绑在身后,腰板依然挺直。

    一个光头站在他身旁晃悠,边晃悠边问道:“老实交代,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家里几口人,可否婚配……”

    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并未言语。

    那光头戳了戳他的胸口,皱眉道:“问你话呢,老实点!”

    “姑爷,二小姐,还有一个……”

    老方拎着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那人身体悬空,手脚胡乱的挥舞,还在大声叫喊:“你干什么,疯了吗,我有要事要禀告卫将军……”

    一抬眼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他立刻说道:“卫将军,大事不好,公主殿下在荆棘岭被官军包围,陈副将和五百将士拼死抵抗,怕是,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他话未说完,便瞪大了双眼,看着被绑成了麻花的卫将军,一脸茫然。

    将军这是------玩什么呢?

    李易看了看他,怔了怔之后,问道:“什么公主?”

    那人瞪了他一眼,怒道:“你傻了吗,当然是端蓉公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