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国,皇都某处府邸。

    几道人影坐在院内,小声交谈。

    几人身后,还另有数十道人影,皆是此次一同进入皇都的精锐手下。

    “你们说,这次招安,他们会封给我们一个什么官?”

    “应该小不了吧,这次要不是我们,他们能这么轻易的打败端蓉公主吗……”

    “成将军已经去宫里问了,应该马上就能有消息……,这世道还真是神奇,起先是想着做贼来着,这做着做着,居然就做成了官,做梦都想不到,我马大脑袋这辈子也能戴一戴官帽子……”

    ……

    几人的身份皆是叛匪,在几年前武国大乱之后,揭竿而起,自立为王,前些日子,则是被朝廷招安,协同朝廷一起击败了实力强横的另一股叛军,此次来京都,便是来领赏封官的。

    几人交谈间,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立刻有一人站起来,笑道:“莫不是成将军回来了?”

    他亲自前去开门,果然看到了成将军那张熟悉的脸。

    “哈哈,成将军,以后我们就是同僚……”

    噗!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便猛地一震,低头看着从胸前贯穿而过的一柄长枪,嘴角溢出鲜血,看着对面的男子,痛苦道:“你,你……”

    那男子表情平静的抽出长枪,随后挥了挥手。

    “放箭!”

    一排排弓箭手立刻蜂拥而入,庭院之内,怒骂惨嚎声不绝于耳。

    “姓成的,你不守信用!”

    “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们干什么,自己人,是自己人??!”

    ……

    混乱之地。

    临近武国的某处山头,一位面相中正的男子,正在堂内来回的踱着步子,脸上隐现焦急之色。

    “报!”

    一道人影快速的从寨门口狂奔而来,飞奔进来之后,单膝跪地,大声道:“禀卫将军,公主殿下在林州遇到朝廷伏击,所幸已经成功逃离,如今马上就要到这里了……”

    男子面色一沉,立刻道:“陈青,你亲自率领五百人,出去接应殿下!”

    在他身后,一名男子单膝跪地,躬身道:“领命!”

    另一人犹豫了片刻,问道:“将军,同时出动五百人,动静过大,若是被万氏兄弟知道,怕是会……”

    中年男子脸色微沉,万氏兄弟是距离此地数十里外的一股悍匪,人数众多,实力强横,这几年,两方之间偶有摩擦,若是对方趁虚而入,也是一个大问题。

    他想了想,摇头道:“还是殿下的安全要紧,陈青,即刻出发!”

    便在这时,一道微弱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耳边响起。

    那报信之人抿了抿嘴唇,看着他们,说道:“将军,万氏兄弟他们,他们……”

    当即便有人面色一变,问道:“莫非他们又有什么异动!”

    那报信之人摇了摇头,好一会儿在说道:“万氏兄弟,他们……”

    有人忍不住了,大怒道:“他们怎么了,快说!”

    “他们在修路?!?br />
    卫将军闻言怔了怔,眉头皱起来,问道:“修路?”

    报信之人抬头看了看他,点头道:“我方探子亲眼所见,不只是万氏兄弟,双叉岭的黑瞎子,白虎沟的巡山虎……”

    他一连点出了好几位附近凶名赫赫的山贼头目名字,咽了口唾沫,说道:“他们都在修路……”

    万氏兄弟,黑瞎子,巡山虎……,刚才他提到的这些人,原本都是武国的悍匪。

    早些年他们只是流窜在边州的小股马贼,后来国内动荡,有人聚集起庞大的势力形成割据之势,小范围内,足以和朝廷分庭抗礼。

    还有像万氏兄弟这样的人,实力不上不下,既不能和朝廷抗衡,又不愿归顺其他的大势力,便索性遁入混乱之地,占了一座山头,自立为王。

    这些年下来,他们如滚雪球一般的发展壮大,早已成了这山中一霸,经常出山劫掠百姓商队,他们有心剿除,却也只是有心无力。

    这样的山贼盗匪,忽然不行劫掠之事了,跑去做修路这种没头没脑的事情,任谁都会觉得奇怪。

    有一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将军,我听说,早两年,景国那边崛起了一股新势力,他们实力不凡,生生的打通了连接景国和齐国的商道,扫清了沿路之上所有的山贼,为来往的商队行人保驾护航,被他们收服的山贼,全都干起了铺路修桥的苦力活……”

    卫将军看着他,问道:“你是说,那些人已经来到了这里,并且同时收服了万氏兄弟,黑瞎子,巡山虎他们,让这些一方霸主,亲自为他们修桥铺路,开辟商道……”

    “除了这个,属下想不出其他的原因了?!?br />
    “暂且不说他们有没有来武国,同时收服万氏兄弟,黑瞎子,巡山虎……,你觉得这混乱之地,会出现这么庞大的势力?”卫将军摇了摇头,说道:“不管万氏兄弟他们在搞什么鬼,先把公主和靖王殿下安全的接过来,再从长计议……”

    那人看了看卫将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将军,我的意思是说,他们若是真的收服了万氏兄弟,下一个,下一个,可就是我们了……”

    “此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卫将军眉头再皱,问道:“他们收服山贼,我们没意见,可我们并非贼寇,他们缘何会对我们动手,真当这混乱之地,是他们的地盘吗?”

    ……

    数十里外,山道之上。

    黑压压的一片人影在山路上忙碌,他们的身后,已经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灰色山路。

    一名光头使劲在山路上踩了踩,确认过质量没有问题之后,继续向前面走去。

    他心中暗道,这叫做“水泥”的东西,真是好用,可比开山采石铺路要方便多了。

    就在附近的某处山头,一名青年用略带敬意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女子,说道:“盟主,这是从武国刚刚传来的消息,叛军一方大败之后,端蓉公主便不知所踪,武国朝廷也正在极力寻找她……”

    柳二小姐看完了那些讯息,沉默了片刻,说道:“传信给寨子里,就说我过一阵子再回去,这里的事情,暂时交给吕洛……”

    “你要去哪里?”

    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那青年看到走进来的三人,拱了拱手,立刻退了出去。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们,问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李易找了一张椅子坐下,说道:“我们要是不过来,过几天就要去武国找你了……”

    李易有些庆幸,幸亏他第一时间就赶过来,要是再晚上一天半天,说不定他就得效仿如意当年,上演一出千里追小姨子……

    柳二小姐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不能不管她?!?br />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我没有让你不管,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冲动,从武国朝廷手中救下她,仅凭你一个人或者再加上柳盟,都是做不到的,我们要从长计议……”

    “我们?”

    “别忘了,她也是我的师侄……”

    柳二小姐终于点了点头,见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问道:“你饿不饿,我先煮碗面给你吃……”

    老方揉了揉肚子,看着她问道:“二小姐,能多煮一碗吗?”

    “咳!”

    邋遢老者轻咳一声。

    老方看了看他,回头道:“三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