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有东西两市,售卖的货品繁多,琳琅满目,算是京畿附近,乃至于整个景国最大的市集。

    当然,除了鳞次栉比的店铺,街边绵延不绝的小摊之外,也经?;嵊幸恍┣姘俟值亩?。

    比如长了三只脚的鸡,没有脚的鸟,身上有字的石人,会说话的狐狸等……

    当然,现在朝廷不许狐狸说话了,也不允许百姓从河里挖石头人,但也依然有人在街道的某处角落铺上一块白布,卖一些不知真假的珍品古玩,京都里面有的是有钱人,也有的是对这些感兴趣的有钱人。

    京都西市。

    自天亮开市之后,吆喝声便要持续到宵禁闭市之前。

    “檀印大师开过光的琉璃像,五两银子一个……”

    “景王殿下坐过的椅子,贱卖一百两……”

    “卖刀嘞,祖传的宝刀,削铜剁铁,斩金切玉,原价一万两,现在只卖五千两,只卖五千两……”

    ……

    京都街头卖什么的都有,前阵子还见过有人卖景王殿下穿过的内裤,后来证实那不是景王穿过的,贩卖之人也因为欺诈罪被抓进了大牢……

    百姓们有时候也会围起来看个热闹,见识见识景王殿下坐过的椅子有什么特别,檀印大师开过光的佛像会不会发光,祖传的宝刀到底是不是削铁如泥等等……

    一名腰间挎着长刀的男子走到那卖刀的汉子跟前,问道:“你这刀,真有你说的这么好?”

    那汉子笑了笑,“宝刀就是宝刀,当着大家的面,我若是骗你,便白送你五千两银子……”

    男子闻言笑了,抽出腰间的长刀,说道:“我这把刀就是普通货色,你来试试……”

    那汉子也将手中的宝刀抽出来,递给他,说道:“你自己试……”

    男子看了看他,忽然警惕道:“我若是将这把刀砍断了,你不会让我赔吧?”

    “怎么会……”汉子摇了摇头,指了指围观的百姓,说道:“今天大家在这里做个见证,如果我这家传的宝刀被这位兄弟砍断了,不用他赔偿……”

    男子见此,也不再推诿,两只手分别握着两把刀,对砍下去。

    锵!

    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之后,他自己带来的那把刀应声而断,而那汉子的家传宝刀,却丝毫未损。

    他怔怔的看着地上的断刃,脸上浮现出一丝肉疼之色,随后看着那汉子,说道:“你竟敢私售兵器,还把我的家传宝刀弄断了,我要抓你见官!”

    景国对于兵器的管制极为严格,没有得到官府允许,售卖兵器可是犯法的,当然这方面的管理向来都很宽松,不过若是细纠起来,这汉子当街卖刀的行为,确实触犯了律法。

    男子看了看怔在原地的大汉,又道:“不抓你也行,除非你把这把刀赔给我……”

    ……

    卖刀的汉子抢回了那把刀,抓着那男子猛揍,围观的百姓一部分人留在原地观看,另一部分人摇摇头离开。

    最近这段日子,街头卖祖传宝刀,祖传宝剑的人比比皆是。

    前几天还有卖雪饮狂刀和绝世好剑的人呢,都是勾栏里的故事听多了,魔怔了。

    这汉子居然还懂得找托儿使苦肉计,可惜胃口太大了,五千两银子,若是真的神兵利器那倒也值了,但这其中九成以上,可能只是一个拙劣的骗局。

    留下的人里面,也有人忍不住上前验证,那汉子倒也大方,似乎是对自己的家传宝刀很有信心,来者不拒,信心十足的样子……

    逐渐的,人们便惊讶的发现,这把刀,似乎真的不寻常。

    寻常的刀具与之相碰,不是断成两截便是豁了口子,虽然还称不上削铁如泥,但也真真的算得上是一把宝刀了……

    这种神兵,颇受武林中人喜欢,京都的富贵人家,很多也喜欢收藏……

    人群中,一名下人模样的男子看了看那汉子,说道:“卖刀的,拿着你的刀,随我来……”

    “好嘞!”汉子脸上露出喜色,立刻收拾起来宝刀,跟着那下人进了一座大宅子。

    围观众人自是知道,这汉子的刀,是被人看中了……

    这五千两,得来的也忒容易了一些……

    众人散去的时候,人群中又有一道声音传来。

    “什么家传宝刀,还不是买来的,你们都没看到,那刀是崭新的吗……”

    “胡说,这种神兵,定然出自大师之手,寻常的店铺怎么可能买到……”

    “就前面那新开的铺子,叫拜剑山庄,据说那牌匾还是陛下亲题的,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

    京都新开了一家叫做“拜剑山庄”的兵器店铺,售卖的无一不是神兵利器,并且有陛下亲笔题字,信誉保证……

    店铺门口竖了一个大大的牌子。

    数量有限,先到先得……

    此店铺之内的刀剑兵器,无一不是一等一的神兵,名气在外,绝世好剑,英雄剑,火麟剑,雪饮刀……

    有人慕名而来,用殿内随意一把刀和某一把出自大师之手的名刀对砍,结果名刀豁口,另一把完好无损……

    此事件一经传出,满京哗然。

    短短几日,“拜剑山庄”之名,便传遍了整个京都。

    勾栏的故事里说,拜剑山庄掌握着世间一等一的铸剑之法,能够打造出削铁如泥神兵利器……

    原以为这只是杜撰的故事,如今看来,这故事,竟然不完全是故事……

    一时间,无数喜欢收藏珍奇异宝的权贵官员蜂拥而至,向往着拥有一把绝世神兵的武林人士,也纷纷坐不住了,据传,就连当今陛下都买了好几把……

    不到三日,拜剑山庄的兵器就被人抢购一空。

    即便如此,每天登门询问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京都,“拜剑山庄”的门槛快要被人踏破的时候,遥远的蜀州,混乱之地,李易正在给醉墨削苹果。

    削苹果用普通的刀就好,用绝世好剑削苹果太高调,而且容易伤着手,削好了苹果,本来想亲自喂她的,恰好若卿和如仪进去,结果他就被赶了出来。

    李易觉得自己现在不怎么受待见,有时候如仪陪醉墨睡,有时候若卿陪醉墨睡,有时候她们三个人一起睡,好像只有他自己是多余的。

    多余就多余,家庭和睦总比后宫起火要好的多,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李易自己咬了一口苹果,走回房间,随手拿起一份文件。

    虽然他们现在能够批量的生产世人眼中的神兵利器,但是手下的人太多,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将持续供不应求的状态。

    好东西当然要给自己人先装备上,除了运送进京都的那一批之外,暂时还没有外流。

    李轩前两天来信说,一百名技艺高超的铁匠已经在路上了,报名的人太多,他甚至还进行了一场选拔考试,选拔出了最优秀的一百人送过来。

    李易要这些铁匠不只是为了铸剑,在冶炼锻造上,他们肯定要比这些门外汉强得多,他还指望着他们能够让理论向实践迈出一大步,搞出一些更加实用的东西来。

    苹果吃了一半,一抬头,看到老方从远处走过来,脸色有些难看,看了看李易,说道:“姑爷,武国,武国那边,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