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天当被地当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的那一群人,忽然间变的讲究了起来。

    再也没有人随地小便,随地吐痰,寨子里面焕然一新。

    王威再一次被景王殿下的智慧所折服。

    在寨子里面开设学堂,果然是有用的,在这以前,他还以为这是多此一举,如今看来,这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那些家伙才在学堂里待了多久,就立刻变得讲文明懂礼貌起来……

    等到他的孩子生下来,长大以后,也要把他送到学堂里面,让先生好好管教管教。

    李易也从王威口中听说了这件事情。

    他觉得有些遗憾,他的手下到底都是一群莽汉,让他们拿起刀砍人绝不说二话,让他们握起笔写字却像是要他们的命……

    给了他们一个免费提升自我超越自我的机会,他们没有一个人珍惜,宁远搬石头修桥铺路也不愿意再进学堂,这让老方给他出的其他主意没有办法施展……

    比如关他们半个月的禁闭,每天送饭送水,但禁闭室不放马桶,反正他们习惯了就地解决……

    再比如在寨子前面竖上一块碑,碑面上刻下他们的名字和“英勇事?!?,留待后人瞻仰……

    还比如------算了,太恶心,不比如了。

    ……

    没有人愿意读书,哪怕被尿憋死在外面也不愿意进学堂,或许是他们已经悟出了学海无涯,回头是岸的道理……

    可这也暴露出来一个重大的问题。

    他的手底下,非常的缺乏高端人才。

    看看以前的柳二小姐,就知道习武之人对于读书是多么的鄙夷,更别说那些山贼,说白了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一窝蜂冲上去喊打喊杀可以,修桥铺路也有几分力气,但若是谈到管理,或是有规矩的冲锋陷阵之类,就差的太远了。

    这不是李易想要看到的,也不是柳二小姐想要看到的。

    柳二小姐半个月前就已经走了,去占领更多的山头,临走之前,将柳盟的一些人留在了这里,专门训练王威手下的那些人。

    若不是生活实在无奈,没有人愿意当山贼,很多人在落草为寇之前,就是普通百姓,也是拖家带口……

    在被收服之后,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凭借自己的努力,挣得了一份家业,将家人接到这里,如今,这里已经和普通的城镇没有什么区别了。

    李易从中又挑了一部分读过书的人出来,试着培养出一些其他领域的人才,目前侧重于工业方面,诸如机械、材料等专业,当然,并不需要他们去接触多么高深的东西,只要自己说的一些浅显的理论,他们能够理解,并且能够付诸实践就行。

    这个时候,他就有些想念李轩了,他需要的真正的人才,几乎都在科学院……

    还是得从他那里挖些人过来……

    “王爷,成了!”

    王威大步的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抱着一堆刀剑之类的东西,哗啦啦的扔在地上。

    李易站起来,走到前面。

    王威从地上捡起两把刀,各自握在手里,说道:“王爷你看,这一把是寻常的刀,这一把是他们刚刚打造出来的……”

    他两手同时挥动,只听得“锵”的一声,火花四溅,他右手中的那把刀丝毫无损,左手握着的那把之上却已经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缺口。

    锵!

    他再次对砍两下,左手握着的那把刀断成两截,右手的那把依旧完好如初。

    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老方,目光死死的盯着王威手中的那把刀,眼中精光直冒,喃喃道:“宝贝,宝贝啊……”

    王威看了看他,很大方的说道:“喜欢啊,喜欢就送你了……”

    他随手将那把刀递给老方,老方没有接,脸上浮现出一丝警惕之色,说道:“你想干什么,你家那母老虎我可惹不起,你昨天也没有和我一起打牌,你还是找其他理由糊弄她吧……”

    “呵,没回去就是没回去,要什么理由,我可不是你,连老婆都怕……”

    “你有胆子一会把这句话当着她的面再说一遍……”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

    李易没有理会这两个不愿意承认事实的家伙,从地上捡起两把刀剑,仔细的端详起来。

    冶炼和锻造的方法改良之后,钢铁的品质的确提升了不少,虽然还远远达不到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的程度,但是和普通的兵器相比,已然可以称之为宝物了。

    既然是宝物,就可以卖钱,卖很多很多钱。

    他已经很有钱了,但是手下有这么多人要吃饭,还要投钱搞建设,又要养活如意这个败家小姨子,钱这东西,还是多多益善。

    如意的秋水就是一把好剑,论锋利和坚韧,都不是他手中这一把能比的。

    但那把剑,肯定是由技艺高超的大师级工匠经过千锤百炼打造而成的,虽然能够卖出一个极好的价钱,但成本也不小。

    批量生产就不一样了,技术的改革,成本的降低,使得他们能够轻易的打造出普通人眼中的神兵利器。

    这不是神兵利器,这都是钱。

    景国,最有钱的人在京都。

    齐国,最有钱的人在京师。

    李易沉吟片刻,觉得是时候让那些来自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的番邦商人出来了。

    不不不,差点忘了,经历了琉璃一事,无论是在齐国还是景国,那些番邦商人要是还敢出现,第一时间就会被人抓去乱刀分尸。

    这次换个套路。

    他重新坐回桌旁,开始给李轩写信。

    ……

    京都,芙蓉园。

    李轩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很轻易的就将对面侍卫的长刀劈砍出几个缺口。

    他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之色,送了这么多次礼,那个吝啬的家伙总算知道回礼了,这把匕首还不错,锋利无比,又异常坚韧,就连皇宫里面的珍藏也不能与之相比,称得上是神兵了,也算他有心……

    不过随后,他就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把匕首是他锻造出来的,也就是说,他已经掌握了新的锻造之法,没有告诉自己------亏自己对他掏心掏肺,他居然藏私!

    他脸上露出愤愤不平之色,要不是看在这把神兵的份上,他才不会下旨帮他寻找景国最顶级的铁匠呢……

    某一个时刻,他身后的侍卫微微躬身:“见过公主殿下?!?br />
    两名女子从远处并肩走来,左侧年纪较小的一位看了看他,问道:“皇兄,是不是先生又来信了?”

    李轩看了看已经全然褪去了青涩和稚嫩的寿宁,笑道:“不止来信了,你们来看看这个……”

    他在明珠和寿宁的面前又展示了一番这把匕首的锋利,语气不无炫耀的说道:“这把匕首,虽然短了点,但要论锋利,便是宫中收藏的珍品,也不能与之相比,堪称是无价的神兵了……”

    说完才像是想起了什么,指了指身后,说道:“他给你们也带了礼物,去打开看看吧?!?br />
    两女缓步走过去,打开了后方桌上两个长长的锦盒。

    怔了怔之后,她们同时转过头,目光望向李轩手中的匕首。

    李轩见状一愣,随后便笑着说道:“这神兵你们要是喜欢,就先借你们玩几天,不过记得还我,我还要用它做研究呢……”

    寿宁不露痕迹的将锦盒合上,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不用了……”

    “不用客气,下次我让他给你们也送两把……”李轩走过去,有些疑惑的问道:“他送你们的是什么东西?”

    “也没什么……”寿宁摇了摇头,将那锦盒抱起来,说道:“皇兄,书院还有些事情,我先走了……”

    锦盒太长,至少也有四尺左右的样子,她转身的时候,不小心碰翻了另一个。

    那盒子落在地上,盒盖打开,盒子里面的东西显现出来。

    那是一柄长剑,剑长三尺有余,剑柄处被雕成了一只凤凰,栩栩如生,剑鞘之上雕刻有复杂的图案,异常精美,另有一排十余颗宝石镶嵌其上,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熠熠生辉……

    李轩怔了怔,低头将那把剑捡起来。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长剑出鞘,对着一旁的木桌轻轻一挥。

    咔嚓!

    一道白光闪过,木桌一分为二,向两边倒去。

    他看了看手中的长剑,再看了看另一只手上的短匕……

    一把三尺有余,一把不到一尺。

    一把剑鞘精美,镶嵌宝石,价值连城,另一把------没有鞘,就是装在一个木盒子里送过来的。

    他忽然有些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