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堂门口,年轻的光头看着这名汉子,淡淡的说道:“这堂课,你和他们一起上,能通过这节课的随堂考试,你就可以走了,若是不能通过,今天你只能吃馒头喝水,今天不能通过,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你就要通过两次随堂考试……”

    那汉子闻言怔了怔,他和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一样,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听到那老头一边摇头一边说话就打瞌睡,连毛笔怎么握都不知道,随堂考试又是个什么东西?

    他不就是撒了泡尿,至于吗?

    他抿了抿嘴唇,看着那光头,问道:“如果明天还不能通过呢?”

    “还不能通过的话……”那光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劝慰道:“其实,馒头和白水,最养人了……”

    王大统领虽然平日里待人和气,但是认真起来,许多人还是怕他的。

    不多时,那汉子便垂头丧气的走进了学堂,坐在最后排。

    年轻的光头上前和教书的老先生说了几句,老人点了点头,看了后排一眼,便不在意这汉子的事情了。

    这汉子坐在后排,看到周围那些孩子的目光都望过来,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他干脆趴在桌上睡觉,他还真不信,王老大抽了什么疯,让他和这些小娃娃一样坐在学堂里读书,是想让他考状元吗,他王大壮这辈子就不是读书的料……

    听着那老头子的声音,困意一阵阵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身旁坐着的一个小胖子推醒。

    小胖子给他递过来一张纸,一支笔,说道:“先生说了,让把刚才教的那五个字默写出来?!?br />
    那汉子看着他,面目呆滞。

    在默写之前,他需要先知道那老头子教了什么字,那几个字怎么写,还有------笔怎么握?

    他看着那小胖子,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你帮我写一张怎么样?我出去了给你买糖葫芦吃?!?br />
    “我家就是卖糖葫芦的?!毙∨肿涌醋潘?,摇头说道:“而且先生说了,不能代写,要不然我也得受罚?!?br />
    汉子无奈的看着他:“那你给我抄一抄总可以了吧?”

    “不给!”小胖子干脆的回道。

    他背过身去,自顾自的写了起来。

    那汉子抓着笔,看着桌上的白纸,面目呆滞,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不一会儿,他眼前的笔不见了,纸也不见了,多了一杯水,一个馒头,还有一个光头。

    那光头看着他,说道:“明天就要考背诗了,后天是默写诗词,大后天可能要学算学,大统领说了,今天没写出来的五个字,还要补上,你保重……”

    说完便径直的转身离去。

    那汉子呆呆的坐在原位,背诗,默写,算学……

    这是要他死??!

    大汉身体一颤,急忙跑出去,没有看到那个光头,看到了刚才不让他抄的那个小胖子。

    小胖子正舔着一根糖葫芦,那汉子从他手中夺过糖葫芦,咬了一口,威胁道:“小子,明天帮我也写一份,不然我揍你!”

    被抢了糖葫芦,小胖子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转过身,看着身后一个身高八尺,身材健硕的男人,说道:“爹,他抢我糖葫芦,还要揍我?!?br />
    那汉子的身前忽然多出了一片阴影,他抬头看了看那位比他还要健硕的多的男人,哆嗦道:“大哥,是个误会……”

    “误你妈个头!”

    ……

    山里果然比外面要凉快多了,就是蚊虫多了一点,李易和醉墨她们比不上如仪和如意,蚊子见了都要绕着走,他只能自制了几个捕蚊器,好在效果也很显著。

    柳二小姐待了几天就出去了,带着柳盟的人手,似乎是要将整个混乱之地全都扫荡一遍。

    混乱之地其实很大,他们只不过是开辟了一条从齐国到景国的商道,肃清了这条商道周围的所有隐患,刚刚开始向外围进军。

    柳二小姐则是将目光投向了整个混乱之地,她不仅要做新世界的王,还要承包混乱之地的所有山头,做整个混乱之地的王。

    李易需要做的,就是稳定后方,为她提供战略支持,资源支持,安静的做王背后的男人。

    某处隐蔽的山头,李易看着前方一排排高耸的建筑,再次觉得,王威做事,还是挺靠谱的。

    他脑子里有一整座图书馆,可以做太多太多的事情,可以做出来许多在这个世界堪称是黑科技的东西……

    可是他只有一个人,而且他懒。

    真要靠他去完成这些事情,他需要先活五百年,然后向老天再借五百年,或许几百年还不够,就算一辈子有几百上千年,要把脑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出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科技树这种东西,还是交给李轩去慢慢搞吧,他连如意都没搞定,对这些更没有兴趣……

    但也不是真的就这么荒废了好不容易得来的金手指,毕竟除了抄书,抄诗,偷看别人日记……,这东西还是有其他用处的。

    李易让王威在距离寨子很远的大后方开辟出了一个工业区。

    进行类似于炼铁,炼焦,锻造之类的研究,说是研究,其实只是他说,他们做而已……,这些在以后将会有很大的用处,虽然暂时还不太能用得到,但有备无患……

    暂时就先将这里做为突破点,其他的,以后再慢慢发展。

    ……

    学堂。

    后排角落,一名汉子看着身旁的小胖子,咽了口唾沫,眼睁睁的看着那小胖子啃着手里的鸡腿,说道:“小弟,你明天来的时候,能不能偷偷帮我带点咸菜?”

    他已经吃了七天的馒头,喝了七天的白水了,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而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只因为他当时在茅房外面撒了一泡尿……

    他现在也有些想不通,茅房里面又干净又整洁,用完了一冲水,什么味道都没有,他为什么非得尿在外面……

    这就是贱??!

    小胖子好不容易点了点头,他立刻拿起笔,用笔头指了指纸上的某个字,问道:“小弟,这个字怎么读,我忘了,你再教教我吧……”

    他心里悲苦无比,学堂真是太可怕了,他就是在外面搬石头,也比坐在这里读书要好……

    距离学堂不远的禁闭室,也被改造成了新的学堂。

    最近一个月,随地便溺,随地吐痰,不讲卫生的人,全都被抓到了这里,在这里,他们不用搬石头,不用铺桥,不用修路,他们什么活都不用干,他们整天都遨游在知识的海洋里,体验着读书的快乐……

    “哈哈,我合格了,我合格了!我可以出去了!”忽有一人从里面冲出来,站在街道上,状若疯狂。

    笑过之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情痛苦,这是一双用来砍人的手啊,这几天里居然被用来写字,彻夜不停的写,写不完就只能吃馒头喝白水,连根咸菜都不给……

    从窗户里面忽然伸出几只手,有人大声劝道:“兄弟,兄弟,你回来啊,再待两天,也教教我们??!”

    那人站在街上,狂笑道:“我就是死、死外面、饿死、被尿憋死、从山上跳下去摔死,我也不会再回去了!”

    ……

    寨中某处房间,王大统领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惊讶的发现,整个寨子里面,已经好久没有出现过随地便溺,随地吐痰,随地乱扔垃圾的现象了……

    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这个让他头疼了几年的问题,居然就这么根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