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原以为大婚那天,就是他的人生巅峰。

    那天他打了柳二小姐屁股,一雪前耻,报了多年的凌辱之仇。

    当然,登上巅峰的后果是惨痛的,他的肚子疼了好几天,可“啪”的一声之后,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畅快感觉,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这是无论他赚多少钱,被封多高的爵位都比不了的。

    原以为那天之后,他的人生将不再有巅峰,可谁想到,时隔两个月,他就可以随随便便走上人生巅峰了?

    柳二小姐没有打他,也没有骂他,还体贴的帮他把菜切了,把饭做了,这不是如意,这是如仪……

    饭后,他坐在院子里面想着这个问题,柳二小姐坐在他的对面,李易不由的一个哆嗦,随时准备在她秋后算账的时候夺路而逃。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的手指,问道:“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易的两根手指上都缠了纱布,他低头看了看,摇头说道:“那时候不小心走神了……”

    “想什么呢,切菜的时候会走神?”柳二小姐看着他,李易总觉得她的目光侵略性十足,像是可以看穿他心里所想一样。

    “额……恩,我在想,再想……以后熬粥的时候,少放点糖?!崩钜椎懔说阃?,如是说道。

    “为什么要少放?”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吃甜……”

    “谁说我不喜欢吃甜的了?”柳二小姐看了看他,说道:“我一直喜欢?!?br />
    李易有些高兴,他就知道,他就知道柳二小姐还是喜欢他,也喜欢他做的糖粥。

    “那个,还有一件事情?!崩钜紫肓讼?,看着她说道:“这几天天气太热了,我们要搬到山里一段时间,你去不去?”

    时间已经进入七月,从前几天开始,天气就开始酷热难耐,当然,有冰窖和冰鉴,天气热不热其实无所谓,不过李易和如仪担心用冰块制造出来的凉气对醉墨的身体有影响,刚好王威来信说这些日子山里凉快的紧,李易和如仪商量过了,打算去那里面避避暑,等到天气凉快了再出来。

    “去,为什么不去,刚好那里还有一些不听话的人,是时候动手收服了……”

    他和如仪醉墨过去,自然也不会少了若卿,小环小翠小珠她们肯定也会跟了,也剩不下李端和永宁,柳二小姐再一同过去,所以这一次,他们应该是举家进山做山贼了。

    因为醉墨怀孕,他整天忙里忙外,没空去安排那里的事情,这次过去,正好将剩下的事情处理了。

    看着柳二小姐走回房间的背影,李易若有所思。

    如意一下子就变了,她真的变得温柔了,前所未有的温柔,这一时间,他居然有些难以适应。

    莫名的会有一种屁股发痒的感觉……

    果然还是被老方传染了……

    房间之内,柳二小姐关上门,走到床边,将枕下的那本书册拿出来。

    看着手中的书册,她的脸上极其罕见的露出一丝敬仰和钦佩之情。

    这一丝敬仰和钦佩,自然是对这本书的主人了。

    ……

    混乱之地。

    如今的混乱之地,还是称之为新世界更加贴切一些。

    新世界之新,自然是相对于齐景武三国而言的,这里已经开辟出了一条新的商道,不仅好走,更重要的是安全。

    以前混乱之地势力纷杂,山贼众多,如今虽然山贼也不少,却被一股大势力统一,至少在这一条商道之上,是绝对安全的。

    已然完成了儿时的梦想,甚至远远超出他最初所想的“混出点名堂给那个母老虎瞧瞧”的王威王大统领,站在山巅之上,山风吹得衣衫猎猎作响,习惯性的摸了摸他的光头,不禁生出了万丈豪情。

    一道人影沿着山道上来,小声说道:“大统领,王爷来了?!?br />
    “到哪里了?”

    “已经到寨子了?!?br />
    “混账东西,怎么不早说!”

    ……

    王威好不容易摆出来的统领气质瞬时瓦解,撒腿向山下狂奔而去。

    李易之所以选择在这里避暑,是因为经过这几年的建设,这里除了交通不太便利之外,要论繁华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永县县城。

    当然,出于战略考虑,为了避免日后被大军围剿的可能,上山的路也不可能多么便利,几乎每座山头都是易守难攻,后方也有足够的退路,要论这些,没有人比这些山贼更懂了。

    山里面果然要比州城凉快不少,而且空气清新,风景优美,如仪和如意本就在山中长大,但若卿和醉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山中之城,李端和永宁也是新鲜感十足,活蹦乱跳的,没有了路上的疲惫样子……

    王威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彪了点儿,但是心思难得的细腻,而且做事情懂得坚持,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撞到了南墙继续大步往前迈的劲头。

    最重要的是,在做山贼这方面,他很有天赋,据说是祖上就有山贼基因,将这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他还在这里建造了一座王府,虽然没有永县的景王府大,但也是这里最气派的建筑,算得上是十分有心了。

    几人走在青石街上的时候,有两人押着一名汉子从远处走过来。

    李易看着三人从他们身旁经过,问道:“这是……”

    王威走上前问过了之后,回来说道:“这些家伙,有茅房不用,总是喜欢在街角解手,屡教不改,非得关他个三天再放出来?!?br />
    王威以前其实也喜欢随地解手,大家也都不是讲究人,山里到处都可以是茅房,但是现在王爷来了,这些人要是把这里搞得臭气熏天,他王大统领的面子往哪搁?

    所以,在几天前,他就下了死命令,以后所有人的三急,必须在茅房解决,违令者禁闭伺候!

    李易倒是能够理解他的做法,这里的人大都是山贼出身,平日里大大咧咧惯了,在山里面的时候,习惯了随地解决生理问题,但在这里确是不行,大热天的,若是人人都在外面便溺,那味道……可想而知。

    不过细想起来,这个解决方法还存在很大的漏洞,李易想了想问道:“关他们有用吗?”

    “没用……”王威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家伙,随意惯了,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宁可在茅房外面解决,也不愿进去……”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没用,那就不用关了?!?br />
    如果随地大小便的惩罚就是不用干活还有吃有喝,那这惩罚和奖励无异。

    王威还是太直,这要是换做明憨内奸的老方,可能寨子里随地大小便的问题早就解决了。

    王威怔了怔,面有难色:“可是王爷,这不管也不行啊……”

    李易摇了摇头,“管,谁说不管了……”

    王威转过头,看了看表情淡然的王爷,忽然感觉到心里有些发凉。

    禁闭室。

    一名汉子被带了进去,回头笑道:“老王,晚饭记得从刘记那里给我带份牛肉面,多放牛肉多放面,葱花香菜也多放点……”

    他说完便躺在墙角的一张床上,舒服了伸了一个懒腰,双手枕在脑后。

    王老大也真是的,不就是没憋住尿个尿,至于关自己三天吗……

    不过,关三天就关三天吧,关三天也挺好的,三天不用干活,也饿不着,做梦都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等好事……

    等到三天后他放出去了,还会再回来的……

    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禁闭室的门从外面打开。

    一名光头站在外面看着他,说道:“出来吧?!?br />
    “这么快?”他从床上坐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遗憾之色,难道是王老大反悔了?

    不过,那光头也并没有让他离开,而是带他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十几个孩童坐在座位上,双手背后,跟着前面的一个老头子摇头晃脑。

    他有些疑惑,这里是学堂,他向来觉得寨子里盖学堂是多此一举,只有拖家带口的那些人,会把孩子送到这里,反正也不收钱,就当是看孩子了……

    这小光头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

    看哪个熊孩子不用功读书,揍他一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