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得过天榜第九吗?”

    柳二小姐居然问自己打不打得过天榜第九,李易除了悲愤,更多的是伤心。

    他有几斤几两,她还不清楚吗?

    天榜前十,那是一群只弱于她和明珠的变态,他身边不缺高手,不缺宗师,不缺比宗师还厉害的二叔公,他甚至还开着睡觉就能升级的外挂……

    可就算这样,他也打不过天榜第九。

    早在两年之前,武林高手排行榜,尤其是天榜,就已经杀成了一片尸山血海。

    以他现在的实力,运气好的话,能勉强的进入前二十,天榜排名一旦从两位数变成一位数,危险性就会成几何倍数的增加。

    天榜第九,那是他暂时还不能正面抗衡的对手。

    李易想到这里,心头的伤心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了。

    她不仅敷衍自己,居然还转移话题,转移话题用的手段还这么的没有技术含量。

    她果然不爱自己了。

    悲伤之余,李易的心中忽然升起几分警惕。

    杀气,有杀气,强烈的杀气。

    他看着身旁那个表情比他还悲愤的小白脸------他居然还想和自己动手?

    抢了自己……家的如意,居然还想和自己动手?

    如意看了看那小白脸,又指了指李易,说道:“这位便是你常提起的景王殿下?!?br />
    “小白脸”的胸口起伏了几下,脸色涨红,稍稍平静下来,咬牙道:“景王殿下好!”

    李易瞥了瞥他,问道:“哪里好?”

    小白脸怔了怔,胸口又开始起伏。

    “她叫白素?!绷〗阒缸拍切“琢?,看着李易,淡淡的说道。

    白素,呵,白素……怎么不叫白荤呢?

    小白脸就是小白脸,人长得娘,声音娘,连名字都起的这么娘,这么……

    李易面色一怔,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柳二小姐好像有一个手下就叫做白素,平日里就是她管理那些娘子军的,在她之前,这个职位由杨柳青担任。

    由此可见柳二小姐对她的信任。

    李易再看了看面前死死瞪着他的小白脸。

    没有胡须,没有喉结,有耳洞,声音娘,长得很娘------因为她本来就是女子。

    再看看她的胸,虽然和如意站在一起,那已经不能称之为胸了,但是好像真的比自己稍微凸出了那么一点------李易觉得自己真是瞎了。

    天榜第九啊,果然人不可貌相,实力和胸不一定成正比……

    他的脸上浮现出极度尴尬的表情,“呵,白姑娘,白姑娘好……”

    白素冷哼一声:“哪里好?”

    除了胸,哪里都好。

    李易也不知道,原来女人的胸居然能平到这种地步,要不然,他哪里会认错……

    看来花木兰从军多年都没有被人发现,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李易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还是看着自己咬牙切齿。

    这个白姑娘啊,人长得挺标致,脾气却是不怎么好,怎么就这么容易记仇呢?

    柳二小姐解释道:“白素之前很崇拜你,所以,我今天就带她回来了,让她见一见传说中的景王殿下……”

    景国、齐国,崇拜他的女子有很多,谁不知道景王殿下英俊潇洒文武双全------可惜今天就要少一个了。

    白素狠狠的瞪了他几眼之后,找如仪请教武学上的问题去了,如意则是留了下来。

    柳二小姐看着他,说道:“我看看你手怎么了?!?br />
    “不给看?!崩钜坠细纱嗟木芫?。

    她说看就看,她说有心上人就有,说没有就没有,他的面子往哪搁?

    这些小事如果轻易的答应她,难保她以后不会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到时候他到底是答应还是假装反抗一下再答应?

    “给不给?”

    “不给!”

    “不给算了?!?br />
    柳二小姐耸了耸肩,随后看着他说道:“早上真是骗你的,我怎么可能有心上人这种东西……”

    “你发誓!”

    “好,我发誓……”柳二小姐举起手掌,说道:“如果我有心上人,就让我的心上人吃饭噎着喝水呛着吃鱼卡着吃小浣熊没有调料包……”

    发这么狠毒的誓,柳二小姐诚意十足,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浑身发凉,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感冒了。

    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居然和自己开玩笑,这是能开玩笑的事情吗?

    以前那个冷若冰霜,动不动就拔剑的如意多好,现在倒好,不知道和哪个王八蛋学的这么皮,不该开的玩笑乱开,可怜了他的手,一天之内,就被伤了两次……

    李易向厨房的方向走去,随意的挥了挥手,说道:“没事,就是不小心切到了……”

    砰!

    他的手不小心甩在门框上,原本不再渗血的纱布立刻就被染红。

    李易觉得他应该看看黄历,或者找个和尚道士算算,最近是不是命犯太岁或者流年之内的,一天之内居然经历了三次血光之灾……

    柳二小姐快步走过来,抓起他的手,回头看了看老方,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拿纱布和药酒过来!”

    “啊……哦!”

    老方立刻反应过来,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拿这两样东西了。

    看着柳二小姐拆开纱布,打开药酒,李易急忙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柳二小姐双手环胸,说道:“你自己来,我看你自己怎么来……”

    李易没有长第三只手,所以自己来不了,他看了看老方,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

    老方看了看二小姐,又看了看姑爷,靠在门框上,摇头道:“对不起,我不会?!?br />
    李易看着他,惊讶道:“你早上和下午不还……”

    “对不起,忘了?!崩戏郊绦⊥?。

    造反了,造反了,老方这货,居然在如意面前让他下不来台,不让他去武国打探消息就……

    “婆婆妈妈的,我来!”柳二小姐瞪了他一眼,抓起他的手,仔细的用药酒清洗了一遍,然后又打开纱布,剪下一段,小心的包上。

    不得不说,如意包扎的伤口,的确要比老方包扎的好看多了。

    包好了之后,她将纱布和药酒放在一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看着李易问道:“你说,女人真的可以喜欢女人吗?”

    “百合无限好,就是生不了……”

    “什么?”

    李易看着他手上的蝴蝶结,怎么看怎么别扭,随口说道:“也没有那条律法规定女人不能喜欢女人,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甚至喜欢的是不是人,都是别人的自由……”

    他说着说着,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看着柳二小姐,艰难的开口说道:“你,你不会说的是……”

    柳二小姐看着他,郑重的点了点头:“你猜对了?!?br />
    李易怔怔的站在原地,他千防万防,防得住明珠,防得住小白脸,却没有防住另一个女人……

    “不行!”他脸上露出怒色,抓着柳二小姐的手腕,在她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两下,说道:“不行,我不同意,你姐姐也不会同意的,你死了这条心吧,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什么不喜欢喜欢女人……”

    “你不也喜欢女人?”

    “我……”

    ……

    老方站在门口,看着厨房里面的一幕,嘴里叼的那一株狗尾巴草早就掉在了地上。

    今天的太阳并不毒,他却感觉自己瞎了。

    姑爷居然敢对二小姐做出那样的举动,他看了看厨房里的刀具,时刻准备将之抢过来。

    他担心二小姐会剁了姑爷的手……

    “开个玩笑,不要这么认真……”

    柳二小姐甩开他的手,看着还没有切完的菜,说道:“你手受伤了,这里交给我吧,你去外面等着……”

    “妈的,见鬼了!”

    老方看着姑爷完好无损的从厨房走出来,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他将地上的那一株狗尾巴草捡起来,凑到李易嘴边,问道:“姑爷,谈一下感受吧?!?br />
    “没,没什么感受……”李易的声音有些颤抖。

    老方看了看他的手,李易抬起一只手掌,那只手掌也在抖动个不停。

    他回头看了看系着围裙,在厨房里面忙碌的柳二小姐,低声喃喃道:“真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