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鬟心中有些好奇,二小姐以前明明是比她还讨厌读书的,在学堂的时候,经常气的秦老先生半天喘不过来气,后来秦老先生就干脆不让她去了。

    可是这两年多,准确的来说,是三年前的上元节后,二小姐就像是魔怔了一般,很多时候,看书的时间比练武还长。

    她和二小姐一起,跟着姑爷学认字,到现在也能认得不少了。

    她摇了摇头,将那书册放回去,却又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

    只一眼,就让她怔在原地,惊讶的张大嘴巴。

    她到现在已经认识了不少字,自然知道书页上写的什么。

    《鸳鸯帕》。

    她记得学鸳鸯这两个字的时候,用了好长时间才记住。

    这本书她知道,她知道的书不多,四书五经都说不全,却对这本书的内容十分清楚。

    府上的丫鬟平日里私下聊天八卦的时候,没少提到这本书。

    书名叫《鸳鸯帕》,但内容其实和鸳鸯、手帕之类的没有关系,这是一本教女子如何追求男子的书,书中详细的讲述了女子追求心上人的方法,步骤,以及如何测试一个男子是不是喜欢自己,又值不值得自己喜欢……

    便比如欲擒故纵法,以退为进法等……,那些丫鬟们说这些的时候,她没怎么听懂,倒是诸如“要让一个男人记住你,就先要让他痛,要让他永远记住你,就要让他痛彻心扉”、“你可以喜欢一个人的才气,喜欢他的样貌,甚至喜欢他有钱,但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只是因为他对你好,那么当他不对你好的时候,你就什么都没有了……”这样浅显易懂的话她听懂了个七八分。

    这本书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官府列为**,原因是许多人认为这本书是诲淫之书,有妨礼教,市面上根本难以买到,但许多女子还是会私藏一本,压在闺床枕下,闺中密友之间互相传阅,将此书中的话当做是金玉良言……

    据说,这本书的作者是一名奇女子,因为自身的经历,才让她写出了这样一本告诫和教导天下女子如何追求一生所爱、如何?;ぷ约旱氖榧?,还据说,这本书的作者是一名深宫中的宠妃,只因早已看透男女之情,才有此巨作……

    这本书的作者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二小姐------二小姐看这种书做什么?

    她将这本书翻开,发现里面的一些地方做了笔记。

    她又看了看做笔记的地方,心中更加诧异,二小姐喜欢上了谁,二小姐又要试探谁?

    ……

    李易的手只是被碎瓷片划伤了,伤口不深,简单的清洗消毒之后,也并未包扎。

    老方坐在对面看着他,目光灼灼,问道:“姑爷,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李易沉默了片刻,看着他,问道:“你最近经常去柳盟吗?”

    “是挺经常的?!崩戏降懔说阃?,被自家婆娘欺负了不能还手,心里面憋屈,总得找个地方发泄一下。

    “柳盟那边最近还好吗,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老方想了想,说道:“一切都好,奇怪的事情倒是没有,就是前段时间又有一批人通过了考评,里面有几个好苗子,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绣花枕头?!?br />
    但凡是被老方用人模狗样来形容的,都是比他长得好看的。

    老方其实长得并不丑,除了身体有些壮,面相有些憨之外,还挺耐看。

    这不是重点。

    他看着老方,又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如意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二小姐啊……”老方想了想,想到她刚才在门口露出的那一个诡异笑容,点了点头,说道:“有?!?br />
    李易沉吟了片刻,说道:“和我去一趟柳盟?!?br />
    ……

    “盟里的核心弟子数目前几天刚刚突破三千人,三榜之上的高手数量也在逐月增加,按照这个速度,到年末突破四千人不难……”

    柳盟的位置便在县城之外,占地面积极大,相当于一个小型城镇,吕洛走在他身侧,为他介绍近些日子来柳盟的发展情况。

    盟里有徐老坐镇,又有天榜之上诸多高手,对于武林中人的吸引是巨大的,经过重重筛选的弟子,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吕洛介绍完盟内近况之后,指了指前方的一处房屋,说道:“盟主在那里,我带你过去?!?br />
    他指着的那处房间,一名女子将一封信笺放在桌上,说道:“禀盟主,武国的局势如旧,朝廷和各地叛军依然处在僵持之中,暂时还没有端蓉公主的消息……”

    女子一身紧身白衣,男装打扮,头发也挽成了类似男子的发髻,有着丝毫不输于男子的英武。

    作为盟主直系女儿军的首领,实力顶尖,位列天榜前十,虽然是女儿身,但整个盟里,也没有人敢把她当做女子看。

    “我知道了,你……”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忽然眉头一动,主动握着她的手,说道:“你辛苦了,我知道你对景王钦佩已久,很早就想见见他,恰好你又遇到武学瓶颈,今天就和我一起回去吧,见见景王,顺便让我姐姐指点指点……”

    那女子低头看了看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脸色忽然有些发红。

    盟内某处,老方诧异的看着李易,问道:“姑爷,怎么不去找二小姐了?”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忽然想起来,二夫人的那条鱼还在锅里蒸着呢,蒸的时间久了,就不嫩了,得快点回去……”

    房间之内,那女子低头看着柳二小姐抓着她的手,俏脸绯红,低声道:“盟主,你,你……”

    “我知道……”

    那女子怔了怔,“盟主知道了?”

    随后她便低下头,脸色更红,小声说道:“我知道我们都是女子,女子不该喜欢女子,可是……”

    “我知道你早就想见见我姐姐和景王……”如意怔了怔,看着她问道:“啊,你刚才说什么?”

    ……

    景王府。

    李易在小厨房里做饭,老方靠在门口,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某一刻,他忽然开口道:“姑爷?!?br />
    李易回头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疼吗?”老方问道。

    “什么疼?”

    “姑爷还有哪里疼?”

    “心疼?!?br />
    “手不疼?”

    “手为什么要疼?”

    “因为你刚才切到手了?!?br />
    ……

    老方终于明白,原来奇怪的不是二小姐,奇怪的是姑爷。

    姑爷今天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早上被碎瓷片割伤,下午切菜居然切到手,这是他平时闭上眼睛都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手怎么了?”

    某一个时刻,柳二小姐走进厨房,看着他用纱布缠着的手指,皱眉问道。

    她抬头看了看,见他眼神迷茫,表情木然。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不小心切到了……”

    柳二小姐上前一步,“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看看……”

    “小伤?!崩钜缀笸肆讲?,问道:“人来了?”

    “什么人?”

    “你的心上人……”

    “心上人?”柳二小姐瞥了他一眼,眼中再次闪过一丝异色,说道:“早上不过是和你开了个玩笑,我哪有什么心上人?”

    “玩笑?”李易悲愤的看着她,走到院子里,指着站在院中的那个小白脸,说道:“我今天都看到你们手牵手了,你别说那也是玩笑?”

    “你误会了?!绷〗憧醋潘?,解释说道:“她是女人?!?br />
    “误会?女人?”李易更加悲愤,“我虽然傻,但是我不瞎……”

    他心中不仅悲愤,还十分失望,难道她以为他连男女都分不清?

    她现在都这么敷衍自己了吗?

    他拍了拍那小白脸的胸口,说道:“你说他是女人,胸呢,胸呢?”

    被李易拍胸的“小白脸”脸色由红转白再转青。

    柳二小姐没有回答他,想了想,看着他问道:“你打得过天榜第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