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二小姐已经快要二十岁了。

    如仪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无意中问了这么一句,李易才意识到时间过的真快,当初她骑在马上,俯视着他时,在他眼里,她不过只相当于后世正值花季的少女。

    或许还要再加上一点儿青春期的叛逆和暴力。

    当然,随着她逐渐长大和成熟,如今只剩暴力了。

    二十岁的女子,无论是在景国、齐国还是武国,都属于绝对的大龄剩女,即便是景国的婚律在几年前就已经改革,领先其余诸国,但也只是将适婚年龄向后推迟了几年,根据户部的数据统计,如今景国女子的平均婚龄,是十六到十七岁。

    这个年龄自然不能和后世相比,但是相比于武国、齐国,则要科学的多。

    若是按照这个数据,何止是柳二小姐,就连小环小珠小翠都被剩下了……

    不过,柳二小姐应该是不在乎别人看法的,毕竟,她可是要成为山贼王的女人,如今这个梦想还没有实现,作为女中豪杰,未来的山贼王,岂能因为儿女私情而放弃梦想?

    可是,万一如意不那么想呢?

    万一……,万一她在乎别人的看法,万一她觉得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觉得儿女私情最重要呢?

    女儿家的心思最难猜了,李易有时候连永宁的心思都猜不出来,更别说如意……

    必须找个机会问问她,不然他心里面总放不下,女孩子大了,就是让人操心啊……

    ……

    柳二小姐今天起晚了,比李易起的还晚。

    而且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李易坐在院子里,看着她,关切道:“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

    柳二小姐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的在院子里晨练起来。

    晨练的动作其实是如仪改进之后的太极,如意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武学的瓶颈,用徐老的话来说,勤苦的练功,对她的境界提升已经不大了,她需要的,只是一个机缘。

    李易对这些机缘什么的不太懂,他只知道练武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意不进他进,就相当于如意退步了……

    只要她站在原地不动,早晚有一天他就能追上她。

    到了那个时候,就有可能在武学上超过她……,然后,然后就可以,嘿嘿嘿……

    高手就是高手,晨练都像跳舞一样,整套动作做起来十分的赏心悦目,一刻钟之后,如意晨练完毕,李易将热好的早点放在桌上。

    她洗了手之后便走过来,李易坐在对面看她吃饭。

    如意一般不会主动开口,所以只能李易自己找话题。

    李易看着她略显憔悴的脸色,问道:“你早上起来经常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在这里住的不太习惯,要不要给你换一处院子?”

    柳二小姐喝了一小口粥,抬眼看着他,目光中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这一种目光,看的李易不由得有些心虚。

    担心她误会什么,李易急忙解释:“当然,你要是觉得这里住着还行,就当我没说,我可不是要赶你走,更不是嫌你多余……”

    柳二小姐没有搭理他,埋头喝粥,李易想了想,问道:“如意,再过些日子,你就二十岁了吧?”

    “然后呢?”柳二小姐再次看了他一眼,随口说了一句,显然是在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只是忽然想起来,如仪二十岁的时候,端儿都已经出生了……,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什么时候成亲,心里有没有打算?”

    猜别人的心思,是一件很不好受的事情,李易还是打算旁敲侧击的问一下,得到柳二小姐的回答之后,心里面才有底。

    不等柳二小姐回答,他就立刻说道:“当然,我觉得呢,家庭虽然重要,但是女孩子呢,还是要以事业为重,你手里有柳盟,还管着混乱之地……,成亲的事情,可以先不着急,我和如仪也能养得起你……”

    柳二小姐放下碗,用纸巾轻轻擦了擦嘴,然后目光便直勾勾的看着他。

    看的李易越发的心虚。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二小姐忽然收回视线,说道:“你说得对,我已经二十岁了,再不急着成亲,过几年就要和李明珠一样,没有人要了……”

    李易看着她,喃喃道:“明珠她……,她有人要的……”

    “什么?”

    “没什么……”

    柳二小姐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不想和李明珠一样,更何况,我自己有手有脚的,不用你和姐姐养……”

    说完便看着李易,开口道:“而且,忘记告诉你,我已经有心上人了,长得一表人才,武功也不赖,就在柳盟,下次介绍你们认识……”

    “有,有心上人了……”

    李易睁大眼睛看着她,灵魂仿佛被疾驰的马车撞到,声音里面有一丝颤抖。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说道:“你和姐姐不用担心,该成亲的时候,我们就会成亲的?!?br />
    她站起身,说道:“盟里还有事情,我先走了?!?br />
    李易站起来,拿着她吃饭的小碗,怔怔道:“不再吃一碗了吗?”

    “不吃了……”柳二小姐挥了挥手,说道:“你这次煮的粥太甜了,下次记得少放点糖?!?br />
    说完便转身离开,身影消失在门外。

    李易手里拿着那只空碗,脑海一片空白,柳二小姐刚才说过的话,惊雷一般在他的脑海中炸响。

    她有心上人了……

    她还想要成亲!

    她有没有问过如仪的意见,有没有问过他的意见,现在的男人不能只看表面,道貌岸然的禽兽一大堆,万一她遇到坏人怎么办……

    她居然嫌弃他煮的粥太甜了,她明明就喜欢吃甜的……,她什么时候-------已经不喜欢吃甜的了?

    李易拿着那只空碗,怔怔的站在原地时,门外,柳二小姐回头望了一眼,回过头,嘴角勾起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弧度。

    “二小姐,早?!崩戏酱优员咦吖?,挥手和她打了一个招呼。

    “早?!?br />
    柳二小姐对他笑了笑,转身离开。

    老方的脚步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也立刻凝滞。

    他看了看头顶的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无疑。

    既然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二小姐为什么会对他笑?

    难道,二小姐也觉得他今天穿的这件新衣服,和他很配很好看吗?

    良久,他才摇了摇头,走进院子。

    看着站在院子里的李易,老方有些高兴的走过去,问道:“姑爷,你看我今天穿的这件衣服,看起来是不是很精神?”

    哐啷!

    李易手中的小碗掉在地上,摔成数瓣。

    老方看着他,心中有些难以相信,虽然他知道小红为他做的这身新衣服穿在他身上很好看,但是姑爷也不至于------不至于惊讶成这个样子吧?

    李易将地上的碎瓷片收起来,老方连忙道:“姑爷,这些事情让下人去做就行了,小心割伤……”

    李易手上的碎瓷片又掉在了地上。

    “我去拿药酒……”

    他看着李易开始流血的手指,闭上嘴巴,转身向书房走去。

    ……

    内院某处房间,小环将二小姐床上的床单换下来,铺上新的,又拿起枕头拍了拍,却在枕头下面发现了一本薄薄的书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