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墨怀孕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更没有一点点心理准备。

    当初他和如仪两个人为了能有孩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老夫人带她去拜了多少佛,求了多少道,两个人私底下也做了不少……不少努力。

    费尽千辛万苦,才有了现在的李家小少爷李端。

    可他和醉墨成亲还不到两个月,她就有了身孕,从时间上推算,很可能是第一次就……

    李端一岁的时候,他和如仪就想要第二个孩子了,只不过从一年前努力到现在,也都还没有什么结果。

    所以他能够理解如仪高兴和欣喜之余,看他的眼神中那一丝隐藏的很深的幽怨。

    醉墨和若卿只相差了一天,李易握着若卿的手,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

    若卿疑惑道:“什么不舒服……”

    “就是……,有没有头晕啊,恶心啊之类的……”

    若卿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红着脸,小声说道:“没,没有……”

    若卿和醉墨暂时还没有生孩子的心理准备,和她们明明是有避开危险时间的,可是这种事情,也没有绝对的安全,贼老天总是喜欢在这种事情上和他开玩笑。

    醉墨本来只是她一个人的宝,现在立刻成为了全家人的宝。

    如仪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告诉她以后晚上不能和醉墨一起睡了,又给她身边多安排了两位乖巧懂事的丫鬟。

    李轩很久以前就从宫里遣来的那位御医,自然也得了不少赏钱。

    二夫人怀孕,这对于整个李家都是天大的好事,上到管家,下到仆人,所有人这个月的例钱都翻上两倍,除此之外,还有额外的赏钱。

    就连李端都知道他快要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高兴的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自从离开京都,离开小蕊之后,就没有多少人能陪他玩了。

    醉墨现在被她们围起来了,李易也没有闲着。

    他得派人将这个消息告诉陈三小姐,还得写信报喜,写给远在京都的老夫人,顺便给曾仕春也捎一封,还得写给李轩,提醒他人到不了,贺礼不能少……

    几封信写完,小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李易走进房间的时候,醉墨一个人床边,眼睛怔怔的望着前方。

    李易在她的身边坐下,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

    醉墨靠在他的肩膀上,小声道:“我,我害怕……”

    李易揽着她的肩膀,低下头,轻声道:“有我在,别怕……”

    “又不是你生孩子,你当然不怕……”醉墨白了他一眼,靠在他的胸口,脸上的紧张之色消失了一些,眼睛眨了眨,忽而露出笑容,喃喃道:“你说,我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李易拢了拢她鬓间的青丝,说道:“如果是男孩,我们父子俩?;つ?,如果是女孩,我?;つ忝悄概?br />
    醉墨轻轻靠在他的胸口,呢喃道:“你才不会?;の?,你只会欺负我……”

    ……

    如仪怀孕的时候,李易没能从始至终的陪在她身边,这一直是他的遗憾。

    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

    混乱之地的事情,他已经告诫王威不要急躁,靠近武国那边暂时没有收服的大势力,暂且先放一放,将重点放在稳定后方上。

    至于蜀州的日常事务,有陈冲在,也不用担心,陈刺史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女子怀孕的时候,会有很多症状,包括头晕恶心,食欲不振等等,除了身体上的,问题更容易出现在精神上。

    这个时候,另一半的陪伴就显得尤为重要。

    李易几乎每隔几天晚上便会搂着她一起睡,从梳妆到饮食起居,也都不会让其他人插手。

    这让向来都温柔大方的如仪都有些小小的吃醋,某天夜里洗漱之后,靠在床上,语气微酸的说道:“相公对醉墨妹妹那么好,妾身都有些羡慕她了……”

    其实对她们,李易向来是不分彼此的,不可能处处都是一碗水端平,但扪心自问,也从来没有偏一个向一个。

    如今醉墨是特殊时期,李易对她和对那个时候的如仪,其实没有区别的。

    他知道如仪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将她揽过来,说道:“有什么好羡慕的,等到娘子怀孕了,就该她们羡慕你了……”

    如仪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妾身没有突破宗师该有多好……”

    “没关系?!崩钜滓×艘⊥?,说道:“宗师可不是大白菜,还能让你挑挑拣拣,大不了我们多试几次就行了……”

    “怎么试……”

    李易挥手熄了灯,俯在她耳边,轻声道:“这么试……”

    房间内的光线暗下去,看不到黑暗中的旖旎风光……

    ……

    深夜,小院内的几处房间中,若卿和醉墨已然安睡,隔着两个房间,柳二小姐躺在床上,眼睛忽然睁开。

    黑暗中,她的脸上迅速的浮现出一丝红晕,用双手飞快的捂着耳朵。

    她捂着耳朵,将头蒙在被子里,那种压抑着的极低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但她却是觉得身体有些发热,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了……

    ……

    每一个房间都有独立的淋浴,洗完澡之后,李易将如仪抱回床上,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她看了看隔壁,又看着如仪,问道:“你说,我们刚才……,她们能听到吗?”

    “放心吧?!比缫且×艘⊥?,说道:“两位妹妹已经睡着了?!?br />
    李易看了看她,只觉得宗师当真是厉害,简直就是人形窃听器,这辈子怎么着也得体验下这种感觉……

    随后他才意识到一件事情,如意貌似距离这层境界也只差临门一脚了,看着如仪问道:“那如意呢?她不是也能听到了?”

    这一次如仪没有开口,不开口就是默认了。

    他想了想,小声问如仪道:“你说,如意住在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

    如仪闭上眼睛,轻声道:“相公想说什么,自己去找如意说?!?br />
    自己去找如意说,就是自己去找死了,李易还没有蠢到那种程度,说不定柳二小姐每天晚上都睡得很早呢……

    他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没一会又睁开,侧过身看着如仪,问道:“娘子能听到这么远,还记得我们成亲那天晚上,我和如意都喝醉了,在她房间里面,她和我说了什么吗?”

    反正他们那天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这件事情,如仪是知道的,李易也是刚刚意识到,柳二小姐不告诉他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仪却是很有可能知道啊……

    如仪想了想,说道:“她和相公约定,以后不打你屁股了?!?br />
    “然后呢?”李易精神一振,接着问道:“这个我知道,接下来她还说什么了?”

    “然后……”过了好一会儿,如仪才说道:“然后妾身就睡着了,她后来还说了什么事情,相公只能问如意自己了?!?br />
    李易有些遗憾,如果柳二小姐自己还记得,他就不用问如仪了。

    他握着如仪的手,小声道:“睡觉吧……”

    如仪应了一声,过了好久,却又开口问道:“相公知不知道,如意今年多大了?”

    “马上就二十了……”李易睁开眼睛,说道:“再过几年,就该到了嫁人的时候了,也不知道会便宜哪一个……好男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