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之夜把自己拒之门外,现在又要来偷偷采花,李易真没想到,醉墨居然好这一口……

    真以为他的床是想上就上,想下就下的吗?

    他闭上眼睛,等着她采。

    不过,等了好一会儿,床边的人都没有什么动静,就在李易快要不耐烦的时候,居然感觉到她站了起来……

    这是要溜?

    李易再也装不下去了,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拽到床上。

    “??!”

    房间里面传来了一道惊呼,李易将她紧紧抱住,恶狠狠的说道:“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嘘……”

    她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回头看了看,小声说道:“我是偷偷跑过来的,她们都不知道……”

    李易将她抱到床上,小声说道:“你过来做什么,采花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热吻,李易可是见过热情的醉墨是什么样子,黑夜中,只有不轻不重的喘息和两具逐渐发烫的身体。

    李易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是来弥补新婚之夜的遗憾,进行他们昨天没有完成的最后一个步骤。

    吱呀……

    房门口处再次传来声音,醉墨怔了怔,立刻顺势躺到里面,躲在被子里。

    李易有些意外的看着悄悄关上门的那道身影,心道不会吧,一晚上来两个采花贼------看来应该慎重考虑一下老方刚才的建议了。

    偷偷溜进来的人很好辨认,从她走路的姿态和朦朦胧胧的身材就能看的出来,这是若卿。

    若卿走到床边的时候,才看到坐在床上的他,吓了一跳,许久才道:“你,你还没睡啊……”

    “什么你你我我的……”李易顺势将她拽过来,说道:“叫相公!”

    大腿上被人轻轻拧了一下。

    “相公……”

    她小声叫了一声,李易感受到她的身体有些发烫。

    “昨天,昨天我不是故意的……”若卿就没有醉墨那么热情奔放,声音小的快要听不见,说道:“今晚,今晚我过来陪你,不要告诉醉墨,不然她会笑话的……”

    “放心,我不会笑话的?!?br />
    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若卿怔了怔,看到从被子里爬出来的人影,吓了一跳,随后就惊慌道:“醉墨,你……”

    “什么你你的,偷偷跑过来都不告诉我,明天再家法伺候……”

    若卿慌忙的站起身,说道:“我,我先走了……”

    李易抓着她的手腕,轻轻一带,她便再次跌倒在床上。

    李易揽着她的纤腰,轻声道:“相逢即是有缘,不如,一起留下来?”

    ……

    枕边有人睡的就是安稳,就是胳膊有些麻,那是被她们一边一个枕的。

    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老方在院子里干活,把石桌和石凳搬到距离秋千架远一些的地方,看到李易的时候,脚步顿住,想了想,问道:“姑爷,真的不用让厨房再多炒一个韭菜?”

    不管别人信不信,昨天晚上真的只是搂着她们睡觉而已,不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该发生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如果只是醉墨或者是只有若卿,情况自然不一样,但昨晚的情形特殊,两女连第一步都没有迈过去,第二步自然也急不得,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纵然他知道如果他提出某种要求,她们都不会拒绝,但对她们来说,这都是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事情,不该这么草率……

    不过老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毕竟补不如防,李易想了想,点头道:“炒一个就炒一个吧,记得让他们和腰花放在一起炒……”

    ……

    景平初年,定居在蜀州的商人开始快速增多,永县的人流暴涨,原本稀稀落落的街道,逐渐变得热闹繁荣。

    这一番变化,百姓们早已从最开始的高兴激动,变的麻木习惯,蜀州在景王殿下的治理之下,还会越来越好,这是他们心中从来都不会怀疑的事情。

    自混乱之地的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山贼盗匪近乎肃清,开辟出通畅的商道,被称之为“伟大山路”,三国的行商也都受益匪浅。

    这是一块不受三国管辖的地带,但混乱之地也有混乱之地的规则,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原本让人闻之色变的混乱之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彻底改变,治安良好,甚至还要超过各地州府,“混乱之地”之名,已经名不符实,来往于伟大山路之上的商队,更愿意称之为------新世界。

    甚至于,有许多大型商队为了便利和安全,在山中建起了商铺和作坊,当然,这是建立在山中原有城镇的基础上,在这之前,谁也不知道,在这荒僻的山中,竟也有这样的世外桃源……

    景王府,老方靠在厨房的门上,说道:“姑爷,齐国和景国的路,我们已经差不多打通了,一路上遇到的山贼,除了赶出去的之外,也全都收服,不过,靠近武国那边硬点子比较多,我们暂时又抽不出足够的人手,硬啃起来有些麻烦……”

    李易正在做鱼,醉墨最喜欢吃的清蒸鱼,闻言随口道:“麻烦就先放一下吧,等过阵子能抽出人手了再说……”

    看着姑爷将清蒸鱼端出去,老方咽了口口水,摇了摇头。

    自从大婚之后,这两个月来,姑爷整天沉迷在温柔乡里,连正事都不管了……

    **苦短日高起,从此景王不起床啊……

    做好了清蒸鱼,就只剩柳二小姐最喜欢的一道菜了,李易回到厨房,想着等会儿是不是也得给自己做一道韭菜炒腰子补补,最近这两个月,是有点儿太堕落了……

    不为了成为武林高手报明珠的一信之仇,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着想,也必须得加强练武,增强体质了。

    “尝尝这个……”

    “还有这个……”

    不能厚此薄彼,包括柳二小姐在内,给桌前的每个人都夹了一口菜,李易才开始吃饭。

    李易看着醉墨吃了一口鱼,然后她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古怪。

    他对自己的厨艺很清楚,李易自己夹了一口鱼,味道很好啊……

    他看了看一旁的醉墨,问道:“怎么了,不合胃口?”

    “没……”醉墨说了一句,脸色一白,便立刻跑开,李易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外就传来了干呕的声音。

    李易看了看如仪如意若卿,问道:“有这么难吃吗?”

    “我出去看看她?!辈坏人腔卮?,他便立刻跑了出去。

    如仪夹了一口鱼尝了尝,脸上浮现出疑惑之色,目光望向门外时,表情怔了怔,随后脸上的表情就发生了变化……

    意外,惊喜,难以置信,还有一丝丝……幽怨。

    门外,醉墨扶着柱子,脸色苍白,不停的干呕,却也没有吐出什么东西。

    李易急忙跑过去,轻轻拍着她的背,关切道:“怎么了,我去叫大夫过来……”

    她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身体忽然有些不舒服,回房歇一歇就好了?!?br />
    “我先扶你回去?!崩钜撞蠓鲎潘胤?,让她躺在床上,这才问道:“除了想吐,还有哪里难受?”

    醉墨轻声道:“还有点头晕……”

    “恶心,头晕……”李易像是想起了什么,抓着她的手,忽然问道:“你,那个……那个多久没来了?”

    “哪个?”醉墨疑惑的看了看他,明白过来之后,脸色一红,瞥了他一眼,说道:“那个多久没来,你还不清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