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坐在院子里,花了好长的时间去平复心情。

    他曾经达到过人生巅峰,虽然很短暂,转瞬即逝,但他会永远的记得那个时候的感觉。

    被柳二小姐凌辱了这么久,那一刻,他终于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反杀。

    当然,爽是爽了,付出的代价却是惨痛的。

    他被柳二小姐追出了数里,这一次,她没有再打他的屁股,而是直接点了他的笑穴。

    两个人走回来的时候,她就这么看自己笑了一路……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李易隐隐约约还记得,昨天晚上两个人喝醉之前,好像和她达成了一个协议。

    她答应了自己,他们拉过勾的。

    虽然她对自己还是不那么温柔,但总算,总算不会做出打他屁股这种既羞耻又刺激的举动了。

    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值得高兴。

    李易脸上刚刚露出笑容,又马上止住,捂着肚子,表情抽搐……

    早上笑的时间太久了,现在一笑就肚子疼……

    虽然不知道那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又为什么会跑到柳二小姐的床上,这个不重要,反正又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

    唯一遗憾的事情是,昨天她好不容易喝醉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有从她口中套出什么秘密,实在是遗憾。

    这个想法的灵感正是来源于柳二小姐,上次喝醉酒,居然连那几位德艺双馨的老师都被她问了出来,还说已经知道了他的所有秘密……

    她的确是问出了很多事情,但要说是自己在她那里没有秘密,李易是不会相信的。

    她知道自己其实来自另一个世界吗?

    她知道,知道自己总是在她面前皮是因为什么吗?

    她什么都不知道……

    ……

    小环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看着面色奇怪的姑爷,好奇的问道:“姑爷,你早上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吗?”

    “没有……”李易打死都不能承认是因为被柳二小姐点了笑穴,严肃的说道。

    小环不相信的说道:“可是姑爷笑了一个早上啊……”

    “没有就是没有?!?br />
    “好吧……”小环不再追问这件事情,又问道:“那姑爷昨天晚上睡在哪里?”

    “昨天晚上……”李易想了想,说道:“和老方睡的?!?br />
    小环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老方,问道:“方大叔,是吗?”

    老方怔了怔,看了看李易,又看了看小环,点头道:“恩,是啊……”

    小环看着老方,说道:“我都还没有问呢,方大叔说的是什么……”

    “是……”老方左右看了看,双手背后,踱着步子又走了出去,“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小环看着李易,疑惑道:“方大叔怎么了?”

    “方大叔,他,他……”李易瞪了她一眼,说道:“这有什么好问的,你们昨天晚上都不给我开门,我只好和老方挤一挤了,不然还能睡哪里,难道和二小姐睡吗?”

    李易看了看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柳二小姐,问道:“你说是不是,如意?”

    柳二小姐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走出院子。

    “哦……”小环点了点头,又看了看院门,问道:“可是姑爷,院子的大门怎么坏了……”

    李易敲了敲她的脑袋,说道:“你怎么问题这么多,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他说完就愣住了,这个场景这句话,怎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小环捂着脑袋,说道:“那我不问了,我给姑爷讲个笑话吧,二小姐让我多给姑爷讲几个笑话……”

    李易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只觉得肚子又隐隐作痛,捂着耳朵:“不听不听……”

    小环抱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哎呀姑爷,你就听一听嘛……”

    “不听……”

    “那我讲我的,姑爷不听就是了……”

    ……

    小丫鬟不听话,软的不行就得来硬的,把小环按在腿上打了一顿屁股,就再也不提讲笑话的事情,红着脸捂着屁股跑了。

    看着她跑远,李易坐在院子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人都说**一刻值千金,千金难买寸光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说的都是洞房花烛夜的珍贵,千金不换,需要好好珍惜。

    可他第一次洞房花烛,是被柳二小姐抓上山迷迷糊糊自己过的,当天夜里还被如仪一掌震碎木桌给吓到了,第二次洞房花烛,又被她卷成了粽子动弹不得,**就这么浪费了……

    他上辈子肯定欠柳二小姐很多钱,两千金都还不够那种……

    如仪若卿醉墨她们也真是的,谦让也不分时候,新婚之夜是谦让的时候吗?孔融让梨她们让李?

    这次不仅没有弥补洞房花烛的遗憾,反而遗憾的更多了,李易在心里默默发誓,下一次,下下一次,一定要圆满……

    想到下一次,下下一次,他又有些高兴,然后肚子又开始疼了……

    柳二小姐从外面走进来,坐在他的对面。

    李易看到她,肚子更疼了,下意识的警惕起来,立刻说道:“你想干什么,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言而无信,你昨天晚上可是答应过我的……”

    “我昨天晚上答应过你,不……”柳二小姐看着他,说道:“不打你屁股了,我也没有违背承诺?!?br />
    李易想了想,她是没有违背承诺,但是她的手段更狠了,昨天晚上果然不该多嘴,屁股上肉多,经打还刺激……

    完了完了,李易赶忙将这一个想法祛除出脑海,和老方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他觉得自己似乎也有些被他传染变成抖M的倾向……

    柳二小姐想了想,眼睛盯着他,说道:“我有问题要问你?!?br />
    “你又有什么问题?”李易看着他,警惕的问了一句,随后表情怔住。

    他为什么要说“又”?

    柳二小姐揉了揉眉心,眼睛盯着他,问道:“除了这件事情之外,我昨天晚上……还有没有和你说别的?”

    “没有……吧?”

    李易其实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忘记了,连千杯不醉柳如意都喝醉忘事了,居然指望他记得,这是不是太瞧得起他了?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的表情,再次问道:“你真的不记得了?”

    李易摇了摇头,“不记得了,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对身体不好,也误事……”

    “那没事了?!?br />
    柳二小姐终于放下了心,摆了摆手,起身离开。

    她觉得他非常难得的说了一句真理,喝酒切勿贪杯,因为喝醉了之后,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事来。

    她居然问他她和李明珠谁漂亮?

    她居然说“她们不要,我要”!

    她居然,居然问出了那个她那晚从他口中得知的最大的秘密……

    她居然,居然和他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整晚!

    还好,还好-------还好这些他都不记得了。

    “等一下!”

    李易忽然站起身,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看着柳二小姐,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

    听到李易的声音,柳二小姐脚步顿住,身体一僵,一颗心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

    她回过头,看着他,淡淡的问道:“你想起来什么了?”

    她表情淡然,缩在袖中的拳头紧握,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声音有轻微的颤抖。

    李易当然也没有发现如意的声音在抖,他在心里为他的机智点了一百个赞。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毫无疑问,这就是机会。

    他看着柳二小姐,想了想,肃然说道:“你昨天晚上说,以后要对我温柔一点,不对我大声说话,不会时不时的欺负我;你还说,逢年过节过生日的时候,都会给我准备一份贵重的礼物;还有,你还说要对我好一点,在我累了的时候会帮我揉肩捶背,在我饿了的时候煮面给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