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看着柳二小姐,面有难色,说道:“我,我尽量吧……”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也尽量吧?!?br />
    “你不能尽量啊……”李易又喝了杯酒壮胆,说道:“你看,我现在好歹也是个王爷,手底下管着那么多人,我也是要面子的,你老这么打我,被人看到了,我还怎么立威……”

    柳二小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肩头披着那件衣服下面的喜服,红的有些刺眼,微微一笑,点头道:“好?!?br />
    “那说定了……”李易脸上露出喜色,伸出手指,“拉钩?!?br />
    “幼稚……”

    柳二小姐瞥了他一眼,随后伸出小指勾在一起,拇指相碰。

    “这就说定了,反悔是要遭报应的!小心一辈子嫁不出去!”李易心中大喜,为她的酒杯中斟满了酒,说道:“喝,为我们的誓言干杯!”

    “这一杯是为了今天大喜的日子!”

    “这一杯敬你抓我上山!”

    “这一杯敬山贼王……”

    ……

    李易不知道柳二小姐的酒量有多少,他只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她喝那种没有什么味道只是会上头的烈酒还会脸红会醉,那是他唯一一次见她醉……

    今天是第二次。

    此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菜已经没了,桌上摆满了空酒坛,李易只觉得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却还是习惯性的给两人满上酒,手腕搭在她的肩膀上,说道:“这一杯,敬你是条汉子!”

    柳二小姐眼神迷离,摆了摆手,说道:“不喝了,再喝就醉了……”

    “没事,你酒量不行,我替你喝……”李易将两杯酒都喝掉,柳二小姐脸颊发红,皱了皱眉头,“我酒量不行?笑话,拿酒来……”

    “没了……”

    李易拎了拎几个空酒坛,摇头说道。

    将酒坛放回原处,回过头,发现柳二小姐坐在桌旁,单手托腮,眼神迷离的看着他。

    李易怔了怔,说道:“你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br />
    她看了许久,忽然说道:“我问你个问题?!?br />
    李易在她身旁坐下,问道:“什么问题?”

    “我和李明珠,谁更漂亮?”

    “你们两个啊……”李易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两个谁更漂亮……”

    “你不知道?”柳二小姐的声音提高了一个音调。

    “没事……”李易挥了挥手,拍了拍她的胸口,说道:“虽然你们两个差不多漂亮,但是你比她胸大,她这辈子肯定是追不上了……”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胸口,大怒道:“你敢占我便宜!”

    李易看着他,下意识的捂着屁股,说道:“是你先问的……”

    没想到柳二小姐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李易看着她,喃喃道:“不是第一次?”

    她没有再解释,随手拎起一只酒壶,却没有倒出酒来,站起身,有些晃晃悠悠的向床边走去,说道:“你回去吧,我困了,我要睡觉了……”

    “我回哪里去啊……”李易抢在她前面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喃喃道:“她们都不要我,我没地方睡了……”

    “她们不要你,我也不要你……”柳二小姐拽着他的胳膊,说道:“起来……”

    李易忽然睁开眼睛,看着她问道:“你也不要我吗……”

    柳二小姐站在床边,怔怔的看着他,片刻后,将他卷在被子里,顺便滚到床脚。

    “要?!?br />
    她在他身边躺下,说道:“她们不要,我要?!?br />
    她转过身,看着李易,说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李易闭着眼睛,喃喃道:“你怎么问题这么多,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你还想回去吗?”

    “回哪里?”

    “回你来的地方?!?br />
    “想?!崩钜渍隹劬?,眼神迷离,说道:“做梦都想……”

    柳二小姐睫毛颤了颤,目光迷茫,问道:“那这里的一切你都不要了吗,不要姐姐,不要端儿,不要小环,不要永宁,不要李明珠,不要我了吗……”

    “要,都要……”

    “那你为什么还想回去……”

    “我想我妈……”

    ……

    一瞬间的寂静之后,柳二小姐伸出手,隔着被子狠狠抽在他的屁股上,怒道:“不早说清楚!”

    李易双手被卷在被子里,动弹不得,蠕动了几下,说道:“我们刚才拉过勾的,你还打,小心遭报应,以后没人要!”

    “没人要就没人要!”

    李易忽然笑了:“哈哈,放心,如果你以后没人要,不要忘了还有我……”

    “不要忘了还有你,你也不要,这一套你已经用过了……”

    “不要忘了还有我,我养你啊……”

    ……

    她抬起来的手又落了下去,睫毛颤动了几下,许久,才缓缓说道:“我困了……”

    这一次,她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她睁开眼睛,看着睡梦中的他脸上还带着笑容,呼吸逐渐平稳。

    她就这样看着,看着……

    ……

    李易醒来的时候,发觉头疼的要命,心道昨天晚上一定是又被柳二小姐灌醉了,他睁开眼睛,想从床上起来,才发现他根本起不来。

    他被人卷在被子里,罪魁祸首就睡在他的旁边,睡得正香,还没有醒来。

    躺在他枕边的居然是柳二小姐,这让李易吓了一跳,不过看眼下的样子,应该只是躺在同一张床上,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才终于放下心来。

    他费了好大劲从被窝里出来,小心翼翼的下了床,回头看了看,柳二小姐还没有醒。

    “真是猪啊……”

    李易摇了摇头,打算离开的时候,刚走两步,忽然转过身,望着床上的人影发怔。

    柳二小姐。

    睡着的柳二小姐。

    睡着了没有任何防备的柳二小姐。

    她睡的很香,侧着身子,背对着李易,某一个挺翘的部位正对着他。

    李易的目光落在柳二小姐身体的那个部位,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一刻,他想起了很多古人说的话。

    古人诚不我欺啊……

    心底涌现出无数惨痛的回忆,李易抬起头,毫不犹豫的打了下去。

    啪!

    李易发誓,这是他这辈子听到的,最动听的声音,以往遭受的所有耻辱,都在这“啪”的一声中烟消云散。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然到达人生巅峰。

    然后他就看到了床上的柳二小姐转过头,用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他。

    ……

    天色微亮,老方从院子里出来,打开大门,长长的深了一个懒腰。

    砰!

    王府之中,某一座院门忽然碎裂开来,两道人影一前一后从里面跃出。

    老方面色一变,大小姐和二小姐的住处,难道闯进了刺客?

    很快的,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因为一前一后出来的人,正是姑爷和二小姐。

    下一刻,他的面色就变的更加惊恐。

    因为他发现,这大早上的,姑爷居然穿着二小姐的衣服,而且他们两个-------都没穿鞋!

    他的身体一个哆嗦,心中立刻想到了某一个恐怖的可能。

    难道,难道是姑爷昨晚喝醉了,进错了房间?

    新婚之夜,进错婚房上错床?

    或许,还睡错了人?

    “救命啊,杀人了!”

    他怔怔的看着远处传来惨叫的方向,叹息口气,“冤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