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的景王府一片欢腾,王威晚上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红着脸,说话都说不利索,只知道举起酒杯:“来来来,王爷,喝……”

    老方搓了搓他的光头,瞪了他一眼,说道:“喝什么喝,要喝和你家婆姨回家喝去,没看到姑爷晚上喝了多少酒了吗……”

    王威推开他,醉眼迷离,说道:“不行,这杯酒……,这杯酒我一定要敬王爷,我王威这条命,是王爷和大姐头给的,我能走到今天的这一步,也多亏王爷信任,跟在王爷手下做事,我这辈子都没有什么遗憾了……”

    老方将她扛起来,扛到一个光头女子身边,说道:“弟妹,这货交给你了,以后劝他少喝点酒,喝多了就管不住手,刚才我还看到他对人家上酒的小姑娘动手动脚,要人小姑娘做妾,人家小姑娘急的都哭了……”

    “晓得了……”光头女子点了点头,单手拎着王威的脖颈,看他的眼神寒光四射。

    老方看了看时辰,走到最前面,大声说道:“时辰不早了,大家也差不多都吃好喝好了,都散了,散了吧……”

    一个醉酒的汉子迷迷糊糊到:“哎,时辰还早啊,还没闹洞房呢……”

    老方一脚揣在他的屁股上,怒道:“滚滚滚,喝够了就滚,少在这里添乱……”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他们想喝就让他们继续喝吧,今天酒管够,想喝多少喝多少……”

    老方回头看了看,点头道:“那让他们在这里喝,我扶姑爷过去休息……”

    “不用不用……”李易摆了摆手,“我还没醉,自己能走路……”

    他的身体晃了晃,一个人向外面走去。

    老方跟在后面,目送他走进了一间院子,这才转身离开。

    李易关上门,也将外面的喧嚣全都阻拦在外,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

    院子里面的几间屋子都亮着灯,李易上前几步,即将踏上台阶的时候,忽然不知道要推开哪一个。

    他站在原地想了想,伸出手指,喃喃道:“挑兵挑将挑老婆,小公鸡点到谁就是谁……”

    李易手指慢慢移动,每指一下就点一下头,第二个“谁”出口的时候,手指指向了最左边的一处房间。

    最右边的房间是如仪的,从右往左依次是若卿,醉墨,如意……,今天是新婚之夜,如仪若卿醉墨她们三个,选谁不选谁都不好,都选又不现实,所以只能遵从天意……

    李易迈上台阶,向最左边的房间门口走去。

    走到一半,脚步停下。

    如意……

    天意让他选如意,他也不敢啊。

    天意和如意哪一个更加惹不起,他心里有逼数。

    所以这次必须逆天了。

    他重新伸出手指,换了个方向,点头道:“小公鸡点到谁就是谁……”

    手指依然停留在最左侧房间。

    李易放下手指,心中思忖,连续忤逆两次天意会不会遭报应?

    忤逆不一定会,不忤逆马上就会。

    李易将如意的房间排除在外,重新选了一次,这次终于可以顺应天意了。

    他走到如仪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屋内前一刻还亮着的烛光在下一刻熄灭,如仪声音从里面传来。

    “今晚妾身和小环睡,相公去找若卿醉墨两位妹妹吧……”

    虽然不想忤逆天意,但是敲了几次里面都没有动静,李易也只能无奈放弃。

    他知道如仪为什么这么做,心里面有些感动,天上地下只有一个如仪,而且是他的如仪,他上辈子没有拯救世界,乐于助人还挨了一顿踹,这肯定是老天对他的补偿。

    至于那个恩将仇报的王八蛋,冤枉自己泡他女儿,这辈子是报不了这一脚之仇了,下辈子就祸祸他女儿让他如愿……

    李易走到旁边若卿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这一次,房间里面的烛光过了一会才熄灭。

    若卿站在门对面,对他说道:“今晚我和小珠睡,你,你找如仪姐姐和醉墨吧……”

    像如仪这么懂事的女子已经不多了,再加上若卿,老天对他的补偿也太大了,可见那家伙对自己的伤害有多深,下辈子泡他一个女儿还不够,至少泡两个……

    李易在若卿门外站了一会儿,才走到醉墨门前。

    他的脚步停下,屋内的烛光熄灭。

    李易怔了怔,问道:“你是不是想说你晚上要和小翠睡,让我找如仪和若卿?”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李易知道醉墨就在一门之隔的地方,小声道:“别闹……”

    “没闹……”醉墨贴着门,小声说道:“反正今天晚上,你不能找我……”

    李易明白她的意思,也明白如仪和若卿的意思,不过,和小环睡怎么了,和小珠小翠睡又怎么了,床都是新换的大床,睡三个人也不挤啊……

    明明有三位美娇妻,却只能独守空闺,这也是时间最悲伤的事情之一吧……

    新婚之夜,晚上睡哪里居然是个问题,书房没床,要不和老方挤一挤?

    他坐在台阶上,靠着柱子,昏昏欲睡……

    虽然晚上他喝的酒是小珠特制的,但是到底是酒,喝多了,头还是有些晕。

    可如仪她们的做法,夜里的凉风,冰冷的石阶,让他心凉身凉屁股也凉,又怎么都睡不着……

    他打了一个轻微的哆嗦,一阵香风拂来,忽然间感觉到暖和了许多。

    因为他肩上披了一件衣服。

    “外面冷,进来吧?!?br />
    柳二小姐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走进了房间。

    新婚之夜被娘子关在门外,还被小姨子看到,这让李易有些脸红,这才是真正的丢人丢到家。

    柳二小姐的房间他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比自己的房间还熟悉,这里承载了多少他不愿意想起的痛苦回忆。

    李易将衣服裹紧,踏进房间的时候,耳边仿佛有啪啪啪的声音在回荡。

    柳二小姐为他倒了一杯热茶,自顾自的坐在对面。

    李易喝了杯茶,醉意稍减,然后才发现桌上不止有茶,还有酒,有菜……

    “咕……”

    他的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叫起来。

    刚才其实就只是开始的时候垫了垫,后来就只顾喝酒了,现在闻到香味才感觉到饥饿难耐。

    他舔了舔嘴唇,拿起桌上的筷子,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柳二小姐看了他一眼,提醒道:“这是我的筷子?!?br />
    李易撇了撇嘴,说道:“别这么小气嘛,你要吃再取一双,一家人计较这些干什么……”

    柳二小姐再次提醒道:“那是我刚才用过了的筷子?!?br />
    “好吧,好吧,还你……”李易又夹了几口菜,将筷子还给她,说道:“那你再给我取一双新的吧?!?br />
    柳二小姐取了一双新的筷子过来,不过不是给李易,自己一边喝酒一边吃菜……

    女人果然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一会儿要一会儿不要的,李易摇了摇头,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今天晚上,为了不影响洞房花烛,李易才让小珠给他特制了几壶酒,现在洞房花烛没有了,大喜的日子,还不喝个痛快?

    他看了看对面的如意,心道天意就是天意,兜兜转转,转了一个大圈,到头来洞房花烛夜,居然还是和如意过……

    方桌两旁,一人一袭白衣,一人一身红衣,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的冲突,气氛融洽至极,仿佛这一切本该就是这样……

    酒一喝多,就有点管不住嘴。

    更何况,今天是个好日子,人一旦日子过的好了,就总是想着更好,锦上添花总好过落井下石雪上加霜……

    李易看着如意,忽然说道:“如意,我们商量件事情吧……”

    柳二小姐抬眼看了看他,问道:“什么事?”

    李易想了想,说道:“你以后,能不能对我温柔点,不要,不要再打我屁股了……”

    柳二小姐想了想,看着他问道:“那你以后还那么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