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卿宛如神仙一般,披着霞光而来,又踏着彩虹离开。

    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带走了众多信徒的信仰。

    若卿带走了他们的信仰,许正带走了他们的身体,这是他们收服的第一批齐国信徒,而且是圣教在齐国的核心精英。

    这些精英都拜倒在了小翠的三棱镜下。

    李易一直都觉得,和世间形形色色的各类人相比,这些狂信徒才是最简单最单纯的,他们之间不会有勾心斗角,和他们打交道一点儿都不累。

    他们只信娘娘,娘娘让他们为恶便为恶,娘娘让他们行善便行善,如果能好好的加以引导净化,和肮脏混乱的朝堂相比,这才是世间的一股清流。

    小翠收起了她的三棱镜,拾起了水中的镜子,将院子里的那盆水也端走。

    对于高级玩家来说,只用这些东西,再加两个助手,就能给人们带来一场视觉盛宴。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当然不是真的拂衣归隐,她只是和小珠小环去了商场,今天商场里面,她们能够带上的东西,全都可以带回去。

    李易觉得有必要和若卿商量商量,封她一个彩虹圣女什么的,不说其他的,就这一手白日生虹的本事,她都能够自立一派了。

    今日以后,蜀州的历史遗留问题就几乎全都解决了,李易可以安心的等着他的两个------三个小娘子嫁过来。

    仔细想想,家里好像没有一张足够大的床啊,今天就过去拜托韩伯,让他帮忙打造一张……

    ……

    混乱之地极深处,某处深山。

    三道狼狈至极的身影从树林中钻出来,站在一条较为宽阔的山路上时,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三人,自然就是圣教右护法方玉以及那两位紫衣使者了。

    自从那日晚上,他们一路逃亡,至此已有月余的时间。

    当日他们被数十位高手追赶,只顾逃命,乱了方向,无头苍蝇一样的在山中转了这么久,风餐露宿,披荆斩棘,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正路……

    这一路上他们吃尽苦头,此时,方玉身上的衣服已经烂成了破布条,满面污垢,头发粘结,身边两位紫衣使,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甚至看上去,还要更加狼狈一些。

    一名紫衣使看着他,声音嘶哑的问道:“护法,我们现在去哪里?”

    “虽然路不对,但方向没有错?!狈接窨戳丝辞胺?,咬牙说道:“先去齐国,和娘娘会合,等到忙完了齐国的事情,再回来将李易和那些光头一网打??!”

    这一次,他中了那些光头的奸计,不仅没有抓到李易,还差点将自己也搭进去。

    他手下能够调动的那些圣教精英,落到他们手里,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损失如此之大,甚至连在混乱之地的根据地都丢了,这次回到齐国之后,怕是会受到娘娘的惩戒,不过这个不用太过担心,血浓于水,娘娘就算是再生气,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只是心里的这口气,却是怎么都咽不下去。

    若是齐国那边的事情能够顺利进行,这一点小小的损失,就算不了什么了。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要有娘娘就好,他实在是不愿意一个人面对那李易了……

    眼前最重要的,是找几件合适的衣服。

    “你们三个,站??!”一道洪亮的声音忽然从后方传来,几道人影迅速从丛林中掠出,将他们团团围住。

    为首的一个凶狠汉子看着他们,说道:“打劫,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大爷心情好了,还能放你们一马……”

    他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下去了。

    只因为眼前的这三人,实在是,实在是太……

    太寒酸了……

    满面污垢,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脸就不说了,身上的衣服,也早就烂成了破布条,连裆都兜不住,简直是一览无余,他实在是想不通,他们还能把值钱的东西藏在哪里?

    那凶狠汉子看了看他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算大爷倒霉,遇到你们三个穷光蛋,真是晦气,今天放你们一马,还不快滚!”

    方玉没有滚,他正看着那领头汉子的光头出神。

    当他看到这个光头的时候,王威那一张可恶的脸就会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自一个多月前开始,他心中最恨的,已经从浪费食物变成了光头。

    凶狠汉子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不是耳朵聋了,大爷说的话没有听到吗?”

    方玉再次看了看他,嘴角扯了扯。

    呵,光头……

    这里已经是另一边的齐国地界,那些光头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来到这里,所以眼前的光头,肯定不是他恨的光头。

    可是……,都是光头啊……

    不知为何,那光头凶狠汉子忽然觉得浑身发冷,莫名的打了一个哆嗦。

    方玉和那两名紫衣使开始向那些人的方向走去。

    “你们想要干什么?”

    “找死!”

    “你们,你们脱我衣服干什么!”

    “别,别,大哥,好汉,英雄,袜子给你,给留条兜裆布行不行!”

    “天冷,给留条裤子穿吧……,求你了哥!”

    ……

    仅仅过了一刻钟的功夫,山道之上就横七竖八的躺了一片,却没有了三人的身影。

    为首的光头汉子早就被打的鼻青脸肿不成人样,瘫软在地,身体无意识的抽搐,其余几人虽然没有受到他那样的折磨,但却有三人,全身上下,不着寸缕,鞋袜衣裤,甚至连兜裆布都没有一条。

    他们蹲下身子,双手抱胸,哆嗦的看着身边的同伴。

    “借条裤子穿吧……”

    “都是兄弟,别这么小气……”

    “裤子没有,袜子也行……”

    ……

    京都。

    蜀王在蜀州被景王擒下,现已被秘密押送到京都,这件事情除了皇室宗族和朝中有数的一些高官之外,京中的百姓和官员,还被蒙在鼓里。

    毕竟崔氏一族的事情非同小可,等同谋逆,此事虽然过去了很久,但事关皇家,一旦蜀王回来,必将成为京都百姓和官员关注的焦点。

    宫门口,早已得到消息的宦官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眼中出现了一辆马车,马车从远远驶来,缓缓停下。

    马车看上去十分破旧,显然已经行驶了不少路程。

    一名青年跳下马车,掀开马车车帘,让宫中的某宦官看了看,问道:“看看这是蜀王吗?”

    那宦官仔细瞧了瞧,又和手中的画像比对了一下,点头道:“是蜀王无疑?!?br />
    “是蜀王就好?!蹦乔嗄昴霉咀雍捅?,递给他,说道:“确认货没问题的话,麻烦签收一下?!?br />
    “辛苦这位兄弟了……”那宦官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为了掩人耳目,将蜀王从蜀州秘密押送到京都的,并不是驿差,而是镖师。

    这家“顺风镖局”刚刚成立不久,分号就已经遍布景国各州各府,无论是送信还是送货,物流之快,只逊于朝廷的八百里加急,并且极有信誉,很少出错,虽然价格要昂贵一些,却也深受百姓商户欢迎。

    这宦官对此早已轻车熟路,接过纸笔,说道:“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拿回去让陛下签了字再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