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看的出来,老方有些方。

    不然他不会做出这么一副生无可恋、痛不欲生、万念俱灰的表情。

    哪怕是他想起来他那还没有来得急享福就早早死去的娘时也不会这样。

    “小姐和若卿姐姐在房间里面,姑爷自己进去吧?!毙〈浼绦谂娜饩?,自从和醉墨若卿的事情定下来,她对自己就改了称呼,这是和小环学的。

    后来小珠也有样学样。

    李易向房间里面走去,小翠已经折腾出了彩虹,看着老方,得意道:“方大叔,你看,漂亮吧,我还会用别的方法变出彩虹呢……”

    “姐,小翠姐……”老方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叫你姐,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小翠放下棱镜,摇了摇头,有些害羞的说道:“方大叔你太客气了,人家比你小很多呢……”

    ……

    醉墨和若卿都在房间里。

    两个人坐在床边,床上铺着两件整齐的嫁衣。

    醉墨很大方的指了指床上,说道:“若卿姐,你要哪一件,随便挑吧?!?br />
    若卿看着她,疑惑道:“可这都是你绣的啊……”

    醉墨皱起眉头说道:“我绣的又怎么了,不是早就说过了,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我们两个还分什么你的我的?”

    李易站在她们的后面,问道:“那我呢?”

    “你?”醉墨回头看了看,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又不是东西?!?br />
    “……”

    李易不知道她是在说他好还是不好,就被她推了出去,醉墨将他推到门外,说道:“我和若卿姐姐在商量一件重要的事情,你一会再进来……”

    看着关上的房门,李易摇了摇头,不就是商量谁穿哪件嫁衣吗,有区别吗,穿上了又如何,到时候还不是得脱……

    他走到一边,决定先看小翠变一会儿魔法。

    用三菱镜变彩虹是最基础的,像小翠这样的高级玩家,早已经掌握了花式变彩虹的方法,只要天气合适,用一个自制喷雾器,一盆水一块镜子……,都能变出彩虹来。

    房间里面,醉墨看着若卿说道:“虽然这不是你亲手绣的,但是现在绣也没时间了,还好我想的周到,你就凑合凑合,不要计较这些了……”

    若卿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计较,你知道,这件衣服,我不好穿的……”

    “哎呀,我知道了,你是天后娘娘,不能让他们看到天后娘娘穿嫁衣嫁人的样子……”醉墨看着她,问道:“可是你觉得,他会放过看你穿嫁衣的样子?”

    若卿闻言,脸色莫名一红,小声道:“私下里也是可以穿的……”

    “私下里就不用穿了……”

    醉墨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床头,说道:“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管她什么天后娘娘,你只要安心的做你的新娘子就行了……”

    她脱了鞋袜跳到床上,说道:“别犹豫了,先穿穿看看,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穿嫁衣呢……”

    若卿无奈之下,只能同意。

    很快的,房间之中,一人高的穿衣镜前,就多了两个新娘子。

    两人本就都是上上之姿,如今穿上嫁衣,更是平添了几分动人心魄的魅力。

    醉墨看了镜子许久,才轻哼一声:“便宜那个家伙了……”

    她和若卿重新坐回床边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目光忽然看向若卿。

    “怎么了?”若卿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心乱,看着她问道。

    醉墨怔了怔,忽然问道:“虽然我们是同时嫁过去的,但是总有有个先后,你说,我们是谁先谁后?!?br />
    “当然是你先了?!闭飧鑫侍飧静挥糜淘?,确切的说,是醉墨先认识他的,她们也是先在一起的……

    “我先啊……”醉墨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看着她,问道:“那小若卿是不是要叫我一声姐姐?”

    若卿抬头看着她,终于像是明白了什么事情,脸色更红。

    “哈哈!”醉墨忍不住开怀大笑,将她扑倒在床上,“叫了你十几年的姐姐,现在终于能翻身了,小若卿,快叫姐姐……”

    若卿脸色绯红,摇着牙:“不叫……”

    醉墨冷哼一声:“不叫,不叫就休怪我家法伺候了……”

    “有人需要我帮忙吗?”李易站在窗口,看着床上翻滚打闹的两人的问道。

    不管是帮着若卿反抗醉墨还是帮着醉墨惩罚若卿,他都是可以帮忙的。

    砰!

    看着紧紧闭上的窗户,李易摇了摇头,转身再次走回院子。

    醉墨和若卿玩不带他,如意和明珠玩也不带他,如仪和小环泡澡去了也不带他,他居然堕落到和老方在这里看小翠变彩虹……

    ……

    蜀王府。

    蜀王府如今已经不是蜀王府了,充其量只能称为蜀王府旧址,某一处宽敞的大殿之内,殿门紧闭,窗户被人从外面糊上,数百人挤在大殿之内,大都安静的坐在地上,面无表情。

    “许使者,你不要再白费功夫了?!弊钋胺脚套诘氐囊蝗苏隹?,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青年,说道:“我也奉劝你一句,两位娘娘的事情,你我还是不要插手,免得招来神罚,死无葬身之地……”

    靠在柱子上的老方撇了撇嘴,什么狗屁神罚,能让人死无葬身之地的……,那叫天罚。

    许正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方右使叛变,欲要对娘娘不利,你们同样有罪,虽然娘娘不愿意怪罪你们,但若是你们再执迷不悟,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br />
    “多说无益,两位娘娘的事情,我等是不会参与的?!蹦侨说乃盗艘痪?,再次闭上眼睛。

    许正拳头紧握,很快又松开。

    虽然两国的信众都已经认定了圣教有两位娘娘的事实,景国的信众已经被他全都收服,但这些齐国的人,要让他们心中对两人娘娘分一个高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娘娘驾到!”

    就在这时,殿外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殿内,短暂的寂静之后,所有人都从地上站了起来。

    一位年轻女子出现在殿门口。

    但凡圣教信徒,都知道有天后娘娘在人间有两位化身,也对两位娘娘的画像铭记在心,门外站着的,正是其中一位娘娘,是代表着仁爱的娘娘。

    “参见娘娘!”

    在领头之人的带领之下,所有人都对门口的女子躬身行礼。

    “不必多礼?!迸忧嵘盗艘痪?。

    “谢娘娘……”他们抬起头,看到娘娘的身后出现了一道七彩的霞光。

    不是一道,而是数道,十数道,数十道……

    天后娘娘身披彩虹,身后霞光万道,婉如神仙一般,就这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殿内,所有的信徒面目呆滞。

    老方怔在原地,抿了抿嘴唇,推了推站在一旁的许正,问道:“那个------你们的另一位娘娘,会发光吗?”

    “恭迎娘娘!”

    许正没有回答他,而是双膝跪下,身体趴伏在地,高声说道。

    “恭迎娘娘!”

    殿内的所有信徒同时跪倒,趴伏在地。

    这是圣教的最高礼节。

    他们刚才参见的是天后娘娘仁爱的化身,他们现在恭迎的是真的天后娘娘。

    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分辨出来眼前到底是娘娘还是娘娘的化身,是因为娘娘的化身不会发光------更不会发五颜六色的霞光。

    这是天后娘娘亲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