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方蹲在门口,撇了撇静立在那里等待的许正,说道:“老许,找姑爷什么事情,和我说说呗,或许我也能想出办法,就不用麻烦他了,姑爷整天忙得跟什么一样,能不给他添乱,还是别给他添乱了……”

    许正只是淡淡的望了他一眼,并没有开口。

    “哎,你这是什么眼神,瞧不起人是不是……”老方直起身子,看着他,表情微怒:“我虽然没有姑爷聪明,但也相差不远,甚至有些时候姑爷还没有我聪明,你说,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我来帮你想想办法?!?br />
    许正看着他,说道:“我们有一位娘娘,一位护法,对方也有一位娘娘,一位护法,从人数上来说,我们并不占优势,俘虏的那些信徒,大部分都来自齐国,有很多都不愿意归顺……”

    说完他就看着老方,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在老方的眼里,那个圣教除了姑爷和若卿姑娘,就没有正常人。

    不不不,除了若卿姑娘之外,就没有正常人。

    包括眼前的这位许正在内,一个个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什么,偏执的要命,疯狂起来不要命,这根本就是一群疯子。

    对于这样的一群疯子,他能有什么办法,按着他们的脑袋让她们归顺吗?

    见许正还在看着他,老方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看我干什么!”

    许正说道:“我在等你的办法?!?br />
    “等我的办法干什么,他们愿不愿意归顺,和我有半文钱关系吗?”老方瞥了他一眼,问道:“这种问题还要来问我,你这个紫衣使是干什么吃的?”

    许正是一个很认真的人,看着他说道:“你刚才说你能想到办法?!?br />
    老方想了想,忽然看着他,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许正看了看他,说道:“二十八?!?br />
    “有婆姨吗?”老方又问。

    “没有?!?br />
    老方指着他,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说你都二十八了,马上就要到而立之年,连个婆姨都没有,我二十八的时候,儿子都能下地干活了,你不想着给你们老许家传香火,整天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有用吗?”

    许正看着他,问道:“要婆姨有什么用,像你一样用来怕吗?”

    ……

    李易从院子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老方一只手把许正举起来,正要扔进前面的荷花池里。

    “你们在干什么?”

    老方听到声音,这才将许正放下,许正整理了一下衣领,面色不变,说道:“有数百信徒还不愿归顺,他们大都来自齐国,我们在齐国的影响,不如他们?!?br />
    圣教现在明显的割裂为两个部分。

    一个是以那道姑为娘娘的齐国分舵,一个是以若卿为娘娘的景国分舵。

    那道姑在景国的影响力不如若卿,若卿在齐国信众心目中的重要性不及那道姑。

    现在两个娘娘产生了冲突,需要他们站队的时候,就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

    “我知道了?!崩钜椎懔说阃?,说道:“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我自有办法?!?br />
    “好?!?br />
    许正拱了拱手,干脆的转身离去。

    老方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易,好奇问道:“姑爷,你有什么办法?”

    他实在是想不通,人家不愿意相信,这能有什么办法,姑爷难道还能控制那些人心里面想什么吗?

    按照经验来看,当姑爷说他有办法的时候,就是真的有办法了,这一点和他有所不同。

    看来,姑爷的确是比他要聪明一点点,他已经不能不直视这个事实了。

    对于李易来说,圣教那些教徒的问题,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找对问题,对症下药,很快就能看到成效。

    目前他心里面排在第一位的事情,是马上就要来临的大婚。

    京都那些官员权贵娶妾,都是用轿子悄悄抬进家门的,不会闹得太大,最多请些亲朋好友聚聚。

    李易同样不打算闹得整个蜀州都沸沸扬扬的,他不打算大张旗鼓的公布,也不想邀请蜀州的官员,虽然这能够多收很多礼物,可他在乎过这些东西吗?

    不过,也不能太过简单,毕竟对于女子来说,这也是她们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无论是醉墨还是若卿,都不能委屈了。

    当然,认真的算起来,这也是他第一次成亲,必须要认真对待,如果上次被打晕迷迷糊糊的那次不算的话。

    他走进房间,如仪正看着柜子里面的衣服发愁,见到他进来,急忙将他拽过来,问道:“相公,你说两位妹妹进门那天,我要穿什么衣服才好?”

    李易被她衣柜里的衣服看的眼花缭乱,说道:“娘子随便穿什么都好看……”

    如仪摇了摇头,说道:“那不行啊,总得选一件的……”

    李易关上柜子,揽着她的腰,说道:“不用选了,你那天要穿的衣服,我早就帮你选好了……”

    “哪一件?”如仪疑惑的问道。

    李易牵着她走到床边,将床头的一个箱子打开,从里面翻找出一件衣服出来,说道:“就穿这件?!?br />
    如仪怔了怔,随后便摇头道:“相公不要乱说了,哪里能穿这件……”

    “因为我还没有见过娘子穿这件衣服的样子?!崩钜捉羌抟路旁诖采?,把她搂在怀里,说道:“上次迷迷糊糊的就成了亲,后来想想,婚姻大事,怎么可以这么马虎,所以这一次,我要再娶一次……”

    李易看着她,问道:“娘子愿意再嫁一次吗?”

    “相公……,端儿都两岁了……”如仪脸色微红的看着他,小声说道:“我们这样,别人会笑的……”

    “我看他们谁敢笑……”

    “不行的……”

    李易凑在她的耳边,含住她的耳垂,轻声问道:“行不行……”

    如仪柔软的娇躯瘫软在他的怀里,脸颊晕红,梦呓般开口:“行……”

    小环从院子里路过的时候,又停下来,回头好奇的看了一眼。

    姑爷和小姐房间的门怎么又关了,明明刚才还开着的……

    ……

    李易走进另一座小院的时候,小翠正拿着三棱镜在太阳下面玩的开心。

    小环,小珠和小翠三人里面,就属她最会玩,毽子踢得最好,蹴鞠也玩的最好,连翻花绳都能比别人多翻出几个花样。

    她此刻正在给老方展示用三棱镜在阳光下变出彩虹的现象。

    老方显然对于变彩虹不感兴趣,蹲在她的身边,小声问道:“小翠啊,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呀方大叔?”小翠调整着棱镜的角度,随口问道。

    老方看着他,说道:“你看,你叫小红姐姐,叫我方大叔,这之间……,是不是差了辈分?”

    小翠怎么都改不了对他的称呼,这是他的一块心病。

    别人都想着涨辈分,他不过是想要她叫一声“方大哥”,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小翠抬起头,眨了眨眼睛,问道:“什么意思???”

    “你看啊,你小红姐现在和我在一起,我们两个就是一辈的……”老方看着她,循循善诱:“你叫我方大叔,叫她小红姐,这中间是不是差了辈分?”

    小翠想了想,这才恍然大悟,点头道:“好像是哦……”

    他看着老方,认真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以后不那么叫了……”

    老方忽然感觉到眼眶湿润,鼻头有些发酸,三年了,快要三年了啊,她终于开窍了……

    小翠看着他,一脸真诚的说道:“方大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就叫她小红婶婶了……”

    “------”

    见老方愣在原地,眼眶有些湿润,小翠怔了怔,问道:“方大叔,方大叔你怎么了?”

    “没事……”老方抹了抹眼睛,抬头看了看天空,说道:“今天的太阳有些毒,看的我眼睛疼,都流眼泪了……”

    小翠抬头看了看,疑惑道:“今天的太阳不毒啊……”

    “不毒吗?”老方低下头,摇了摇头,说道:“那就是因为我想起了我那死去的娘……”

    “???”

    老方抹了抹眼睛,叹道:“如果她没有死的话,现在也该享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