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封信里本来就没有信,你信吗?”

    李易看着柳二小姐,表情诚挚,除了绕口一些让他差点咬到舌头,一点儿不像作假。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作假。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问道:“你是在说绕口令吗?”

    “说到绕口令,其实我前一段时间有研究过,”李易想了想,说道:“八百标兵奔北坡,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黑化肥挥发发黑会灰灰,灰化肥发黑发黑……,恩,发挥……”

    李易不说绕口令了,因为他刚才咬到了舌头,疼……

    柳二小姐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那封信里什么都没有,我刚才看到了,开个玩笑?!?br />
    她站起来,将刚才看的书拿起来,说道:“对了,这本书借我看两天,看完了还你?!?br />
    “什么书?”李易随口问了一句。

    “《陈世美与秦香莲》?!绷〗阊锪搜锸?,说道:“讲的是忘恩负义的陈世美娶了公主,抛弃结发妻子,最后被包公铡死的故事,这等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移情别恋之徒……”

    李易发现柳二小姐的成语用的越来越好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只需要回答一下她借的是什么书就好了,他自己写的剧本,难道不知道《陈世美与秦香莲》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吗,他有问她书里面讲了什么吗?

    呵,女……,咳!咳!

    看到柳二小姐的目光望过来,李易干咳两声,走过去,从桌上取过一本书,递给她,说道:“你要有时间,顺便也看看这本书,这本书挺好的,女孩子就要多读书……”

    柳二小姐伸手接过,问道:“这是什么书?”

    “《娥皇女英》?!崩钜卓醋潘?,解释道:“这本书讲的是尧帝有两个女儿,姐姐娥皇,妹妹女英,姐妹两个都秉承庭训,熏陶涵育,性质纯良,而不是一个温柔贤惠,秀外慧中,另一个刁蛮任性,蛮横无理,野蛮粗鲁……,同样都是姐妹,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看到柳二小姐目光变化,李易急忙道:“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重要的是什么?”柳二小姐接着问道。

    “忘了……”李易坐在书桌前,说道:“听别人讲没意思,还是你自己去看吧?!?br />
    柳二小姐转身走出房间,走出房门的时候,李易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道:“如意,你等一下……”

    柳二小姐回过头看着他。

    李易想了想,问道:“如意,假如你是女子……,不对,你们女子,送别人一束头发是什么意思?”

    过不久醉墨和若卿就要进门了,李轩人来不了,礼物却是没落下,据他在信上说是一份厚礼,明珠就送了一束头发,这也太不够意思了……

    头发头发,祝愿自己新年开头发发发吗?

    “青丝结发,永结同心,女子将头发赠予男子,意思便是已经倾心于他,夫妻成亲之时,也要行结发之礼……”柳二小姐解释了一番,看着他,问道:“怎么,有女子送你头发吗?”

    李易将左手背后,摇了摇头,肃然道:“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

    老方看着姑爷拿着信走进房间,关上门,过了不久,房门打开,二小姐从里面走出来,眼睛陡然瞪大。

    好一会儿,李易才沉着脸从里面走出来,看着老方,说道:“明珠给我写的信,又不是给如意的,她看没看到有什么关系?需要这么偷偷摸摸?你是不是傻?”

    “长公主给二小姐的信姑爷你能不能看,长公主给你的信二小姐能不能不看,姑爷你心里没数吗?”老方翻了一个白眼,看着李易,问道:“姑爷,到底我们谁傻?”

    听完老方的话,李易的心里猛地一沉。

    他的智商居然连老方都比不过,明珠给如意的信他不能看,明珠给他的信如意不能不看,所以不管信是写给谁的,只要是明珠写的,都得偷偷摸摸的瞒着她……

    李易看了看老方,连他都懂的道理,他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想到,忽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伤。

    “这里还有一封信,刚才忘记给你了?!崩戏酱有渥永镌俅稳〕鲆桓鲂欧?,递给李易。

    李易看着他问道:“这是谁的?”

    老方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上面没有名字,和公主的信一起寄过来的,虽然没写收信人,但是肯定是给姑爷的?!?br />
    李易伸手接过,整个人便是一愣。

    这信封鼓鼓胀胀的,比柳二小姐刚才拿走的那两册剧本加起来还要厚,该不会是李轩把他遇到的问题写成了一本书了吧?

    这个杀千刀的,真把自己当成百度了,百度也没这么方便……

    信上没有署名,但是根据李轩的做事风格,李易觉得自己的猜测十有**是真的。

    他瞬间就没有了打开信封的冲动。

    他将那信封放在一边,看着手中的一束头发,陷入了沉思。

    明珠给他送一束头发,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恭祝他新年发大财呢,还是有什么其他的说法,至于柳二小姐说的永结同心,他是不大相信的,这种少女才会做的梦幻事情,寿宁会做还有可能,明珠------万一她就是这个意思呢?

    李易左想右想想不通,心中不禁暗自抱怨,她想说什么,就不会写的明白一点吗,女人的心思最难猜啊……

    随后撕开桌上的信封,反正也无事可做,就勉为其难的给李轩解两道题吧。

    信封里面果然是一本书,准确来说,是一本厚厚的册子,封面是空白的,没有字,李易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翻开第一页。

    纸上的字迹娟秀整齐,赏心悦目。

    “先生,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给你写信……”

    自他离开京都之后,如今还会用“先生”来称呼他的,只有一个人了。

    看到第一句话,李易翘着的腿放了下来,坐直了身体,脸上轻松随意的表情逐渐变的认真。

    老方蹲在一旁,看了他一眼,默默的蹲远了一些。

    在李易将那厚厚的书信放在桌上的时候,他又向远处移动了一些距离,直到门口的地方才停下来。

    “给先生写信的前几天,寒山寺的梅花又开了,皇姐带着我去看了一次,京都的人们都说,这是寒山寺梅花开的最盛的一年,可惜我画画没有先生画的那么好,不然就能把这一年的梅花画下来,留着等你回来了看……”

    她的字迹从头到尾的整齐,可以看出她写信的时候是多么认真。

    这封信很长,也很琐碎,她会用一页纸只写寒山寺的梅花是怎么个美法,另一页写的是街上买糖人的老爷爷去世了,她伤心了好久,再起一页,又是她在书院的见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说到她现在负责女子联合会,很多事情还不会做,在慢慢学习……

    李易能从她的字里行间感受到她的心情,她的喜怒哀乐,仿佛她就在他的身边一样。

    他捧起这本已经可以称之为“书”的信,逐字,逐行,逐页,认真的看着,眉头逐渐的舒展开来,脸上不自觉的带上笑容……

    许正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被老方拦在门口。

    老方回头看了一眼院中的那道静坐许久的身影,低声道:“别打扰他?!?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