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看了看用诡异目光望着他的陈冲,解释道:“你别这么看我,我和陛下是清白的?!?br />
    “和公主呢?”

    “和公主------就是牵个手亲个脸而已,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其他的了?!?br />
    ……

    “我知道?!背鲁宓懔说阃罚核档溃骸澳愫捅菹率乔灏椎??!?br />
    李易看着他,说道:“可你的眼神没有变?!?br />
    陈冲低下头,漠然不语。

    满朝文武,怕是也只有他和陛下相信他们是清白的,谁不知道陛下和景王情同手足,对他的宠信还要胜过皇后娘娘,说他们是清白的,谁信?

    不过这句话不能当面说出来。

    以他对李易的了解,被他记恨上,表面上不会和你翻脸,却会在之后给你穿很多小鞋,景王殿下的小心眼,就和他和陛下的关系一样,人尽皆知。

    他换了一个眼神,说道:“蜀王这个样子,怎么带他回京?”

    陈冲说的有道理,蜀王疯前好歹也是一个体面人,让他就这么回京,也太丢人了,伤的不仅是蜀王自己的颜面,也是皇家的颜面……

    李易对身后的狱卒吩咐道:“打开牢门?!?br />
    那狱卒也没有多问,上前将牢门打开。

    “谢谢你,谢谢你!”蜀王从里面走出来,认真说道:“我今天就把明珠送到你房里,后天就把李轩送去!”

    砰!

    李易伸手在蜀王后颈轻轻一砍,蜀王应声倒地。

    “这样就体面多了?!崩钜卓醋懦鲁?,说道:“这件事情不要耽搁,明日就将他秘密押回京,路上他要是还这么闹,直接打晕就行?!?br />
    陈冲怔了怔,点头道:“好?!?br />
    他指了指晕倒在地的蜀王,对那狱卒吩咐道:“先把他带回去吧……”

    “好好的,怎么就疯了……”那狱卒叹了口气,躺在地上的蜀王忽然蹦起来,掐着他的脖子,怒道:“朕没疯,朕是皇帝,朕是一国之君,你们这些刁民,刁民……”

    砰!

    陈冲用比刚才李易更大的力气砍在蜀王后颈,蜀王再次应声而倒,陈冲挥了挥手,“带下去吧……”

    ……

    “姑爷,你说蜀王的疯是真的假的?”老方蹲在地上,看着李易问道:“据说还有人因为受到打击,不愿意想起一些事情,就把自己的一部分记忆封存起来,听起来玄乎的很,真有这种事情吗?”

    “真的……”

    李易随口说了一句,这种事情虽然听起来比较玄乎,但是在医学史上并不少见。

    蜀王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已经不重要了,以李轩的做事风格,可能不会杀他,但他这辈子,都别想再走出京都了,至于被囚禁在京都的,到底是真疯的蜀王,还是假疯的蜀王,又有什么区别呢?

    蜀王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他现在想的是其他的事情。

    这次蜀王被俘,方玉逃跑,混乱之地他们原先的地盘,已经被他们接手,不过还是没有找到方玉,他们去的时候,对方已经人走山空,只留下一些不明所以的山贼,被抓了壮丁。

    混乱之地很大,就算是蜀王方玉加上他们,之前占据的,也不过是一块小地方而已。

    当然,无论是哪一方,放眼整个混乱之地,他们都是为数不多的大势力。

    如今靠近景国和齐国的地界,已经被他们统一,只剩下北方一些靠近武国的大势力没有收服,李易和王威等人商量了一下,还是不打算这么快就动手,等到稳定现有的地盘,再向那里进军。

    到了那个时候,混乱之地就要改姓------不管是该姓李还是改姓柳,都是一样的,况且,姓柳的最后也归姓李的,这些细节暂时不用计较。

    老方蹲在地上,本来在等李易和他解释,不过李易只是随口敷衍了一句,就没有再说话了。

    他已经意识到了,姑爷最近好像不太喜欢搭理他。

    仔细想想,除了上次公主给柳二小姐来信,他没有及时告诉他之外,就没有什么得罪他的地方了。

    他想了想,从袖中取出一封信,说道:“姑爷,其实长公主今天来信了,我没有让二小姐看到……”

    李易悄无声息的将那封信过渡到他的袖子里,不知道为什么,再看老方的时候,果然顺眼多了。

    “不错!这次做的很好?!彼牧伺睦戏降募绨?,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靠在门上,迫不及待从袖中将那封信取出来。

    他等明珠的这封信,已经等了好久了。

    封面上四个大字,“李易亲启?!?br />
    李易怔了怔,脸色黑下来。

    他恶狠狠的看了门外的方向一眼,这个老方,是不是傻啊,这次是明珠给他的信,不是给柳二小姐的,神神秘秘,搞得像地下党接头一样,他自己的信他怕什么?

    拆开信封,李易就愣住了。

    没有信纸。

    信封里面居然没有信纸。

    该不会是他寄信的时候,忘记把内容放进去了吧?

    李易的眼眶有些湿润,他等她一封信容易吗,九个月了,等到他都快要和醉墨若卿成亲了,就只等来了这么一封,还是一封没有内容的……

    是让他自己想象吗?

    他将那信封翻过来翻过去,还是没有找到信的内容,却在信封之中找到了一束头发。

    这头发应该不像是不小心放进去的,因为不是一根几根,而是一束,用一根红色的束带绑着,不长,一端是发梢,另一端的切口十分整齐,应该是用剪刀之类的锐器剪下来的。

    明珠写信就很奇怪了,上一次寄过来一顿揍,让如意代打,这一次寄过来一束头发,她怎么不寄过来一个吻,让如意代亲呢?

    李易准备坐下来好好研究研究,走了两步,看着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书,眼睛看着自己的如意,愣了愣,问道:“如意,你什么过来的?”

    “有一个时辰了?!绷〗惴畔率掷锏氖?,看了看他,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李易低头看了看,又看着他,说道:“信?!?br />
    柳二小姐问道:“李明珠寄过来的?”

    李易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方大叔刚才在外面偷偷给你的时候,我听到了?!?br />
    李易将信封竖起来,指着上面“李易亲启”四个字,郑重的说道:“你看,这次是给我的,我可没有偷看你的信?!?br />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问道:“她说什么了?”

    她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是什么**的话,我就不问了,毕竟我不像某些人,有喜欢窥探别人**的癖好……”

    这话说的李易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有窥探别人**的癖好,那是关心,关心懂不懂,是为了给她和明珠树立正缺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不要让她们走上歧途,窥探别人的**有什么好,窥探别人的**还要挨揍……

    明明就是她想知道,还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呵,女人……

    “哪有什么**……”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李易将那信封递过去,说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你随便看……”

    柳二小姐接过信封,拆开看了看,然后目光又看向李易。

    李易望着空信封,呆立原地,片刻后又看着她,问道:“如果我说她什么都没说,这信封里本来就没有信,你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