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二,清晨。

    郑屠户顶着一个熊猫眼,打开大门,看到对面酒楼的伙计无精打采的坐在门槛上。

    郑屠户瞥了瞥他,说道:“喂,狗蛋,你昨天晚上干啥了,咋困成这个怂样子了!”

    那伙计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他妈还好意思说,要不是昨天晚上你家婆娘叫的整条街都能听到,我能困成这个样子?你们两个下次再这样……”

    “我家婆娘叫不叫关你什么事情,你怎么就睡不着了?”郑屠夫黑着脸看着他,问道:“还下次,下次你想干嘛?”

    名叫狗蛋的伙计闻言一怔,随后看着他,诧异的问道:“可以吗?”

    郑屠户拎起一把剔骨尖刀,侧着耳朵,问道:“来,你过来告诉我你想干嘛?”

    “我只是想告诉你,做人要有公德心,要不要下次我和街坊邻居们一起去给你击鼓助威……”那伙计摇了摇头,郑屠户的婆娘比他还壮,他看着郑屠户,都比看着他婆娘要有性趣。

    他站起来,恼怒到:“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大半夜放炮,声音还贼大,我觉得床都动了一下,刚睡着就被震醒来了,王八蛋别让我逮到,逮到非剥了他的皮!”

    说到昨天晚上乱放炮的那个家伙,郑屠户就不和他计较了。

    对于那个乌龟王八蛋,他心里也憋着一肚子火,昨天和自家婆娘正在做着生孩子前的准备,刚到关键时刻,被那一声炮响吓得差点丢了魂,后来魂找到了,人却丢了,被还没有尽兴的婆娘踹了几脚才准他上床睡觉……

    说起那个人,郑屠户心头火起,挥了挥手中的刀,怒道:“要是让老子抓到,非剔了他的骨头!”

    昨天夜里,永县有许多百姓都没有睡好,这其中又以临近西城门的百姓为甚。

    前些日子没有宵禁的时候,大家的夜生活会持续到很晚,这几天宵禁之后,天刚抹黑,就该睡觉睡觉该睡人睡人了。

    可无论是睡觉的还是睡人的,都被昨天夜里子时前后,那一声巨大的声响给吓到了。

    那声音很大,甚至连脚下的土地都发生了震动,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天塌了。

    还有人误以为是地龙翻身,急急忙忙从屋里跑出来,在外面待了大半夜,都没有什么异状,这才敢走回房中。

    白天的时候,一切又恢复如常,商铺开业,百姓也继续日常的忙碌。

    细心的人会发现商场之内的某处城墙边有些焦黑,像是被火烧的,大多数人只是在心里将那一个乱放炮的家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王威就没有为昨夜的乱放炮而负责的觉悟,站在李易面前,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王爷,那个圣教的其他人都抓回来了,跑了两个紫衣使者,那位方右使也跑了,我已经让弟兄们去他们的老窝了,这次他们的精锐尽去,很容易就能将他们一窝端……”

    老方摸了摸锃光发亮的脑袋,后悔道:“姑爷,都是我太鲁莽了,昨天不该把开城门的那几个家伙抓住的,要不然,那姓方的……”

    说到一半才意识到自己也姓方,又补充一句:“那右使跑不掉的?!?br />
    李易挥了挥手,说道:“没事,跑了就跑了,以后还会遇到,下次再说?!?br />
    这一次能不伤一兵一卒,就将蜀王以及那圣教在混乱之地的精锐一网打尽,俘虏了两千余人,靠的本就是运气,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跑了一条方右使,不还留下了一条蜀王。

    对他来说,蜀王明显要比方玉重要多了。

    自从他进京之后,和蜀王的明争暗斗就没有停止过,直到昨天,他们两人的恩怨,才算是有了一个了结。

    只不过,连他都没有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最后再也没有起来,又落了很多次,好不容易有一次起来的机会,又一瞬间从天堂到地狱,蜀王竟然疯了……

    他被带下去的时候,还大声的喊着“护驾”、“逆贼”、“总有刁民想害朕”之类的话,他疯了之后,就把自己想象成了皇帝。

    他想当皇帝想当了一辈子,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

    虽然只是自己骗自己,但好歹他骗成功了。

    老方又摸了摸光头,问道:“姑爷,蜀王我们怎么处置?”

    李易站起身,说道:“我先去看看他?!?br />
    李易离开之后,王威看着老方,问道:“方兄弟,光头很好摸吧,手感怎么样?”

    老方点了点头:“还不错?!?br />
    “就算是手感不错……”王威将放在他脑袋上的揉搓的手打开,问道:“可你不能摸你自己的吗?”

    “神经病……”老方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自己要是有光头还用摸你的?”

    他说的振振有词,道理十足,王威嘴唇张了张,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

    蜀王暂时被关押在府牢之中。

    李易走进去的时候,陈冲跟在他的后面,说道:“蜀王从昨夜开始就一直大吵大闹,自称为“朕”,昨夜趁他睡着的时候,我让大夫瞧过了,说是他的脉象极度紊乱,应该是因为心里遭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心神受创,或许过一段时间就能清醒,或许……永远就是这个样子了?!?br />
    他能不受打击吗?

    如果蜀王没有受打击,现在被关在牢里受打击的,就是李易自己了。

    陈冲说了几句之后,看着他问道:“蜀王你打算怎么处置?”

    李易看了看最里面的一间老方,说道:“送回京都吧?!?br />
    府牢最里间。

    蜀王双手叉腰,昂着头,看着隔壁牢房里关着的那些人,大声道:“你们这些刁民,见了朕,为何不跪?”

    “朕告诉你们,朕的援兵马上就要来了,你们现在给朕跪下,一会儿朕就让他们把你们一起救出去!”

    “哼,你们这些刁民,见了朕居然不跪,朕不让人救你们了!”

    隔壁牢房的人靠在墙角,看着对面的自说自话的蜀王,唏嘘不已。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了呢……

    蜀王负气转身,陡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怔了怔之后,立刻狂笑道:“陈大人,陈大人你来了,你是来救朕的吗?”

    “哈哈,你们这些刁民,你们这些刁民看到了吗,朕的援兵到了,陈大人来救驾了,你们现在给朕跪下还来得及哦!”

    看着牢中狂笑的蜀王,陈冲的脚步顿住,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

    无论怎么说,陈家也曾经效忠过蜀王一段日子,看到此等情景,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陈大人,你快来救朕啊,朕回去以后就封你为宰相,你想当什么告诉朕,朕回去就封你……”

    他目光一撇,看到站在陈冲身旁的人时,面色狂变,躲到墙角,大声道:“李易,你,你这个逆贼,你抓了朕,你想要造反,父皇不会放过你的,母妃不会放过你的,天下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他这番喊了几句,又飞快的跑过来,抓着栏杆,一脸期待的说道:“李易,李易,你放了我,你放了我好不好,你记得吗,你难道忘了,我还请你吃过饭呢!我还请你吃过饭呢!”

    看到蜀王这副样子,李易心中亦是五味杂陈。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她只想和如仪她们好好的过日子,蜀王当不当皇帝,和他没有关系,若是没有那一顿饭,若是没有秦余,或许两人之间,也不会有今日之结局。

    蜀王跪在地上,大声说道:“李易,李易,你放了朕啊,你想要什么,朕都能给你……”

    某一个时刻,他的脸上露出明悟之色,大声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要什么了,朕给你,朕给你还不行吗,你放了朕,朕马上加下旨,下旨让明珠嫁给你!”

    “你放了朕,你放了朕,朕不止让明珠嫁给你,朕把李轩也嫁给你,朕把李轩也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