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一道重重的响声之后,原本洞开的商场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合上。

    借着火光,可以看到,城墙上方,是一排排密集的箭簇。

    也就是说,他们被人包围了。

    看到城墙之上密密麻麻的人影,尤其是火光中若隐若现的那道他永远的无法忘记的面孔,蜀王面色大变。

    “李……易!”他从牙缝里咬出了这两个字。

    “说了要小心卧底的?!蓖跬熳徘硕伦∷歉詹沤吹某敲?,看着蜀王,摇头道:“蜀王殿下,你看,我没多虑吧?”

    “去一百个人,把那位方使者抓回来?!蓖跬赝房戳丝?,虽然不知道那位方使者是怎么看出来的,没有进城就先逃离了,但这次布置了这么久,可不能放跑这条大鱼。

    立刻有一部分人出了城门,其余之人将城门关上。

    蜀王怔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看着他,眼睛睁大,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你……”

    “对不起,我是卧底?!?br />
    王威看着他,说道:“蜀王殿下,放弃无畏的反抗,束手就擒吧……”

    蜀王身旁,数人立刻高声道:“?;さ钕?!”

    他们看了看左右,高声道:“大家不用慌张,我们人数众多,随我杀出去!”

    “杀出去?”王威看着他们,掂了掂手里的某物,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天罚,只要我把这东西扔出去,轰的一声,你们就……卧槽,谁他妈点燃的!”

    眼看着手中之物的引线就要燃尽,王威急忙将那天罚扔了出去。

    轰!

    虽然他扔出的地方是墙角,那天罚也是低配版威力有限,但距离最近的蜀王一行,当即还是有十余人应声倒地,痛苦的呻吟着。

    眼中的火光还未消散,耳中嗡鸣一片,夹杂着身边之人的呻吟,天罚之威,使得场下无一人敢轻举妄动。

    “有谁再敢反抗,就让你们都尝尝天罚的滋味!”已经有无数道人影从城墙上下来,密密麻麻的箭矢对准了空地中间的人。

    蜀王刹那间面无血色。

    原本是三千人的联军,因为中间出了卧底,一下子变成两千人,他们傻乎乎的冲进了城门,却被人围在这里包了饺子,进退无路……

    “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争取宽大处理,若有反抗,格杀勿论!”王威手里拿着一只纸筒,大声道:“投降的站左边,不投降的站右边,大家动起来,动起来……”

    “跟我杀……”

    人群中,有一人刚说了几个字,便有一只羽箭从前方射出来,正中他的眉心。

    那人应声倒地,他附近之人立刻四散开来。

    看到这一幕,王威的声音变的冰冷,说道:“再有反抗,一律天罚伺候!”

    “大家不要怕,我们人多,跟我杀……”

    人群中,又有一人面上露出狠厉之色,只不过他话音刚落,身边却哗啦传来一阵动静,只见周围的人都像是躲避瘟疫一样,和他拉开了距离。

    众人心里清楚,他们被人围在这里,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要上面那些人不断放箭,就能轻易的解决他们,更别说对方还有天罚神器,威力不凡,若是对方扔过来一个,他们岂不是要受他的连累?

    城门口,王威已经点燃了一根香,继续举起他的喇叭,大声道:“投降的站左边,不投降的站右边,动起来,都动起来,你们只有一炷香时间,一炷香之后,马上放箭!”

    话音落地,人群中立刻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

    王威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大声道:“对,就是这样,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下……”

    不仅在人数上不占优势,还被对方包围,方右使不见踪影,圣教群龙无首,在王威的胁迫之下,只能站在左边。

    半柱香之后,蜀王看着身边仅剩的十余人,喃喃道:“走了,都走了……”

    李易从城墙上下来,走到蜀王面前。

    蜀王看了看身边的寥寥几人,又看了看那些光头,外面用箭指着他们的人,目光最终停留在李易身上。

    此时,距离他们初次见面,仅仅只过了不到四年时间。

    他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寒山寺。

    景和二年,寒山寺的梅花开的盛啊,他和自己最讨厌的李轩站在一起,从那个时候起,他对于这位已经暂露头角的景国才子,就不是那么喜欢。

    那个时候,他还是蜀王殿下,还是距离那个位置最近的亲王,他不计和李轩的仇怨,屈尊邀请他去王府赴宴……

    可他呢,他连同李轩,将他的宴会搅了个一团糟,让他成为了京都权贵圈中的笑话。

    然后,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在宫中将他殴打至重伤,继续逍遥法外……

    再然后,他把自己在朝中的力量一一拔除,他将自己赶出了京都,他让他距离那个位置,距离那个他梦想了二十多年的位置,越来越远。

    再然后------他让自己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崔家倒了,母妃死了,自己成为了逃犯,他成了景王,占了自己的封地,占了自己的王府……

    如今,好不容易让他找到了机会,能够一雪前耻的机会……

    可是,李易现在就站在他的对面,他们的距离从未如此之近,也从未如此之远。

    一见李易误终生。

    如果景和二年那个梅花盛开的冬天,他没有见到李易,该有多好?

    只是,没有如果。

    “咳!咳!”

    蜀王弯下身子,不住的咳嗽,他捂着嘴,却仍然有鲜血从指缝中渗出来。

    他猛地从一旁护卫的腰间抽出刀,向李易劈砍而去,脸上露出疯狂之色,“李易,李易,我要杀了你!”

    李易捏着刀尖,无论蜀王用多大的力气,长刀都不能寸进分毫。

    他略一用力,那把刀便从蜀王手中脱手而出,他随手将之扔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脆响。

    蜀王身体软倒在地,嘴角溢出鲜血,,低着头,大口的喘着粗气。

    “呵呵,你们,你们这些逆贼,逆贼,朕是皇帝,你们竟敢,竟敢造反……”

    某一个瞬间,他忽然抬起头,指着李易,大口喘息了几下,脸色不再苍白,居然变得红润,他从地上爬起来,一手叉腰,狂笑说道:“李易,景王,你只不过是一个王爷,见了朕,为何还不下跪!”

    “大逆不道,你这是大逆不道!”

    “朕要治你们的罪,朕要治你们的罪??!”

    “朕要杀了你,朕要把你抄家灭族……”

    ……

    李易看了看已经变的癫狂的蜀王,摇了摇头,挥手道:“把他带下去吧?!?br />
    “你们不要碰朕,不要碰朕……”蜀王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恐,大声道:“你们这些刁民,刁民……”

    “禁军何在,禁军何在?”

    “来人,护驾,护驾,这些刁民,这些刁民想害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