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王盖地虎!”

    就在几人心中惊骇的时候,林间忽然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山道之上,为首之人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宝塔镇河妖!是宝塔镇河妖,自己人,自己人!”

    “么哈么哈?”

    “萨瓦迪卡!”

    “脸红什么?”林中的声音有所缓和,又问了一句。

    那人立刻道:“精神焕发!”

    “怎么又黄了?”

    “防冷涂的蜡!”

    ……

    一番对答之后,林中才传来声音,“继续往前走,前面会有人接应你们?!?br />
    这就算是对上暗号了,几人这才放下心,心道这些光头果然是讲究,进寨子之前,还要对这么多的暗号,而且听起来就比较厉害,像是山贼的黑话……

    哪像自家殿下,学人就学全了,非要把暗号换成“蜀王不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他们在外面都不好意思和人提起。

    相比之下,这些光头的暗语虽然有些繁琐晦涩,颇为难记,但比蜀王殿下要脸多了……

    “多谢兄弟了!”

    其中一人对林中拱了拱手,几人很快消失在山道上。

    不多时,又有一道身影沿着山道缓缓而上。

    他走到某一棵树下的时候,停下脚步,看了看树林之内,嘴唇微动。

    “滴,滴滴!”

    他口中发出一长两短两道声音。

    像是“天王盖地虎”这种已经被他们淘汰的暗号是用来区分敌我的,他们内部的暗号早已升级,并且半月一换,若是有敌人想要冒充他们的同志,会死的很惨……

    “滴,滴滴!”

    他没有在原地站多久,很快,林中就传来了相同的回应,另一名挎着弓箭的青年从林中走出来,看着他,点头道:“回来了?!?br />
    “回来了?!蹦侨送懔说阃?,从袖中取出一物递过去,说道:“这是进攻计划和路线图,记得让他们走的时候带上?!?br />
    “带我向王爷和盟主问好?!?br />
    “急什么,就这几天了,到时候你自己问……”

    “走了……”

    “回见!”

    简短的交流之后,背着弓箭的青年再次隐匿在林中,另一人的身影也缓缓的消失在山道上。

    山顶,几人站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上,看着前方的城镇,呆若木鸡,有些迈不开步子……

    整洁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店铺,一排排整齐的木制房屋,从外面看过去,几乎一模一样,即便是在混乱之地以外,在景国的那些大城市中,也难以见到这样的景象。

    和这些光头的地盘相比,他们住的,顶多算是狗窝……

    ……

    这是李易在蜀州过的第一个年。

    虽然远离了京都,但是年味却更加浓郁了,或许是因为少了那么多的应酬,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家人,就像是他刚来这里的时候,过的那种纯粹的新年。

    唯一不同的是蜀州的百姓太热情了。

    短短几天时间,景王府就收到了几屋子的礼物,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也都代表了百姓的一番心意。

    但凡来府上送礼的百姓,李易也都让门房准备了红包,算是礼尚往来。

    蜀州现在已经开始飞速发展,百姓们的日子会过的越来越好,腰包自然也越来越鼓,虽然和他所期望的程度还有不小差距,但有些事情不能一蹴而就,一州之地,想要赶上京都,没有十年二十年的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

    接下来只要耐心等待就行。

    老方从外面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李易拆开之后,看了看,说道:“这么说,他们在永县还有一个暗子,有能力在正月十一晚上,悄悄打开西城门?”

    “他们是这么说的,但是没有说具体是谁?!崩戏降懔说阃?,说道:“我已经让老陈去查了,很简单,那天谁负责西城门的值守,就是谁了?!?br />
    很快,刺史府便来了人。

    李易看了看陈冲送过来的东西,平日里负责值守西城门的那名校尉,昨晚喝酒回家的时候,被人敲了闷棍,受了点伤,他的职责暂时由手下一队正代替。

    李易放下那张纸,小声道:“队正啊……”

    “姑爷,我忽然有一个想法?!崩戏较肓讼?,忽然开口道。

    李易回头望着他:“什么想法?”

    “我觉得埋伏人在城墙上放冷箭、泼滚油、扔石头……,这有些太麻烦了?!彼醋爬钜?,思索片刻,问道:“姑爷你觉得直接扔天罚怎么样?”

    李易怔了怔,“这……有些太过分了吧?”

    “不过分!”老方拍了拍大腿,说道:“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好,简单干脆直接,扔几个天罚下去,百姓还以为是过年放炮呢,天亮之前,让城防军过去洗地就行……”

    做人不能太老方,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扔几个天罚下去,炸的不是蜀王,也不是圣教乱匪,炸的都是生产力。

    蜀州现在即将步入平稳发展的阶段,等到这边的事情都安定下来,扫平了蜀王和方右使之后,就要正式的开始向混乱之地进军。

    那时候,才是最缺人手的时候。

    所以这些人不能炸。

    “还是准备弓箭手吧……”李易想了想,说道。

    老方看着他,问道:“万一他们反抗激烈,宁死不降呢?”

    李易考虑片刻,补充道:“天罚也多准备一些,以防万一……”

    ……

    一年到头,即便是平日里冷清寂寥的永县县城,也会变的热闹起来。

    这种热闹在年节的时候迎来了一个**,之后又逐渐回落,直到过了初十,才有复苏的迹象,城内所有百姓,都要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元宵了。

    今日已是正月十一。

    城内的街道上,人流还不算拥挤,几个月前,蜀州便取消了宵禁,但因为年节这段日子人流混杂,治安难以维持,元宵之前的这几天,亥时之后,就不允许百姓在街上走动了。

    此刻距离亥时还早,城中的店铺民房内依旧灯火通明,但州城之外,百姓们大都已经歇息入睡了。

    永县西城门,十里之外,幽暗难行的山道上,陡然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人影。

    人群最前面,方玉看了看身旁一人,低声说道:“告诉他们,再快一些,必须抓紧时间,子时之前,我们一定要赶到西城门外!”

    “是,护法!”那人应了一声,立刻转身向后方走去。

    在他身旁另一侧,蜀王回头问道:“你们在城里的人信得过吗?”

    方玉点了点头,沉声道:“放心,圣教之内的有些暗子,只有紫衣使以上才有资格接触,子时的时候,他们会打开西城门,到时候我们便长驱直入,你带人直冲景王府,我们负责解决永县的守兵,一个时辰之后,在西城门外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