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一份大礼!【1000月票加更】



    年节将至,永县的百姓们终于知道了西城门那边新盖的商场到底是怎么回事。

    店铺,全都是店铺,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的店铺……

    这里有酒楼,有勾栏,有客栈,有布庄,有成衣店,乐坊,珠宝铺……,有占据了整整五间店铺的菜场。

    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需要因为买几件东西就跑遍整个县城,在这小小的商场之中,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买不到的。

    以前住在西城门附近的百姓是永县最为穷困的人,在这几个月里,情况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各地而来的商人在商场中已经租不到店铺了,永县的土地暂时不许外商买卖,他们只能付给周边百姓高昂的租金,租借他们的房屋当做店铺。

    他们立刻成为县城内最富有的一拨人。

    生活发生变化的不只是这些人,以纺织为主的作坊,也为当地闲赋在家的女子提供了许多赚钱的方式,她们可以选择在家里织布,卖给布坊,也可以在布坊工作,每月拿到一定的工钱,还可以养蚕,将蚕丝出售……

    景国的布料和成衣,尤其是丝绸,在各国都十分受欢迎,生产再多的货物,都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男耕女织的传统没有改变,但娇弱的女子们,却用一双巧手,撑起了家中的大半边天。

    后来的研究表明,闻名景国的丝绸之乡永县,男子吃软饭、惧内的传统,便是由此而始的……

    虽然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永县百姓的消费能力有限,还是要靠这些来自各地的商人,即便是在永县进行的交易,要向当地官府支付一部分的税金,商场店铺的租金也不菲,但已经比他们冒着重重风险跋山涉水要好上太多太多了。

    刚刚开业两天,商场之中,就已经人满为患。

    毕竟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里面的许多店铺都是开业大酬宾和年底清仓大甩卖同时进行,双重优惠,错过了这个时候,可就要等到明年了。

    “全场十文,全场十文,十文钱你买不了吃亏,十文钱你买不了上当……”

    “掌柜的急着回家过年,亏本大甩卖,亏本大甩卖,最后两天,最后两天!”

    “掌柜的带着小姨子跑了,我们只好拿着如意露和香水抵工钱,全场一律半价,一律半价……”

    ……

    但凡这样吆喝的店铺,客人络绎不绝,直看得周围的同行目瞪口呆。

    十文,半价,亏本……,要是都这么做生意,那这世界上的商人早就饿死光了。

    这些景国的商人,当真是一点儿底线都没有了……

    银子就那么重要,为了银子,连脸面都不要了?

    但是看看对方拥挤的店铺,再看看他们店里的寥寥几人,其他人的面色开始变的复杂。

    终于有几人对自家店铺的伙计耳语了几句,那些伙计犹豫了片刻,走出店铺。

    “新店开张,第二件半价……”

    “买三赠一,买五赠二,买十赠五了??!”

    “开业酬宾,满一百文减十文,满三百文减五十文……”

    ……

    人群分出几拨,向那几家店铺狂奔而来。

    拥挤的人潮中,一名穿着蓝衣的男子走出商场,又回头看了许久,转头四顾,从另一个方向出了城门。

    商场对面,一处茶馆二楼,另一名蓝衣人收回视线,起身对对面的青年恭敬的说道:“许大人,此人名叫郑帮,是教内蓝衣使,在右使手下做事……”

    ……

    混乱之地,一名蓝衣人看着方玉说道:“护法,已经确定,那个地方的确被变成了坊市,我去亲眼看过了,那里的店铺生意很好,我们若是从西城门攻入,可先将那里的货物钱财抢掠一空,极为方便……”

    方玉低头想了想,问道:“永县的城防有什么动静?”

    蓝衣人想了想,说道:“没有异常动静,我已经接触过我们的那个暗子了,他说永县防卫并无调动迹象,如果有消息,他会立刻通知我们?!?br />
    方玉点了点头,说道:“正月十四动手!”

    “不妥!”

    蜀王大步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光头那边来人了,他们建议提前几天,正月十一动手,正月十五便是元宵,前三天县城必定会加强防卫,十一动手最适合,能将损失降到最低?!?br />
    方玉沉思片刻,觉得说他说的很有道理,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皱了皱眉,说道:“黄历上说,正月十一,忌出行?!?br />
    蜀王知道这圣教做事麻烦,但没想到这么这么麻烦,都有天后娘娘了,还信什么黄历,闻言皱了皱眉,问道:“黄历在哪里?”

    方玉随手一指桌上。

    蜀王走过去看了看,将之拿起来,笑道:“这是今年的,再过几天,可就到明年了,这黄历,过时了……”

    “就正月十一了?!彼醋欧接?,说道:“我派人去通知那些光头,现在就开始准备,争取万无一失!”

    方玉沉默了片刻,点头道:“好?!?br />
    两人又商议了片刻,蜀王匆匆离去。

    踏出大门,他抬头望着天空,嘴角扯出一个笑容,阴森道:“李易,景王……,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不是快要大婚了吗,本王就在你大婚之前,送你一份大礼!”

    屋内,方玉看了看身后一人,说道:“去拿一本新的黄历过来?!?br />
    “是,护法?!?br />
    那人点了点头,立刻走出去,很快就拿了一本新的黄历出来。

    “乙亥年正月十一,宜纳财?!?br />
    “这是天要我圣教纳财?!狈接穸源撕苈?,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你先出去吧?!?br />
    “是?!蹦墙掏阶叱鋈?,心中还有一个小小的疑惑。

    黄历上说宜纳财,但黄历上也没有说宜谁啊,万一------万一是宜对方呢?

    ……

    混乱之地,某处山头。

    几道人影在山道上艰难的爬行,累的气喘吁吁。

    “我说,有大路不走,为什么非要翻山越岭……”

    “你就别抱怨了,大路虽然被那些光头修的顺畅,但是走近路,还是要快一点,耽误了殿下的事情,小心脑袋?!?br />
    “你们说,那光头住的地方,真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山中之城,有酒楼有勾栏还有学堂,我怎么就不信呢……”

    “甭管信不信,一会儿亲眼看看就知道了?!?br />
    ……

    几人一边爬山,一边闲聊,爬到某处位置时,眼前忽然豁然开朗。

    一条通畅的大道蜿蜿蜒蜒直通山顶,放眼望去,似乎有建筑的影子隐藏在林间。

    几人刚刚向前走了几步,几根羽箭忽然从林中射出,斜插在他们前面的土地上。

    走在最前方的人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那箭头再往下偏上寸许,他的脚面就要被射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