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尚书省的官员说的是蜀州刺史陈冲刚刚快马加急送过来的一封折子。

    对于陈冲这个名字,所有人都不陌生。

    陈家曾经显赫一时,陈庆官拜侍中,是朝中几大支柱之一,陈冲陈给事中的大名,朝堂上下,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然,那是以前的陈家。

    后来蜀王失势,受崔家连累,陈家也很快败落,陈冲被削官抄家,竟沦落到在京都开了一家布庄谋生,这件事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是朝中官员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

    原以为陈家这辈子都没有崛起的机会了,可没想到这才只过去了一年时间,陈给事中摇身一变,就变成了蜀州刺史。

    蜀州是景王的封地,是景国最特殊的一个王爷的封地,蜀州刺史的任免朝廷无法干预,对此也不能横加指责。

    他们指责的是另一件事。

    据奏折上说,景王到了蜀州之后,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剿匪运动,蜀州多盗匪,这是百官都知道的事实,多年来,朝廷和地方官府多次围剿,却也没有多大的效果。

    久而久之,对此也就持放任的态度了。

    景王剿不剿匪他们不管,问题是剿匪就剿匪,不就是剿个匪吗,搞得像和齐国武国赵国同时开战一样,张口就是一百万两银子……

    国库虽然近两年没有那么吃紧了,但也不能这么挥霍。

    这分明就是讹诈!

    有人抬眼看了看那位义愤填膺的官员,问道:“那齐大人是觉得,我们选择第二条路好,蜀州五十年不上税?蜀州虽是景王的封地,但也是我景国的土地,这又成何体统?”

    那位齐大人挥了挥手,说道:“这两条路,我们一条都不走!”

    “这句话,你去和景王殿下,和陛下说吧?!蹦侨艘×艘⊥?,说了一句之后,便不再开口了。

    景王殿下在陛下那里,可比皇后还受宠,这封奏章若是直接递到陛下那里,怕是一百万两银子马上就会批下来。

    当初可是他们将景王逼到蜀州的,如今若是敢在这种事情上再落井下石,就算是景王远在蜀州不能奈何他们,陛下也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因为景王的离开,陛下和他们之间的矛盾,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化解。

    更何况,这件事情,也并没有那么的难以抉择。

    蜀州本就是朝廷的一块心病,说是不管吧,它的确是景国的国土,但若是管吧,那个地方又太乱,朝廷的手伸不到那么远,鸡肋一般的存在,只会拖朝廷的后腿,拉低国家的人均生产总值------户部的种种数据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所以在陛下将蜀州封给景王时,朝堂上几乎没有多少反对的声音,就算是蜀州五十年不上税,对于大局也没有任何影响。

    那个地方多乱啊,武国,齐国,混乱之地,好不容易把这个锅甩给了景王,可没有人愿意再捡起来。

    两位宰相不在,几位尚书省头脑商量了一番,最终拍板。

    把这封奏章呈上去,交给陛下和公主定夺。

    ……

    李轩已经脱离了吹肥皂泡的低级趣味,拿着一只三棱镜在阳光下摆弄,两岁的小女孩站在他的身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喃喃道:“爹爹怎么还没有变出来彩虹,李叔叔一下子就变出来了……”

    好不容易折腾出来色散现象,小姑娘高兴的直拍手,飞快的跑过去给自己的娘亲炫耀……

    “娘亲,爹爹刚才给小蕊变彩虹了……”

    不一会儿,王沁抱着小姑娘走过来,李轩看了看她,说道:“那家伙马上要成亲了,还一娶就是两个……”

    “陛下不也快成亲了吗,有什么好羡慕的,羡慕景王能够娶两个吗?”王沁看了看他,说道:“陛下若是愿意,可以比景王娶得更多,除了贵妃,还可以再多纳几个妃子……”

    “这是什么话,我有他那么花心那么禽兽吗?”李轩将母子两个揽进怀里,大义凛然的说道。

    王沁脸色微红,轻轻掐了他一下,“都是做皇帝的人了,还没个正形,小蕊还在呢……”

    小姑娘捂着眼睛,连忙道:“小蕊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一家三口嬉笑打闹了一阵,王沁带着小女孩去睡觉了,李轩走回殿中,将最上面的一封奏章打开。

    他只是扫了一眼,就用朱笔,在“蜀州五十年不上税”这几个字上画了一个圈。

    他叹了口气,说道:“真想亲眼看看,你能把蜀州变成什么样子……”

    之所以选择这一条,不是因为他舍不得银子,因为他知道,区区一百万两银子,怎能和被他治理的蜀州相比。

    只因为他如果不勾选第二条,下个月,他就收不到任何回信了……

    更重要的是,据他所描述的,蜀州……是个好地方啊,听起来,似乎比京都要好玩多了……

    ……

    蜀州,刺史府,陈冲看着李易送过来的圣旨,只觉得嘴唇有些发干。

    陛下竟然真的同意了!

    同意让蜀州在这五十年里自由发展,不用向朝廷缴纳税金……

    这可是圣旨啊,君无戏言,更没有儿戏的圣旨。

    朝中百官,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对于蜀州,当初他们要扔下,扔下就扔下,但蜀州可不是他们想扔就扔,想捡就能捡的,今日以后,他们就只能看着富庶的蜀州眼红了。

    跟在李易身边这么久,他现在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李易当初在京都的时候,一直不愿意进入朝堂了。

    因为朝堂上的------根本就是一群猪??!

    可以想象,若是朝廷这么多年不横加干预,让蜀州自由发展,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能一步步坐上给事中的位置,靠的不是陈家,所以他能够看清,用不了五十年,蜀州就会变得比庆安府,比京都更加富庶,不知道到时候,他们还不会心疼那一百万两银子?

    景王府。

    李易看着老方,问道:“除了圣旨,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了?”

    老方点了点头,说道:“还有一封信?!?br />
    李易随口问了一句:“李轩的?”

    老方摇了摇头,说道:“公主的?!?br />
    李易愣了愣,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哪个公主?”

    “长公主?!?br />
    “???”李易猛地从座位上起来,“长公主来信了,你怎么不早说,快拿给我看看!”

    老方后退一步,摇了摇头,说道:“长公主是来信了,不过不是给姑爷的?!?br />
    李易愣在原地,长公主来信不是给他的还能是给谁的,给永宁,给如仪?

    总不会是给柳二小姐的吧!

    老方看着他,解释道:“这封信是长公主写给二小姐的?!?br />
    “什么,明珠给如意的?”

    李易再次怔住,明珠和如意------她们的两个的关系似乎还没有好到互相写信的地步吧?

    再说了,自己给她写了那么多信,她都不回自己一封,居然会主动给柳二小姐写,这不合常理,也没有天理。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信,你让我看看?!?br />
    老方从袖中将那封信取出来,放在桌上。

    “让你平时多读书的!”李易看了看信,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指着信封上面的字说道:“你看,这上面明明写的“李易亲启”,怎么就是写给如意的呢?你虽然不识字,但是也不能瞎说……”

    老方看起来有些伤心,说道:“姑爷,你这是侮辱人,我虽然不识字,但我识数……,“李易亲启”是四个字,“柳如意亲启”是五个字?!?br />
    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而且我问过那驿差了,这封信的确是给二小姐的,姑爷你不要骗我,也不要自己骗自己……”

    “……”

    李易总算知道老方的武功为什么停滞不前了,不学无术,简直是不学无术!

    不好好练功居然偷着学习------他以前明明是不识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