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旁的宦官宫女对于陛下的这种癫狂行为早已习惯,每当陛下认真思考的时候就会这样。

    和陛下做的其他事情相比,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一个月前,陛下将文武百官、满朝权贵都聚集在立政殿前,遣两名宦官在金殿之顶,将一大一小两个铁球从同一高度同时扔下。

    在无数官员权贵的亲眼见证之下,铁球同时落地。

    科学院借此提出自由落体的概念,并推算出了考虑空气阻力下重力加速度的数值,据说科学院的很多研究,都是基于这个理念产生的。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重力加速度,但是这一个实验传遍京都之后,几天之内便疯了三名大儒,此后再无人敢质疑科学院。

    据说,这一个现象,是陛下早年受一奇女子的启发才发现的。

    正是因为那名女子,陛下才一步步走上了研究天地至理的道路,为了纪念那名奇女子,陛下将此实验命名为“小环自由落体”实验。

    此后,每年的十一月五日,为景国科技日。

    后世对于此实验,亦有极高的评价,将其誉为“景国十大最美物理实验”之首,此实验打破僵化思维,启发民智,对于后人影响深远。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注:没错,我又抄书评了,感谢起点书友“springwood11”的脑洞…】

    ……

    两个时辰后。

    李轩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面色略有苍白,终于看到了重点。

    “肥皂泡呈现彩色是光在前后膜的反射光叠加产生的,属于光的干涉现象?!?br />
    他怔了怔,如果问题的答案就只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那么他前面看的那些“波粒二象性,广义相对论,量子理论,薛定谔的猫,墨菲定律,洛必达法则……”,这些折腾的他欲仙欲死死去活来都没有看懂的东西,都是李易用来凑字数的?

    薛定谔的猫……,薛定谔和薛老将军有什么关系,明知道箱子可能有毒还把猫放进去,有考虑过猫的感受吗?

    墨菲是谁,墨家传人吗,看他提出的定律,和墨家思想没有任何联系啊,洛必达又是什么东西,极限是什么,为什么要求导……

    如果跑的足够快,那么他的悲伤就追不上他,这就是相对论?可这和他问的问题又有什么关系?

    在原地怔了许久,他脸上才露出羞怒之色,重新坐回去,拿起那张信纸,片刻后,猛地拍了拍桌子,怒道:“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这次居然凑了四千三百八十一个字!”

    “皇兄,是先生来信了吗?”一道身影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李轩,小声问道。

    李轩看着静静的站在他面前,面带微笑,只是略有期待的望着他的少女,脸上一丝心疼之色迅速闪过,随后就笑着说道:“是啊,他说端儿很想你,还说想要快快长大回来看你呢?!?br />
    女孩子笑着说道:“我也想端儿了,不知道他有没有长高,长了几颗牙了……”

    “我这封信上没有说……”李轩从桌上取出另一封信,递给她,说道:“这是他给你的信,上面或许有写也说不定,对了,还有一封你皇姐的信,你一会儿回宫的时候,顺便给她送去?!?br />
    “谢谢轩哥哥……”

    她接过信封,这时,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外面跑进来,跑过门口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跤,不等宦官宫女上前搀扶,便自己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跑到李轩身边,扬起小脸问道:“爹爹爹爹,是不是端儿回来了?”

    李轩将她抱起来,说道:“端儿还没有回来,等到小蕊再长大一些,端儿就能回来和你一起玩了……”

    刚过两岁的小姑娘咬了咬手指,认真的说道:“那小蕊要快点长大……”

    ……

    皇宫,某处宫殿,女孩子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喃喃道:“端儿已经有二十颗牙了,个头……”

    她站起身,比划了一下,喃喃道:“个头都到我的腰这里了,等到他再长大些,就抱不动他了……”

    她将信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才将那封信装进信封,放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锁好。

    盒子里已经躺了好几封信了,每月一封,到现在有整整八封信,也就是说,先生走了有整整八个月了。

    收到先生第一封信的时候,她满心都是欢喜,高兴的好几天都没有睡着,后来提笔回信,写了好多页好多页,写的手腕都酸了……

    她有好多话想对先生说,她想喝先生熬的汤了,想吃先生给她买的糖人了,想让先生把她架在脖子上看热闹……

    后来她又将那些信纸一张张烧掉。

    再多的信纸也写不完她想对先生说的话,她相信她想说的那些话,先生都知道。

    “不知道先生给皇姐的那封信里写了什么?”她看了看桌上的另一封信封,将之拿起来,走出宫殿,往晨露殿的方向走去。

    晨露殿。

    刚刚练完功,换了衣服洗了澡的公主殿下走回大殿,看着站在殿中的一名老者问道:“一年之期将至,常总管有什么打算?”

    常德抬起头,说道:“这京都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老奴打算去外面看看,这曾经是陛下的夙愿,如今只能让老奴代陛下完成了?!?br />
    李明珠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了。

    常德转身走出大殿,一只脚迈出去之后,又再次迈回来,问道:“老奴多嘴问一句,公主殿下以后又有何打算呢?”

    “常总管?!笔倌鞔油饷孀呓?,对常德微微点头,然后将那封信交给李明珠,笑道:“皇姐,先生来信了?!?br />
    李明珠接过信,才想到常德刚才的问题,不过当他抬头望过去的时候,殿门口已经没有任何人影了。

    她将信封收起来,问身边的少女道:“又要管学院,又要管女子联合会,要是觉得累的话,就先放下一个吧?!?br />
    “不累?!鄙倥×艘⊥?,说道:“每天忙一点挺好的,也能学到许多书上学不到的东西,倒是皇姐不要太忙了,先生说让我盯着你点,不要让你总是熬夜,说女孩子熬夜会变老的……”

    李明珠点点头,他每次给自己的信里也会提到此事。

    他说女子熬夜容易变老,容易增长皱纹,容易内分泌失调导致月事不规律继而导致胸变小……

    还说她以后要是变成一个黄脸婆可就真的没人要了……

    所以她从来都不在寿宁的面前拆开李易给她的信,小女孩不能看这个。

    他离开以后,反而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只是蜀州和京都隔着何止千里,她的手伸不到那里。

    她想了想,坐下来,取来纸笔开始写信。

    女孩子好奇的走到一边,问道:“皇姐,你要给先生回信吗?”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写给你如意姐姐的?!?br />
    ……

    尚书省,一名官员将蜀州刺史寄过来的奏章狠狠的摔在桌上,怒道:“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一百万两银子,一百万两银子都足够和齐国打好几场大仗了,他们剿什么匪需要这么多钱,当国库的银子是凭空变出来的吗?”

    “这种无理要求,绝对不能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