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国商人看了看他,笑道:“这位客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是不是皇家的东西,您仔细瞧瞧就知道了?!?br />
    李易的确看出来了,这钗子不是凡品。

    凤头钗,除了一国皇后,无论谁用都是大罪,没有几个人有胆子伪造出这种钗子来售卖,而且从质地,做工精细程度上看,也的确像是皇室用的东西。

    那武国商人看他的表情,心中一喜,忙问道:“公子,一千两买这支钗子,很值吧?”

    李易瞥了他一眼,将那钗子收起来,说道:“刚才不是说四百九十八两吗,我再给你加二两,五百两整,这钗子我要了?!?br />
    “客官,这……”那武国商人脸色一垮,刚才真是不该多说那几句,那官差明明不买,自己白喊那么几句,现在五百两银子就这么飞了……

    不过他也知道,这东西出手不容易,能有五百两也是赚了,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咬牙说道:“五百两就五百两,行!”

    李易身后,刚才那女子看着他,撇了撇嘴说道:“五百两就买这么一个假货,傻不傻啊……”

    武国商人大怒,看着她大声道:“什么假的,你以为人家这位公子也和你们一样不识货!”

    那女子刚要说话,却发现身旁的男子猛地拽了拽她的胳膊。

    没等她发问,便看到自家相公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那官差面色苍白,看着前方的年轻人,颤声道:“见过景王殿下,贱内不认识殿下,有所冲撞,还望殿下恕罪!”

    “景,景王殿下!”

    那女子闻言,脸色一白,也随着自家相公跪了下去。

    至于那武国商人,得知眼前之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景王殿下之后,早就呆立原地,身体抖如筛糠了。

    “哪里,哪里?”

    “景王殿下,殿下在哪里?”

    “我还没见过殿下长什么样子呢!”

    ……

    “钗子的钱,去景王府结?!?br />
    见街面上已经引起了骚乱,李易看了那武国商人一眼,一只手拉着如仪,一只手牵着若卿,飞快的消失在前方的小巷中。

    起初是他拉着如仪和若卿跑,后来是如仪一边一个带着他们在天上飞。

    这才摆脱了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永县百姓。

    飞回景王府,坐在小院子里,呼吸许久才平复下来。

    这种场面,只在上辈子有一次他路过机场,看到某个一线大腕明星接机的粉丝这么狂热和疯狂过。

    想不到自己居然也有这么一天,看来习武是对的,要是没有在天上飞的本事,遇到这些粉丝们,可能有些招架不住。

    除此之外,还得督促若卿好好习武,尤其是要练好轻功,圣教在齐国有十万信众,想想到时候的场面就有些瘆得慌。

    会飞的娘娘才镇得住场子。

    喝了一杯小珠昨天研究出来的新式鸡尾酒,这才将刚才买回来的那只钗子拿了出来。

    李易对于宫廷十分熟悉,因此在第一眼看到这钗子的时候,就知道它不是凡物。

    只是没有想到,这居然是文德皇后临死之前戴过的。

    文德皇后是武国前一位皇后,在当今的武国皇帝杀兄弑父之后,自尽身亡。

    如今自然能够确定,杨柳青便是武国公主,在武国皇帝谋逆篡位之后,逃离皇宫,那么这位文德皇后,就是杨柳青的母亲了。

    既然看到了,他自然得帮她将文德皇后的遗物收起来,等到以后见到的时候,再还给她。

    几个月前,有关杨柳青的消息,便直接断掉了。

    这自然不是因为她出了什么事情,只是武国如今群雄并起,乱象丛生,朝廷对于这些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她更是重点需要关注的对象,若是不隐藏踪迹,势必会引来朝廷的围剿。

    无论是柳盟还是勾栏,在武国都没有什么消息来源,武国朝廷都找不到杨柳青,李易自己当然更不可能找到。

    柳二小姐最近没有提去武国的事情,柳盟需要在蜀州重新扎根,她作为盟主,有很多事情都要亲自出面。

    当然,更重要的是,就算是他们两个人,再将整个柳盟都加上,也不能和一国抗衡。

    如今的柳二小姐,早已经改掉了那种莽撞的性子,除了对他一言不合就动手,已经不会再有那种不过脑子的冲动了。

    回想起来,她这几年的变化真的很大,但最大的变化还是体现在厨艺上。

    女大十八变,仙子落凡尘。

    两年之前,看着被她烧成碳的鸡块,他绝对想象不到,有一天他会对柳二小姐做的菜心心念念。

    老方从门口探出头,说道:“姑爷,外面有个人,说是你在他那里买了钗子,没付钱……”

    正好还有些细节要问那个武国商人,未免以后闹了乌龙,李易回过头,说道:“让他进来?!?br />
    不一会儿,刚才见过的那武国商人便战战兢兢的走过来,恭敬的躬身道:“小人见过王爷?!?br />
    他此刻心中是有些忐忑的,如果买他钗子的那人,不是蜀州人人称颂的景王殿下,他是绝计不敢到王府来要银子的。

    本想着拿了银子就走,没想到居然被景王召了来……

    李易看了看他,随口道:“你还真敢过来?”

    噗通!

    那武国商人脸色发白,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恸哭道:“殿下,银子小人不要了,那钗子就算是小人送给殿下的,殿下饶命,饶命??!”

    “谁要你的命了?”李易看了看他,说道:“起来说话,我且问你,既然这钗子是文德皇后的遗物,又怎么会在你这里?”

    那武国商人见景王没有发怒的意思,却是还没有站起来,跪在地上,小心的说道:“回殿下,这钗子,是文德皇后自尽之后,她的一位贴身宫女偷偷拿出来的,在武国,没有人敢沾染此物,几经转手,就到了我这里,小人想着,来这蜀州,说不定能卖出去……”

    李易又问了几个问题,这武国商人都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的回答了出来,也不似作假,更何况,还有他的眼力,心中已经可以确定,这凤头钗,便是杨柳青母亲的遗物了。

    “行了,你下去吧?!崩钜卓戳丝蠢戏?,说道:“拿一千两银子给他?!?br />
    那武国商人怔了怔,连忙说道:“殿下,您是不是记错了,是五百两……”

    李易挥了挥手,“那就给五百两吧?!?br />
    “------”

    直到走出景王府,那武国商人才抬起手掌看了看,忽然猛地抬起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抽了几巴掌。

    ……

    小院里面,李易拿着那钗子仔细端详,老方再次从外面跑进来,大声说道:“姑爷,京都来信了!”

    钗子的事情先放在一边,李易将驿站刚刚送过来的几封信拆开来看。

    每隔一个月,他都会给京都寄几封信,同样也会收到数封。

    他先打开第一封,这封信是老奶奶写来的,也只是说了京都李家的近况,一切都好,让他不要担心,谈及蜀州又偏又乱,告诫他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

    再有就是询问如仪若卿醉墨她们的情况了,连小环和如意都问了几句,又问了她的宝贝曾孙之后,告诉他和她们要赶快为李家开枝散叶,有生之年,她还想多抱几个曾孙曾孙女。

    和如仪若卿醉墨如意小环为李家开枝散叶,老夫人到底是年纪大,老糊涂了,连里面混进去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都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