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王他们把动手的日子推迟了半个月,放在元宵之前,李易也只能被动的接受,总不能把刀架在脖子上逼他,那也太不人性化了。

    有来有往,大家有问题商量,各抒己见,互相妥协,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比如自己帮他参谋好了时间和路线,他觉得过个年再动手好,自己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大家元宵见,这就把事情定下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多了,蜀州要想发展,在肃清吏治和匪患,以及蜀王这个不稳定因素之后,第一个要清除的,便是那些闭锁或者说过时的政策。

    眼下,对于蜀州的普通百姓来说,农业依然是最重要也是最基础的,这事关他们能不能吃饱饭,饿不饿肚子的问题。

    在此基础上,才要强调工农商齐头并进,共同发展。

    他们这些日子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降低关税,招商引资,取消宵禁,开放夜市,建造作坊,为闲赋在家的女子提供大量的工作岗位,作坊之内生产出来的商品,再卖给诸国商人……

    蜀州将会成为景国第一个经济特区。

    ……

    再次和如仪若卿走在永县的街道之上,这里已经和几个月前看到的大不相同。

    以前的永县街道,又脏又乱,垃圾随处可见,污水沟遍地,路过某些路段的时候,还得掩住口鼻。

    现在的街道则是有专人清扫,不说一尘不染,至少没有了那种脏乱的感觉。

    永县县衙这么做,当然不只是为了落实刺史大人的政策。

    自从蜀州关税和商法改制之后,在短时间之内,就吸引了来自景国齐国,甚至还有武国的商人。

    蜀州的地理位置本就特殊,是这些商人来往各国的必经之地,如今商法改制之后,放眼几国,没有任何一州比蜀州对这些商人更加友好的了。

    每天都有来自各地的货物在此交汇,不需要再到处奔波,他们想要买到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在永县找到,自由贸易。

    高兴的不止是商人,永县的官员比他们更加高兴。

    虽然对于外商的税率减少了,但总税额却是十倍数十倍的增长,那些商人来此,要租店铺,要租土地盖作坊,这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虽然这些银子都不能动,但是看着也高兴??!

    更何况,这些银子,最终也是会用到蜀州,这其中就包括他们的奖金,稍微有点业绩,单是年终奖,也抵得上一年的俸禄了。

    在这之前,他们还以为这是新来的陈刺史脑袋进了水,如今才意识到,这分明是景王殿下眼光独到,远见明察……

    “据说,景王殿下马上就要大婚了……”

    “是听说了,过几天,全城的勾栏要免费义演三天,这下可以痛痛快快的看个够!”

    “殿下才来蜀州几个月,这官也变好了,匪也没有了,日子一天一个样,我家婆姨在布坊织布,一天就能赚三十文,我这一天累死累活才几个子,唉……”

    “你就偷着笑吧,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多少年,才把殿下盼来了,这次殿下大婚,总得表示表示,家里的鸡蛋都快攒了一筐了,虽然不值几个钱,但也算是一点小小的心意……”

    ……

    李易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露过几次面,所以可以和如仪若卿像这样走在大街上,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

    如仪以前说过,想要将柳家的功夫传下去,李易托若卿从勾栏里面挑了十几个适龄的女孩子,她现在没事了就教教她们功夫,当然,顺便也会带上醉墨和若卿她们。

    虽说醉墨和若卿她们早就过了学功夫的年纪,这辈子的成就有限,不可能成为像她甚至是像柳二小姐那样的高手纵横武林,但有一位宗师教导,进境也不会慢,反倒是让向来疲懒的李易产生了一些压力。

    她们的身手变的厉害了,他可就很难再振起夫纲了……

    若卿还好,醉墨的性子,婚后的日子会怎么样,到底谁上谁下,谁主动谁被动,还真有些不好说……

    不过,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能上能下,也不必在意这些……

    醉墨的嫁衣早就绣好了,如今先帝驾崩一年之期将过,等到明年年初,就该把欠她们的婚礼还给她们了。

    路边的一处小摊旁,如仪和若卿走过去,拿起了一支精致的钗子,插在若卿头上,说道:“这支钗子和妹妹挺配的……”

    李易看了看,这钗子的确精致,看风格,不像是出自景国,现在的永县,各国商人齐聚,街边随便一个小摊,就能淘到不少好东西。

    两人身边,另一个女子也拿起一支,回头对一名穿着衙服的男子说道:“相公,这个钗子好看,我要这支……”

    那官差皱起眉头,说道:“昨天不是刚刚给你买了一支吗,怎么还要……”

    那女子拽着他的胳膊,使劲摇了摇,嗔道:“不行,我要,我要,人家就是要嘛……”

    “好好好……”

    那官差急忙答应,他现在听到她说“我要”就会不自觉地腿软,什么**一夜值千金,都是骗人的,婚前好好一姑娘,婚后怎么就这样了……

    习惯性的扶了扶腰,看着那商人问道:“这支钗子怎么卖?”

    “客官真是好眼力!”那商人见他挑了那只钗子,眼前一亮,说道:“这可是文德皇后自尽之时,头上戴的钗子,是无价之宝啊……”

    “骗谁呢,哪个皇后自尽了,再胡说八道抓你去见官!”那官差瞪了他一眼,要不是县令大人让他们对待这些商人好一点,仅凭他刚才捏造的这些谎言,就足够让他蜕一层皮了。

    “是武国的文德皇后??!”那商人急忙摇头,说道:“这位大人您可以仔细看看,这样式,这材质,这真的是货真价实皇家的东西,要不是这里是景国,我也不敢卖啊……”

    那官差看了看他,摇头道:“你就直接说多少钱吧?!?br />
    “一千两!”那武国商人看着他,说道:“不妨实话告诉客官,这钗子是武国文德皇后遗物,也只有在这里才敢卖,一千两,一千两不能再低了!”

    “我们走!”

    那官差拉着女子的手,转身就走,一千两,一千文他都要考虑考虑,一千两,把他卖了也不够。

    那女子也知道这东西不是他们能够买得起的,留恋的看了一眼之后,只能叹口气离开。

    “客官别走,别走!”那武国商人见他们要走,立刻道:“再减二两,九九八,九百九十八两怎么样……,哎,客官,再减五百两,四百九十八,四百九十八也行啊……”

    “慢着?!?br />
    李易将刚才那支钗子拿起来,看着那武国商人,问道:“你说这是武国文德皇后的遗物,可有证据?”

    那武国商人愣了愣,没想到走了一位,又来了一位,眼前的这位公子看起来,可比刚才那位要有钱多了,仅从他身边两位女伴的衣装打扮就可以看出来。

    而刚才转身离去的那位官差,闻言也停下脚步,回头望着那人的背影,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傻到想花一千两银子,买下这么一个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