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已经看到了眼前有金山银山闪过,齐国商人眼中精光闪烁,看着那小吏,问道:“聂大哥,你看,我能不能也在这里租一间店铺……”

    “先到先得,交了定金就能预定?!蹦切±艨醋潘?,说道:“今天可以,过些日子,可能就没位置了?!?br />
    那齐国商人立刻道:“谢谢聂大哥,在哪里交定金,我现在就去!”

    户房小吏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谢我,都是政策好……”

    齐国商人连连摇头:“要不是聂大哥你,我此刻已经在去京都的路上了,哪里遇得到这等好事,待交了定金,还有重谢!”

    这个月的业绩还差几个,户房小吏想了想,说道:“你要真想谢我,就把你的商人朋友再介绍给我几个……”

    ……

    交了定金,从衙门登记的地方出来,那齐国商人再次恭敬的对那小吏行了一礼,认真道:“大恩不言谢,若是聂大哥以后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尽管开口,我一定不会推辞!”

    “客气客气……”那小吏摆了摆手,说道:“你不是要买布吗,我带你去布坊看看,据说京都的布坊和我们蜀州的是一家,你先看看再说……”

    齐国商人拱手道:“好,好,又要麻烦聂大哥了……”

    话音刚落,耳边忽然传来一道争吵的声音。

    “那明明是我的客人,你小子居然敢和我争!”

    “什么你的客人,谁让你走那么慢的?”

    “你这个月业绩已经够了,就不能让给我一个?”

    “谁会和钱过不去?”

    ……

    那齐国商人看着两名衙役互相拉扯着进了衙门,看了看一旁的小吏,问道:“聂大哥,这是……”

    那小吏摆了摆手,说道:“别管他们了,我们走我们的……”

    虽然是农闲时候,但永县的百姓这些日子却过的颇为充实。

    每天天不亮,同村有几把力气的汉子五个一伙,十个一帮,去州城盖房子,中午管一顿饭,吃的是面条,管饱,天黑回来,工钱每天二十文,日结。

    种庄稼一天可种不出二十文钱来,他们别的本事没有,力气可不缺,干一天赚二十文,隔几天还能狠下心,买一壶小酒,割二两肉回来开开荤……

    吴老三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位。

    之所以叫吴老三,是因为他在家里排行老三,前面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出生没多久就夭折了,一个十几年前被山贼害了,老吴家就剩下他一个。

    想到这件事情,他的心里就有些可惜。

    二哥没福气死得早,要不然,也能看看这天下无贼的场面了。

    还是景王殿下好啊,为蜀州百姓做了这么一件大实事,就是看人不怎么准,找了一个刺史脑子有病,城门口建商铺,还围成一圈盖……

    不过细想起来,要是这刺史脑子正常,他哪来的一天二十文赚,又哪里有闲钱给自己婆姨买徐福记的蜜饯果子……

    所以,找了一个脑子有病的刺史------还是景王殿下好!

    说到自家婆姨,她跟着自己这么久,都没享过什么福,家里揭不开锅的时候,还是她织布赚钱贴补家用,真是苦了她了……

    他将今天花了十文钱买到的蜜饯从怀里拿出来,推开家门,大声道:“一娘,我回来了!”

    一名妇人从房间里面走出来,说道:“回来了,快进来吧,我马上就做饭?!?br />
    吴老三走进来,皱眉问道:“你今天干什么去了,怎么才做饭?”

    那妇人小声说道:“今天城里的布坊招人,我让三婶陪我去看了看……”

    “布坊招人,你去干什么?”吴老三皱起眉头,说道:“你一个女人,不好好的待在家里,别整天出去乱跑!”

    他将一个纸包扔在桌上,说道:“赚钱的事情,我们男人来就行了,你们女人一天能赚二十文吗,这是我今天从徐福记给你买的蜜饯,你尝尝,喜欢的话,过几天我再给你买……”

    “我知道了……”那妇人打开纸包,小声说道。

    吴老三自己拿了一个冷馒头啃着,随口问道:“对了,你说的那布坊,一天给你们多少钱?”

    “三百文?!?br />
    吴老三咬了一口馒头,脸上的表情怔住,看着他,声音含糊的问道:“多少,三文钱?”

    那妇人吃了一口蜜饯,小声道:“别人都是三十文,我把我以前织的布拿给她们看了,她们说我织的好,织出来的花好看,让我教那些人织布,一天给我三百文?!?br />
    吴老三在原地愣了好一会,抓起水壶猛灌,好不容易咽下了噎住的馒头,放下水壶,猛地一拍桌子,大声道:“你说你一个女人,整天待在家里就不无聊吗,有机会还是要多出去看看……,你说的那布坊在哪里,明天带我也去看看……”

    “人家只招女子的……”

    “……”

    “我难道不知道她们只招女子吗?”吴老三看着她,肃然说道:“我是替你看看,看看她们是不是骗人的,你们这些女人,最容易上当受骗了……”

    “不会,那是景王府的作坊,不会骗人……”

    吴老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手中的纸包,将冷馒头放在一边,抿了抿嘴唇,说道:“来,那蜜饯让我尝一块……”

    ……

    混乱之地。

    方玉放下一张纸笺,说道:“盖商铺,这个李易,到底在干什么?”

    他回头看了看那紫衣人,问道:“消息属实吗?”

    紫衣人点了点头,说道:“已经找当地的百姓问过了,他们是要在那里盖一个商场,据说是年前就要开张……”

    圣教负责蜀州的几位使者已经全都失去了联系,这也意味着他们无法联系到蜀州的信徒,想要获取情报,只能通过当地百姓。

    方玉眉头皱起,喃喃道:“为什么偏偏是西城门……”

    “你傻啊,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只有西城门最无用处,常年不开,不选西城门,难道选其他三个?”蜀王从旁走过来,看了看他,说道:“你可能不知道,这李易最厉害的,不是治国,而是经商,他应该是要在年节的时候,好好赚一笔,那些各地的商人,不也被他想办法留在蜀州了吗……”

    方玉摇了摇头,“我只是担心……”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笔裢跻×艘⊥?,说道:“蜀州常驻兵三千,永县能调动的,最多不过两千之数,也都是一群散兵游勇,根本不足为惧,只要你们的人能够打开城门,就没有人能够阻拦我们?!?br />
    “这我知道?!狈接褚×艘⊥?,说道:“只是……,还是小心为上?!?br />
    蜀王摇了摇头,脸上反倒露出兴奋之色,说道:“我倒是觉得,等到过了元宵再动手最适合,等他赚够了银子,那时候,就可以宰一只肥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