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靠近永县西侧城门的百姓这几天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向来冷清,平日里没有多少人经过,甚至大多数时候连城门都不开的城墙之下,这几天动静颇大。

    起初他们以为是官府吃饱了撑的钱多的没地方花想要修缮城墙,后来才听人说,他们是要在这里建造一个“商场”,打造什么“商圈”之类的。

    商场和商圈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不知道,但是意思却大致听懂了。

    新上任的刺史大人在西城墙画了一个大圈,打算在这里盖一排店铺,至于为什么不在街道上盖,非要围着城门,他们将之归结为刺史大人脑子有病。

    永县已经有坊市了,也足够百姓日常使用,刺史大人非要再劳民伤财建造一个大的,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但仔细想想,也不能说是劳民伤财,毕竟这次不仅不向百姓要钱,但凡来此做工的人,每天还能领到二十文的工钱。

    二十文啊,对于只靠种地为生的农户百姓来说,得好一阵子赚,这可是天上掉铜钱的事情,正巧现在又是农闲,放着这么好的活不干,简直是和刺史大人一样脑子坏掉了。

    一时间,永县县衙的门槛隔两天就会被人踏断一条,来者皆是想要去西城墙做工的百姓,在县衙登记之后,由衙差带领,当天就可以拿到二十文钱。

    官府对于想要做工的百姓来者不拒,来多少收多少,没办法,工期紧任务重,那些店铺在年节前就要投入使用,如今距离过年只有三个月时间,也就是说,最多两个月,他们就得完工,否则,上到官吏,下到衙役,都要受到惩罚。

    据说,这都是那位新任陈刺史的主意,农闲时候有钱赚的百姓心中高兴,永县的官吏却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偷偷咒骂那位陈刺史,见过喜欢折腾的上级,就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

    工房的官吏和衙役们负责这项工程的督建,因为人数不够,还要向其他几房借人。

    除了工房之外,户房的官差也不好过。

    陈刺史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非得让他们将各地的商人都尽量留在蜀州,这可不比监工盖房子,没有个三寸不烂之舌和坚持不懈的毅力,干不了这种活……

    一名户房衙役刚送走一个商队,走回城门口的时候,抿了抿因为说话太多而变的干涩的嘴唇,忍不住小声骂道:“陈刺史,真他娘的……”

    一抬头,见城门口一名守卫正看着他,与其视线对视一眼,摇了摇头,说道:“陈刺史殚精竭虑,如此为蜀州的百姓着想------也不知道他娘的身体好不好……”

    ……

    永县,东边城门。

    一行商队停在城门外,为首的一名富态男子回头对身后的一名光头说道:“几位大哥,这一路上,多谢你们了?!?br />
    那光头摆了摆手,说道:“打开门做买卖,有什么谢不谢的,以后要合作,还找我们,你知道怎么联系吧?”

    “知道知道?!蹦歉惶凶拥懔说阃?,说道:“我们回来的时候,还找几位大哥?!?br />
    光头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说道:“那行,回头见!”

    “几位大哥走好!”

    和几人告别,富态男子看着永县城门,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自从混乱之地变的好走了之后,他们这一行过来,要节省很多银子。

    听路上遇到的商队说,蜀州的匪患现在已经被彻底的清除了,再也不用担心好不容易从齐国过来,所有的货物钱财都葬送在山贼手里,蜀州这条路,以后就能大胆的走了。

    混乱之地到蜀州,人好,路也好,他现在看到光头,心中就会升起一种亲切感。

    这一丝亲切感,在看到一名穿着衙服的人向他们走来的时候,立刻消失殆尽。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躲得了齐国躲不了景国,蜀州是他们绕不过去的地方,这里的关税之严,足以让许多小商人闻之却步。

    “这位官爷……”他脸上赔笑,刚刚开口,那官差却快步的走过来,脸上露出笑容,问道:“你们是从齐国过来的商人吧?”

    看到向来对他们爱搭不理,总是板着一副棺材脸的官差脸上露出这么恐怖的笑容,富态男子心中立刻咯噔一下。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官差居然笑的这么灿烂,看来他们这次麻烦大了!

    他心中忐忑:“官爷……”

    “哎,别这么客气,先进来,先进来……”那官差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引领他们进入县城,富态男子心中反倒是更加忐忑。

    无论是在景国还是齐国,官府都是设卡收税,齐国严重抑商,十税二,至于何为十何为二,也是官老爷说了算,因此在齐国,若是无官方背景,经商是很难的事情。

    自景国税法改制之后,在农事稳定的情况下,对于商人远没有齐国那样抑制打压,而是一定程度的引导和鼓励,因此,越来越多的齐国商人,愿意到景国来做生意。

    当然,齐国人在景国自然和景国人在景国不同,景国商人二十税一,他们便要十税一,当然,算下来还是比在齐国划算……

    待到了官库,一番清点货物之后,那官差拿了一张清单给他。

    对于此等流程他早已习惯,这清单上面所写的,便是货物总数,以及他们所要交的税额。

    刚才那官差的态度,让他的心中忐忑至极,心中猜测,景国的税法是不是又有所改动,这一趟,怕不是要白跑了……

    不过,当他看到那清单最下方的税额时,却是不由的一怔。

    在齐国的时候,官府会对货物进行估价,然后折算成银两,他们会故意将货物的价格抬高,以增加商人的税额。

    其实各地的官府都是这么做的,区别是一个比一个心黑多少而已。

    可这清单上所写的数目,比他的心里预期,要低了一半以上。

    从来都是多交税,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少交税的情况。

    有诈,这其中一定有诈。

    想到这官差的态度,他心中更加笃定。

    这是试探,这肯定是试探,假如自己贪图便宜,装作不知道此事,意图蒙混过去,或许这次就人财两空了!

    他看着那官差,一脸正色的说道:“大人,我们没有藏匿货物,这几车货就是全部了,这清单上面的估价没有问题,可这税额,这税额……,大人是不是……,我是说有没有可能,大人不小心,不小心算错了?”

    他看着那官差的表情,不等对方开口,立刻说道:“当然,大人不要误会,我绝对没有指责大人的意思,大人莫怪,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