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少年英杰是假,想着怎么阴死自己才是真,一本正经的说着违心的话,官职升上去了,他的脸皮也是越来越厚了。

    李家和陈家走到这一步是如此的艰难,有些谎言就不要再拆穿。

    看在他愿意当这个刺史为他分忧的面子上,李易决定给他留点脸。

    陈冲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在他对面坐下,问道:“你这一次的目的是蜀王?”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这你可说反了,应该是蜀王的目的是我才对?!?br />
    “结果是一样的?!背鲁蹇醋潘?,说道:“他们要攻进永县,目的是你,你的目的也是他们,还有他们安插在蜀州的内奸,他们不是你的对手,但若是两方动起手来,首先遭殃的是永县的百姓,你又选在年关的时候,若是控制不住,会出大事?!?br />
    “瓮中捉鳖,关门打狗,能有什么大事?”

    “瓮中捉鳖,关门打狗?”陈冲看了看他,摇头道:“既然你早有安排,我就不多说了?!?br />
    他转移了话题,说道:“关于你上次说的取消宵禁,开放商业,吸引两国商人常驻,降低关税,减免一部分农税的事情,在正式施行之前,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商讨……”

    ……

    “十万两?”方玉看着那名紫衣人,皱眉问道:“他们真是这么说的?”

    十万两他们能够拿出来,但这笔钱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圣教要扩大信徒,要策划行动,都需要银子,虽然若是这次行动成功,便能连本带利的赚回来,但现在一下子出去十万两,他还是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那名紫衣使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他们说十万两银子,一文钱都不能少,否则,便是我们的诚意不够,也不用再谈合作了……”

    方玉犹豫间,有一道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蜀王走过来,不以为然的说道:“不就是十万两银子吗,他们要就给他们,那李易身家丰厚,事成之后,会有十倍百倍的报酬,你在担心什么……”

    方玉斟酌了片刻,咬牙道:“那便给他们十万两吧……”

    他低头又看了看,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喃喃道:“为什么两百五十人不行,两百六十人就可以,多十人而已,有区别吗?”

    “十人而已,多了少了都无所谓,不要在乎这些细节……”蜀王摇了摇头,问道:“他们还说什么了?”

    方玉继续向下看,说道:“他们说,要选在年节的时候动手,那时候对方的警惕性不高,最容易得手,他们还找到了一条最隐蔽最稳妥的路线……”

    “这倒是个好主意?!笔裢醯懔说阃?,说道:“那些光头倒也不笨,我们也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准备准备,那路线拿给我看看……”

    方玉将一份做了标记的地图递给他。

    蜀王看了看,点头道:“不错,走这条路,一路几乎都是在山中,没有途经村庄,虽然难行了一点,但却足够隐蔽,出山正对着便是西城门,西城门最为破旧,守卫力量也最薄弱,若是有人里应外合,提前打开城门,我们便可长驱直入……”

    看到这里,蜀王猛地拍了拍桌子,笑道:“这些光头,对永县的布防还挺了解的,看来找他们倒也没有找错人!”

    他的身后,一名男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年节前那两天,所有人都准备着过年,怕是守城的卫士也心不在焉,正是警惕性最低的时候……

    选的路线连蜀王殿下也连声称赞,想来也错不了。

    那些光头,真不愧是读过书的山贼,有想法,有见地,还十分的贴心和周到……

    ……

    蜀州是景国西边最后一处有人烟的地方。

    在景国百姓的心中,蜀州代表了偏远和穷困,因其地处景国和齐国的交界之处,对于蜀州不了解的人,总会觉得住在这里心中不安稳,似乎是齐国随时都会打过来一样。

    其实这完全是杞人忧天。

    蜀州比邻混乱之地,群山无限,纵然和齐国接壤,但若是齐国想要将这里当做突破口攻打景国,不便的交通便能将整个军队拖垮。

    这也是虽然蜀州和齐国相邻,但数十年来,这里只有匪患,没有兵灾的原因。

    正是因此,蜀州的城墙不用建的多高多厚,两丈高足以,官府也不会用多余的钱去修缮城墙,因为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永县,西城墙。

    永县西边的城墙已经十分破落了,当然,这只是从外面看,用黑土或黄土一层层夯实的城墙,还是十分结实耐用的。

    老方不明白姑爷今天和他来这里干什么,这个地方破破落落,除了斑驳的城墙就是低矮的民房,没什么好看的,更没有什么好玩的。

    李易捡了一根树枝,随手在地上写写画画。

    老方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道:“姑爷,你这是在画什么?”

    李易指了指周围,说道:“你说,在这里建几间店铺怎么样?”

    老方左右看了看,这才明白李易画的是什么,又仔细蹲下身子看了看,摇头道:“就算是要开店铺建作坊,也没有必要把房子都盖的和城墙一样高,而且,这些店铺围成一圈,看上去像一个瓮一样,也不好看啊……”

    李易将树枝丢掉,说道:“你不懂,这就叫商圈,商圈商圈,可不得围成一个圈……”

    姑爷有钱,怎么折腾都行,他倒是无所谓,随口问道:“什么时候建,我去安排人手?!?br />
    “现在就开始,三个月之内必须建成,年节时候店铺就要开门了?!?br />
    老方诧异道:“这么急?”

    “有难度?”

    “倒是没多大难度?!崩戏揭×艘⊥?,说道:“多找些人,多花些钱罢了,我去安排,两个月内,保证完成任务?!?br />
    李易点头道:“多花点钱没事,能早些完成就行?!?br />
    “你高兴就好……”

    老方摇了摇头,他不懂什么叫做商圈,但是他可以肯定姑爷只是懂些杂七杂八的兵法,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瓮城。

    瓮城,顾名思义------就是像瓮一样的城。

    绕着城门围成一个圈再建一个小城,建的还和城墙一样高,只有那些重要的城池才这么做,为的是当强敌入侵的时候,只要关上两个城门,就可以将敌人困住,形成“瓮中捉鳖”之势……

    到时候,是选择在城中埋伏兵,还是让弓箭手在城墙上放冷箭,泼滚油,扔石头,完全看心情……

    蜀州又不是战略要地,姑爷费这么大的力气建一个瓮城做什么,难道还担心齐**队越过崇山峻岭,从这里攻进来不成?

    瓮倒是有了,没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