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便有三人推开了王威房间的门。

    走在前面的一名男子说道:“听说那姓方的派人过来了,怎么回事?”

    “这个一会再说?!蓖跬醋潘艿耐贩⑿闹芯屠雌?,摆了摆手,从抽屉里取出一副扑克,说道:“半个时辰不好熬,打牌打牌,我要把我昨天晚上输的银子都赢回来!”

    头发浓密的男子撇了撇嘴,说道:“就你还想翻本,可别把你家婆姨都输了……”

    王威冷哼一声,“我敢输你敢要吗?”

    想到那个拎着两把大锤的光头女人,中年男子面色一变,连声道:“不敢要,不敢要,你还是换个别的吧……”

    ……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被领着在这里转了一圈,再次走回来的时候,心绪比刚才更加的翻涌难平。

    在这混乱之地,居然能听到正宗的京戏,喝到正宗的烈酒,吃到京都正宗的叫花鸡,如果还能睡一个正宗的姑娘而不是伪娘,这混乱之地,和景国任何一个繁荣的城镇相比,又差在哪里?

    他们走到房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王威推门走出来。

    看到王威一脸的阴沉,中年男子一颗心立刻提起来,问道:“不知王大统领考虑的如何了?”

    “妈的,以后再打牌就剁手!”王威沉着脸骂了一句。

    中年男子疑惑道:“王大统领说什么?”

    王威看着他,说道:“我说,做成了这笔生意,要什么没有?”

    中年男子心中一动,看着他,问道:“那王大统领的意思是……”

    “你们的提议很好,我们接受?!蓖跬成下冻鲂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合作愉快!”

    这位紫衣使终于放下心,脸上同样露出笑容。

    “合作愉快!”

    ……

    告别那些光头,回到山寨的时候,紫衣人看到方右使和那位蜀王已经在房间之内等待了。

    “如何?”

    发问的是那位蜀王,他的表情还算平静,但眼神深处那丝焦急和期待是掩饰不住的。

    “幸不辱命!”他对二人拱手躬身,说道:“他们同意和我们联手,攻进永县,擒拿景王?!?br />
    “好!”

    蜀王猛地转身,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连说几个好字,目光中更是凶光闪烁,喃喃道:“李易啊李易,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希望到时候,你不要太吃惊!”

    方玉在桌旁坐下,问道:“他们提的什么条件?”

    紫衣使说道:“他们让我们先送五百人给他们,再奉上十万两白银,才肯和我们联手?!?br />
    若是那些光头就这么干脆的答应,方玉反倒不敢放心,担心其中有诈,听到他们提出的条件,心中大为安定。

    当然,谈条件这种事情,自然不可能是一口价斩钉截铁,他想了想,说道:“告诉他们,我们只能给他们两百五十人,白银五万两,我想这些已经足以表明我们的诚意了?!?br />
    人手他们不缺,除了圣教的精英之外,这两年还有不少投奔他们的山贼,几百人而已,他并不在乎,五万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但他知道,只要能攻破永县,回报则是十倍百倍,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心疼钱。

    紫衣人躬身道:“是,属下这就让人去回话!”

    “暂且不急?!狈接褚×艘⊥?,说道:“这一来一去的,要耽搁不少时间,待我们将详细的条陈商量好再说……”

    紫衣人点了点头,想到一件事情,又道:“属下这次过去,发现了一件事情,我们还是小瞧了那些人的实力……”

    “哦?”方玉转头看着他。

    “那些人之中,高手不少,甚至有跻身武林高手榜天榜的实力,若是我们之前和他们硬碰硬,损失怕是会极大……”

    “这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方玉摸了摸下巴,说道:“若是能将这些人全都纳入我圣教,那这混乱之地,岂不是唾手可得,若是北边的那些人也能为我们所用,到时候,我圣教的实力,也会有一个飞跃,大事可期……”

    无论是那些光头,还是北边那些疯子,都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够招惹的,方玉收拾起心思,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生擒那景王李易,逼问出天罚的秘方,顺便弄清楚蜀州的信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若是能将李家庞大的家产吞并,他们以后便不用再为银子而发愁,就能够招收更多的信徒,娘娘想必也会十分高兴……

    ……

    “五百人五百张嘴,太多了,不过他们只给两百五也不行,不吉利,再问他们多要十个人;十万两银子,说十万就是十万,一文钱都不能少,愿意合作合作不愿意合作滚蛋……”

    依照京都李家,刚刚建成的景王府中,李易手里拿着一张纸,看了看,又道:“还问你们什么时候动手?你觉得年节之前怎么样,年节之前大家都准备着过年,警惕性不高,是个动手的好时机,得手了以后,也还能过一个肥年,帮人帮到底,要不要顺便帮他们把路线也规划一下……”

    片刻后,王威摸了摸光头,咧嘴一笑,“好嘞,那我就这么回他们!”

    王威离开之后,陈冲从旁走过来,说道:“蜀王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怕就是当日请你吃的那一顿饭了……”

    蜀王后不后悔李易不知道,他自己倒是挺后悔的。

    本想一家人在京都过逍??旎畹娜兆?,谁想到只是吃一顿饭,就惹到了蜀王,惹到了相府,惹到了崔家,惹到了蜀王和崔家在京都那么多的狗腿子……

    然后就一步步的被他们逼到了这条不归路,一路自保,一路前进,到现在不仅回不了头,还只能远离京都,龟缩在这穷困偏远的蜀州,连住的地方都是暂时借别人的……

    这种凄惨的经历,想想就觉得心酸……

    “从你进京开始,我就开始关注你,看着你一路走过来,斗垮了秦家,斗垮了褚家,斗垮了蜀王,斗垮了在朝堂上只手遮天的崔家,连我们陈家也栽在你的手里……”陈冲打量了他几眼,摇头道:“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李明翰如此平庸,怎么会生出你这样怪物的儿子……”

    李易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陈刺史还要不要脸了,你们陈家倒了也来怪我,也不知道当初是谁跪在先帝面前自首认罪的……”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怔了怔,再次看着陈冲问道:“从我进京开始……,你关注我做什么?”

    陈冲挥了挥手,随口道:“没什么,只是想要看看连陛下都称赞不已的少年英杰到底是什么样子……”

    李易看着他,“当真如此?”

    陈冲点点头,“句句属实?!?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