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之外,有两人垂手而立。

    从上山开始,他们的表情由倨傲,逐渐变的诧异,再变的震惊,最后变的小心,谨慎,甚至有一点惧怕……

    因为这里和他们所想象的,全然不同。

    在这之前,他们打心里瞧不起这些光头,作为在混乱之地稳扎稳打十几年,一路摸爬滚打,克服了重重困难,才有了如今势力的他们,自然瞧不起这些暴发户一样的存在。

    不过是一群根基不稳的暴发户而已,飞速的崛起,终究将会如同流星一般快速消散,在这混乱之地,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事情。

    更何况,自古以来,都是头发多的瞧不起头发少的,有头发的瞧不起没头发的……

    可是上山之后,看到的这一幕幕,却让他们心里彻底的收起了轻视的想法。

    被削平的山头,青石铺就的地面,一排排整齐的房屋,鳞次栉比的店铺,就在刚才,他们居然路过了一个学堂,他妈的,就从来没有听说过山贼寨子里有办学堂的……

    他们学什么?学如何拦路打劫吗,如果这些东西是能学来的,那么------那么这些光头崛起这么快的原因是不是就找到了?

    先不说其他的,单说这里的环境,就比他们强上了不止一筹,甚至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一个是简陋的茅屋,一个是奢华的木屋,可以想象他们在茅屋里饱受蚊虫叮咬的时候,这些人睡得是多么舒服。

    一个是泥土地,一到下雨就变成了泥水地,一个是每块石头都差不多尺寸的青石街,也能够想象他们踩着泥水贴着墙根走的时候,一场雨把对方的地面冲洗的更加干净了……

    一个只是暂时的落脚之处,另一个已经是山中之城,他们有学堂,有店铺,有医馆,有酒楼,有勾栏,自己那边------什么都没有!

    这让走在左边的一名男子开始怀疑人生。

    做山贼做到这种程度,还真是让所有的同行都感到脸红和羞愧,人和人不能比,贼和贼更不能比。

    而右边那位年纪稍长的男子,表情则是由一开始的淡然,变的逐渐凝重起来。

    仅仅是他这一路遇到的人里面,就有三人让他看不出深浅,甚至给了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天榜高手,那三人的实力,绝对足以跻身天榜,甚至在天榜之上的排名也不会低。

    那些光头,到底是从哪里网罗来这么多武林高手的?

    当然,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足以大大增加做成那件大事的把握。

    前提是他们愿意联手。

    这时,一个年轻的光头从前面的一间房屋走出来,淡淡的说道:“你们可以进去了?!?br />
    两人走进那间屋子,首先看到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光头。

    男人生的彪悍,女人生的更加彪悍,光头女子瞥了他们一眼,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年长的男子对里面那个光头拱了拱手,说道:“阁下可是王大统领?”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敬意,这是对强者的尊重,对面那光头虽然实力不强,但却掌握着可以撼动圣教在这混乱之地根基的庞大力量。

    “是我?!闭庖簧巴醮笸沉臁苯械耐跬幕ㄅ?,再看两人时,也顿时觉得顺眼起来。

    他瞥了两人一眼,问道:“你们是那姓方的派来的?”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正是?!?br />
    “是那姓方的叫你们过来投降的吧?”王威看了看他们,点头说道:“不是我说,你们早就该这么做了,你们也知道,以我们的实力,要灭了你们,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自古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些天过来投降的山贼有很多,虽然你们来的有点晚,但也还算识相……,小六,来,带他们去登记一下?!?br />
    中年男子怔了怔,连忙道:“不不不,王大统领误会了,我们不是来投降的?!?br />
    “不是来投降的?”

    王威把脸一横,怒道:“不是来投降的,你们来找我干什么,知不知道本统领日理万机,每天要处理多少事情,没工夫和你们在这里扯淡……,下一个!”

    中年男子立刻上前一步,说道:“我们来这里,是要和王统领做一笔大生意!”

    王威摇了摇头,说道:“要做生意,你们去找那些商人啊,我们不做生意,只抢生意?!?br />
    中年男子继续说道:“做成了这笔生意,王大统领要多少银子有多少银子,要多少人有多少人!”

    王威站起身,大声道:“小六,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两位上茶!”

    银子他们不缺,但是也不至于到手的也不要,他们最缺的是人,是劳动力,既然有银子有人,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

    中年男子终于放下心,他担心的是这些人油盐不进,只要他们还有所图,他就有信心完成护法交给他的任务。

    王威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说说吧,是怎么个大生意?”

    “我们几方联手,攻进永县,擒拿景王!”中年男子看着他,沉声说道:“攻进永县之后,你们想抢多少人,抢多少银子,都随你们,我们只要景王?!?br />
    “攻进永县,擒拿景王?”王威对愣在两人身后的年轻光头使了个眼色,那光头立刻退了出去,顺便将房门带上。

    王威看着他们,问道:“你们这是要……造反?”

    中年男子看着他,反问道:“王大统领现在做的,又何尝不是造反的事情?”

    王威摇了摇头,说道:“就凭我们这几个人,想要造反,还差得远呢?!?br />
    中年男子说道:“我们只打算攻进永县,又不打算一路打进京都,事成之后,立刻退回这里,只要进入混乱之地,我们就立于了不败之地,王大统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王威瞥了他一眼,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又何必找你们合作,不过是一个永县而已,我们自己也能打进去……”

    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我们在永县有卧底,到时候,可以里应外合,若是只有你们,虽然也能做到,但想来这个损失,王大统领也不愿承受吧?”

    “原来有卧底啊……”

    王威想了想,说道:“此事,容我再考虑考虑?!?br />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说道:“事关重大,本应如此,只是,不知王大统领需要考虑多久?”

    “半个时辰吧?!蓖跬酒鹕?,将两人送出去,对候在门外的年轻光头说道:“小六,你带这两位客人先随便逛逛,顺便把其他几位当家给我叫来?!?br />
    年轻光头点了点头,对二人伸手道:“两位客人,这边请?!?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