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助娘娘,一统圣教!”

    许正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庄重,神色肃穆,像是在宣誓。

    李易点了点头,许正同志是一位好同志,值得重用,等到以后解放了……,不对,等到以后统一了,应该好好提拔提拔,最不济,也要坐一把使者的交椅。

    统一这么大的圣教,看似难如登天,其实十分简单。

    那道姑是唯一的阻碍,只要除掉了她,整个圣教便唾手可得。

    若卿是天后娘娘的事情,是他们自发散布出去的,如今所有的教徒都知道了,圣教有两位娘娘,现在说其中一位其实不是天后娘娘,天后娘娘只有一个,以前的事情只是天后娘娘和你们开了个玩笑……

    这就是自相矛盾,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君无戏言,天后娘娘更不能有戏言,一旦违背这一条,天后娘娘失去了公信力,她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庞大势力,便会直接崩溃。

    这不是李易希望看到的,更不是那道姑希望看到的。

    所以统一圣教这么大的目标,其实可以用一个小目标来代替。

    除掉那个道姑------想来最近又有感悟的徐老是很愿意做这件事情的。

    唯一的问题是那道姑远在齐国,不好动手,不过也不用着急,李易相信,他们一定会有再见的那一天。

    甚至他还有另一种预感,他和蜀王,应该也很快就要见面了。

    ……

    混乱之地深处,某处山头。

    “李易,李易!”

    “你是上天派来和本王作对的吗?”

    “此仇此恨,本王和你不共戴天!”

    ……

    数人守在门外,听到屋内传来一阵碗碟破碎以及男子咆哮的声音,纷纷低下头,不敢言语。

    屋内,蜀王满眼都是血丝,将桌上的碗碟全都摔了个粉碎,到最后,更是将桌椅一同掀翻,对着空气挥舞着拳脚,状若疯狂。

    到手的皇位飞了,封地没了,如今连王府都被他给抢了,他到底和那李易底有什么仇什么怨,至于如此对他------他刚到京都的时候,自己还请他吃过饭呢!

    方玉踏进这座房间的时候,首先闻到的是一股刺鼻的酒气,他眉头微皱,伸出袖子挥了挥,才觉得气味消散了不少。

    蜀王快步走过去,说道:“方使者,你来了,陪本王喝酒……”

    方玉看着他,淡淡道:“那李易占了蜀州,占了你的王府,你难道不想报仇了吗?”

    “噗……”

    蜀王将嘴里的酒尽数喷出来,红着眼睛说道:“怎么不想,本王日想夜想做梦都想,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方玉看着他,缓缓道:“我就是为了此事而来?!?br />
    “你有办法除掉他?”

    蜀王闻言,立刻酒醒了大半,看着他,目光灼灼的问道。

    方玉看着他,说道:“蜀州曾经是你的地盘,你在永县待了那么久,应该知道,永县的防卫力量有多少,再加上那景王李易的护卫,并不足以抵挡我们?!?br />
    蜀王闻言大惊,“你要强攻蜀州!”

    方玉摇了摇头:“只是永县而已?!?br />
    蜀王皱眉道:“虽然你我合力,的确能够撼动永县,但你知道这要折损多少人手吗?”

    方玉点了点头,说道:“所以不能只靠我们?!?br />
    蜀王想了想,试探的问道:“你是说,那些人,那些光头?”

    他口中的“那些光头”,是混乱之地的后起之秀,当然,虽然他来这里的时间比他们还短,但这圣教,可是在此地扎根有十余年之久了。

    那些人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几乎以横扫的姿态,收服了方圆几十里的所有山贼,到现在,便是这圣教留在这里的势力,也不能和他们相抗衡。

    当然,他们的强势,对他们来说也并非全无好处。

    至少摄于对方的威势,这两年来投奔他们的小股山贼极多,无形中也壮大了他们的力量。

    同在混乱之地,大势力之间有摩擦是很正常的事情,数次交锋,他们有胜有负,和对方结下了不小的梁子。

    方玉点点头,说道:“他们这两年发展迅猛,如今的势力,还要超过我们,如果他们肯全力相助,攻下区区一个永县,根本费不了什么功夫?!?br />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们?”

    “那就要看他们要什么了,银子,还是人……,他们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br />
    ……

    蜀王沉吟了片刻,眼睛开始越来越亮。

    那些光头虽然可恶,但要论可恶程度,他们还不能和李易相比,只要他们愿意和自己合作,给他们一些银子和人手又如何?

    更何况,那圣教在蜀州还有不少信众,到时候来个里应外合,那李易,还不得落到他的手里?

    那时候,定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玉眼神闪烁,缓缓说道:“此事急不得,先派人去和他们交涉,看看他们会开出什么条件……”

    蜀王猛地点头:“我马上派人!”

    两人又在房间里面密谈了一会儿,方玉才走出房间。

    一名紫衣人跟在他的身后,走出去很远,才开口问道:“和这个草包合作,会不会误了大事?”

    “无妨,他对永县熟悉,到时候或许会有大用,不过最重要的,还是那些人……”方玉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地方,你亲自去一趟,和他们交涉?!?br />
    紫衣人顿首“属下明白……”

    方玉抬头看着层层叠叠的山峦,眉间浮现出一丝阴翳之色。

    蜀州的信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过来,甚至于连他派去的那些人,也像是石沉大海,全无声息……

    此事,又是那李易干的吗?

    ……

    王威坐在自己的房间,习惯性的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看着屋内一个同样光头的女子忙前忙后,端茶倒水,心中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当初他决意剃掉头发,出来闯荡的时候,就在心里暗暗发过誓,不混出一个名堂,绝不回去见她……

    一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手底下管着几千号人,号令群贼,母老虎也变成了温顺的小老虎,他已经实现了当初的梦想,甚至还有所超越。

    他变秃了,也变强了。

    他的脑袋成了他身上最显眼的标志,甚至底下有无数人效仿他剃了头发,一颗颗光头,组成了这混乱之地一道亮丽的风景,让无数行商感激涕零,也让无数山贼见光头色变。

    虽然在短短两年时间走到这一步,但是他还不能骄傲。

    他们目前只是取得了一点儿小小的成绩,只是占据了混乱之地一块小小的地方,他们最终的目的是统一混乱之地,霸占这里所有的山头,建立新的秩序,把混乱之地,建设成一个新世界。

    他还要深入贯彻“要致富,先修路,多生孩子多种树”的指导思想,还需要抢更多的山贼,招更多的人手,他不能让王爷失望,更不能让大姐头失望。

    大姐头给了他一个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他要帮助大姐头成为山贼王。

    如今,他们距离这个终极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时,一个年轻的光头敲了敲门,从外面走进来,用崇敬的目光看着他,说道:“大哥,外面有两个人要见您?!?br />
    王威摸了摸脑袋,说道:“让他们进来?!?br />
    【ps:高手在读者,感谢多位书友的提醒,方右使有名字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