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州是景国的国土,这个跑到蜀州剿匪的景王,自然也就是景国的王爷。

    但蜀王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来,这个景王,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知道齐王信王晋王宁王……,景国的王爷,他全都知道,唯独没有这位景王。

    这一个封号,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

    “回,回殿下……”那下人吞吞吐吐,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景王,景王就是李易……”

    蜀王怔在原地,有些艰难的回头望着他,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景王,景王是谁?”

    那下人抿了抿嘴唇,才道:“殿下,景王就是李易,我们在这混乱之地深处,消息闭塞,那李易早在几个月前,就被加封为景王……”

    “景王,景王……”蜀王面上露出震惊之色,随后又有些癫狂,“景王……,李易他凭什么,他凭什么是景王,朝臣都死了吗,宗室都死绝了吗?他们怎么可能眼看着此等荒唐的事情发生!”

    那下人面色惊慌,立刻道:“殿下,殿下息怒!”

    许久蜀王才终于缓过神,压低声音问道:“他已经是景王了,还来蜀州干什么?”

    那下人张了张嘴,“殿,殿下,这……”

    蜀王看着他,暴怒道:“有什么吞吞吐吐的,说!”

    那下人低着头,缓缓说道:“蜀州,蜀州是景王的封地,他,他如今霸占了我们曾经的王府,来到蜀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顿官府,大力清除蜀州的匪患……”

    “蜀州,蜀州如今是他的封地,他还霸占了本王的王府?”

    蜀王重新跌落回椅子,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

    蜀州,那可是蜀州啊,蜀州现在不仅不是他蜀王的,还变成他仇人的封地了?

    他害的自己丢了太子之位,害的自己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只能躲在这深山之中,消息闭塞,每日面对没完没了的蛇虫鼠蚁,他害得自己沦落至此,难道还不够吗?

    如今他还要侵占自己的封地,霸占自己的王府……

    蜀王气的浑身颤抖,满眼血丝,双拳紧握,嘶声道:“李易,李易……,本王和你不共戴天!”

    “蜀王殿下,教中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br />
    方姓青年看了他一眼,丢下一句话之后,匆匆离去。

    他已经无暇去顾及蜀王和那李易的事情,虽然他与那人也有不小的仇怨,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查清楚圣教在蜀州的信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按照时间来推算,上一次圣教的信徒来此汇报,那李易成为景王的消息,应该还没有传到蜀州,但距今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蜀州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

    “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怒骂了一句,快步走出院子。

    一名紫衣人紧跟在他的身后,沉声问道:“护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姓男子冷声说道:“蜀州的信徒是谁负责的,让他马上过来见我!”

    片刻后,一名蓝衣人跪在他的面前,一脸惊诧道:“回护法,属下也发现了此事的诡异,正要去蜀州查看……”

    ……

    蜀州的匪患已经清除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有些漏网之鱼,难以一网打尽,但也无伤大雅,即便是京都,也不能做到绝对的治安稳定。

    蜀州的日常事务,则有新官上任的陈冲陈刺史,用不着他事事操心,吏治方面,短时间内,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些日子所剿灭的山贼盗匪,全都被押往混乱之地开山铺路,按照李易的计划,是要在混乱之地,彻底的开辟出一条通畅的商路出来。

    齐国抑商,来往于两国的商人,若是一路穿州过府,每到一地,需要缴纳的高昂税金以及各种费用,便足以让他们赔个精光,因此才有那么多的商人宁远冒着重重危险,从混乱之地经过,也不愿走齐国官道。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彻底解决混乱之地的混乱问题,这件事情并未到最紧迫的时候,暂时不用着急,初到蜀州,他还想多陪陪家人,先过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

    柳二小姐最近在忙着开辟柳盟的新阵地,非常忙碌,如仪她们则是每天聊聊天打打牌,做做女红之类,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做。

    若卿性子淡薄,安静,但其实也闲不住,让她一天早晚待在家里,时间久了会闷出病来。

    所以在她提出要管理蜀州勾栏的时候,李易略一考虑就同意了。

    他刚刚送若卿进了勾栏,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一名年轻人正拿着扫帚在扫地。

    这年头,扫地的不一定是保洁,有可能是一位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宗师,还有可能是身居高位的一州刺史,或者是手下掌控着无数信众的某教核心人物。

    李易走过去,说道:“你就是许正吧?!?br />
    那青年听到声音,抬头看了看他,没有开口,低下头继续低头扫地。

    没有否认,便等同于直接承认了。

    李易在院中的石桌旁坐下,继续问道:“圣教在蜀州的信众,你已经全部接管了?”

    青年淡淡的说道:“这是圣教的机密,你若是想知道,可以去问娘娘,没有娘娘的当面允许,我不会告诉你一个字?!?br />
    “你已经告诉我你就是许正了?!?br />
    ……

    青年看了看他,这次干脆不再开口了。

    李易将一块牌子扔在桌上,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许正抬头望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僵住。

    青龙令。

    他对于圣教何等熟悉,一眼就认出了这正是教中的青龙令,由地位仅在两位娘娘之下的青龙使职掌。

    只是这位青龙使神龙见首不见尾,就连是否存在,都是圣教中的一个谜,但这不代表他不认识青龙令。

    圣教如今割裂成两部分,对方有一位娘娘加一位使者,原以为自己这边只有一位娘娘,想要帮助娘娘一统圣教,难度不小,但没想到的是,地位还在右使之上,向来神秘的青龙左使,一直以来,竟是就在他们身边。

    许正回过神之后,放下扫帚,神色恭敬,躬身道:“属下参见左使!”

    李易将那令牌收起来,说道:“现在能说了吗?”

    许正点了点头,说道:“来到蜀州之后,圣教在这里的信徒,我已经全部接手,并且从他们的口中,得到了不少消息?!?br />
    “说说看?!?br />
    “另一位娘娘现在在齐国,似是参与了夺嫡之争,圣教在齐国支持的是大皇子,只是朝中倾向于三皇子的朝臣更多,形势严峻……”

    “右使带着教中一部分核心信众,如今在混乱之地,招揽山贼,以壮大圣教势力……”

    许正看着李易,说道:“另外,还有一个意外的消息?!?br />
    李易看着他,等着他继续开口。

    许正继续说道:“蜀王也在混乱之地,并且和圣教有密切联系?!?br />
    蜀王逃跑之后,整个景国都搜寻不到他的踪迹,李易就有猜测,他应该是跑到混乱之地了,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和圣教勾搭上了,难道是想借着这股势力重新翻盘?

    许正看着他,想了想说道:“为了稳定教众,还得借左使的青龙令一用?!?br />
    李易随手将那牌子扔给他。

    许正顿了顿,又道:“还有一事,蜀州的部分教众生活困苦,为了散播娘娘恩泽,救助他们,需要不少银子?!?br />
    “这件事情,你和娘娘商量就行了?!?br />
    若卿其实才是家里的大管家,李家虽然家大业大,生意遍布景国,但李易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过银子了。

    离开的时候,李易脚步顿住,回头看着他,问道:“你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

    “圣教只有一位娘娘?!毙碚醋潘?,神色肃然道:“协助娘娘,一统圣教!”

    【ps:咨询大家件事,圣教那个右使,我有写过名字吗,时间太久,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