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怎么办!”

    山寨之中,数十人围着独眼男子,神色焦急。

    一人想了想,立刻道:“要不,我们走后面的小路!”

    独眼男子摇了摇头,沉声道:“你们忘了上一次吗,那条小路现在肯定也被他们堵住了?!?br />
    不少人闻言,身体一个哆嗦,上次几个人趁着那些人从前面进来,想要偷偷从后面的小路溜走,结果被打了个半死,在树上吊了好几个时辰……

    又有一人咬牙道:“那我们就和他们拼了,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独眼男子看了看他,问道:“你觉得我们有这个本事,你难道忘了上上一次的事情?”

    他话音刚落,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上上一次,也就是那些光头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们全寨子几十个人冲上去,愣是被对方三个人打到爬都爬不起来,那拳脚快的,人的眼睛都看不清……

    可怕的不是那些光头,而是那几个光头带来的人。

    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那他们还能做什么,等死吗?

    “你们不用慌!”那独眼男子沉声说道:“想抢我们,不是看他们想要什么,而是看我们有什么,几个月没开张了,你们说,我们寨子里还有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对??!”

    “大哥说的很对!”

    “我们什么都没有,怕什么?”

    ……

    这几个月行情不好,他们连开张都没开张,近一个月,又赶上官府剿匪严打,更是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寨子里都快要断粮了,每天喝的粥里面连米都没有,他们还怕什么,那些人抢不着东西,总不会抢人吧!

    打过两次交道,再加上和附近的同行交换的情报,他们心中早就清楚,这些光头很有原则,只抢东西不杀人,若是乖乖奉上财物,他们甚至都不会伤人,寨子里穷,没有东西,也不能怪他们啊……

    大哥到底是大哥,一眼就看穿了事情的本质,诸位山贼心中立刻对独眼男子升起了敬仰之心。

    独眼男子看了看众人,沉声道:“一会儿眼睛都给我放亮一点,谁要是给我捅了娄子,寨规伺候!”

    ……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不要反抗,争取宽大处理……”

    寨子之外,一个光头看着手拿纸筒的另一个光头,有些羡慕的说道:“你都喊了好一会了,能不能也让我喊一会儿?”

    “好吧好吧……”那光头将手里的纸筒递给同伴,摇头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里……”光头乙接过纸筒,深吸口气,刚刚喊出一个字,寨门从里面打开。

    他将一大口气又憋了回去,脸色涨红,捂着胸口,额头上冒出细汗,眼中几欲喷火。

    数十名山贼站成两排,从寨子里面走出来,走在前面的独眼男子转头向后方看了一眼,众人立刻躬身高声道:“诸位大哥好!”

    独眼男子走到手拿纸筒的光头面前,恭敬的说道:“诸位英雄来了,里面请,里面请……”

    虽然他们来这里是找麻烦的,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此人笑的这么灿烂,他心中刚才那口气就算是再不顺心里再憋屈,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为难他。

    光头乙斜眼瞥了这些人一眼,大步走进寨子。

    所有人都走进山寨之后,他才回过头,看着那独眼男子,问道:“知道……”

    “知道……,知道,都知道!”独眼男子猛地点了点头,看了看身后,说道,“还不快把东西搬出来!”

    一名山贼立刻小跑进屋里,将一个袋子背出来,放在那个光头面前。

    两次要说的话都憋了回去,那光头拍了拍胸膛,顺了顺气,问道:“这是什……”

    独眼男子立刻说道:“这是寨子里仅存的一点儿粮食了,您要是不嫌弃,就收下吧,几个月没开张了,日子难过,实在是没什么东西能够孝敬您……”

    那光头喘了几口气,瞪着他,怒道:“闭嘴,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

    “为……”独眼男子刚想问为什么,看到那光头开始转身拔刀,立刻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此刻,已经有几人在寨子里巡视了一圈回来,摇了摇头,说道:“真的什么东西都没有?!?br />
    “什么东西都没有……”那光头眯起眼睛看着独眼男子,说道:“不是还有他们吗……”

    看到那光头“色眯眯”的眼神,独眼男子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捂住屁股。

    “大哥……”

    他只说了两个字,那光头便死死的盯着他的嘴,目光不善。

    独眼男子愣了愣,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惊恐,捂着屁股的手猛地收回来,飞快的捂住嘴。

    “带走!”

    光头挥了挥手,立刻便有人走上前,将包括独眼男子在内,所有山贼用绳子绑着穿起来。

    那光头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说道:“走错路不要紧,以后好好改造,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

    他走到宅子之外,回头说道:“换下一个山头!”

    ……

    蜀州剿匪的成绩喜人,速度之快,剿匪之彻底,简直前所未有。

    两个月的时间,蜀州境内,便看不到任何山贼盗匪的踪迹了。

    这么多贼匪,便像是凭空消失一样,从此再也没有在百姓的眼中出现过。

    有人说他们弃恶扬善从了良。

    也有人说他们被赶到深山喂了狼。

    还有人说他们逃到混乱之地重新占山为王。

    不管他们的结局如何,自景国开国以来,蜀州数十年的匪患,终于被彻底清除,初到蜀州,深受百姓爱戴与敬仰的景王殿下,肃吏治,清贼寇,一手拉开了新时代的序幕。

    ……

    混乱之地深处,某处山中。

    数十座房屋错落而立。

    一人匆匆忙忙的跑进某处房屋,惊慌道:“殿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屋内,两名男子正谈笑对酌,左侧之人皱眉看了他一眼,问道:“何事惊慌?”

    “殿下,我们在蜀州留下的那些人,被官府全都拔除,一个……,一个也不剩了!”

    “什么!”那男子猛地站起身,脱口道:“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们知道了!”

    他当初虽然从蜀州逃离,但在那里还是留了后手,有不少手下伪装成山贼,此事除了几个亲信之外,并无人知道,蜀州山贼盗匪多如牛毛,那些人怎么可能被全部拔除?

    “应该不是?!蹦窍氯艘×艘⊥?,说道:“属下也是刚刚得知,蜀州七县,前些日子进行了一场彻底的剿匪,蜀州境内的山贼盗匪,在短短的两个月内,近乎一个不?!?br />
    “竟有此事?”那男子一脸狐疑,随后转身看向身旁的另一人。

    那人脸上同样浮现出极度疑惑之色,喃喃道:“不可能,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没有人汇报……”

    男子看着他,问道:“你们上一次接触到蜀州的信徒是什么时候?”

    “三个月前?!蹦侨嘶亓艘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变。

    三个月没有信徒联系,这几乎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居然剿匪剿的这么彻底……”一旁的男子脸色阴沉,剿匪之事他也做过,深知完成此事的难度,问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那下人抬头看着他,舔了舔嘴唇,缓缓开口道:“景王?!?br />
    “景王?”那男子怔了怔,面色更加疑惑:“谁是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