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力量?”

    陈冲手拿扫帚看着他,不知为何,看到他脸上那和善的笑容,便不由的寒毛直竖。

    “陈家曾经显赫一时,位列国公,陈大人你也官拜给事中,风光无限,前途大好……”李易摇了摇头,叹口气说道:“如今却只能拿着扫帚打扫庭院,你有没有想过……”

    “我自然有想过?!背鲁迤擦怂谎?,说道:“这都是因为你?!?br />
    “???”

    “陈家之所以沦落至此,本官之所以拿着扫帚打扫庭院,这都是你害的?!?br />
    李易端起茶杯又放下,想了想,说道:“我说的不是因为谁不因为谁的事情,我是说……,从当朝给事中沦落到只能打扫庭院,你真的甘心吗?”

    “甘心?!?br />
    陈冲给陈三小姐倒了一杯热茶,平静的说道:“年纪大了,只要日子过得安稳,给事中也好,打扫庭院也好,又有什么区别,在我看来,还是打扫庭院要清闲一些?!?br />
    不思进取,简直是不思进??!

    好歹也出自国公府,坐过朝堂上最炽手可热的那几个位置之一,以他的年纪,也正是仕途最为通达,前途最为光明,最应该具有雄心壮志伟大抱负的时候,董文允在他这个年纪已经做到丞相的位置上了,他居然只想着打扫庭院?只想图个清闲?

    堕落!

    “人生虽然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但也不能忘记了拼搏,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姜子牙八十岁为丞相,孙悟空五百岁西天取经,白素贞一千岁才下山谈恋爱……”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陈大人你刚过四十,还不到姜太公一半,怎么能如此消沉,我这里有一个刺史的位置,比你以前的给事中官位还高了三级,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虽然给事中权力不小,能够直接参与国家大事,但是官职不高,只有正五品上,蜀州刺史可有正四品下的官阶,足足比他高了三级,等到蜀州从下州升到上州,那官阶,可就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不感兴趣?!背鲁逡×艘⊥?,面无表情,拎着扫帚向院子里走去。

    李易站起身,说道:“考虑考虑吧……”

    “不考虑?!背鲁逭抖そ靥?。

    “就当帮帮我的忙……”

    “不帮,相比于做刺史,我更喜欢扫院子?!?br />
    “都是朋友,给个面子吧……”

    “景王殿下还需要别人给面子?”

    ……

    这是一句很违心的话,李易刚才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分明看到了陈冲眼睛里面闪烁的光。

    一个风光了一辈子的人,一个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人,怎么可能堕落到喜欢扫院子?

    陈冲无疑是最适合这个位置的人,他有能力,有资历,唯一的缺点就是曾经有过严重的政治错误,不过这个不打紧,他堂堂景王,胸怀广阔,宽宏大量,怎么可能连这点儿容人之量都没有?

    问题在于,陈给事中,好像不太给面子。

    李易看着他,问道:“我最后再问一句,这个刺史你干是不干?”

    “不干!”

    陈冲回过头,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景王又如何,景王也有求着自己的时候……

    李易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br />
    陈冲对此不屑一顾,自己不想做这刺史,他难道还能压着自己不成?

    李易不再理会陈冲,转过身,看着陈三小姐,说道:“娘……”

    陈三小姐笑着点了点头,抬头看着陈冲,柔声道:“二哥……”

    ……

    “陈大人,陈刺史,我回去下一道旨,你明天就能上任了?!?br />
    在蜀州的问题上,李轩给了他很大的自由,包括上到刺史,下到地方官吏的任免,都不需要再走吏部的程序,他看着陈冲手里的扫帚,说道:“当然,你要是喜欢扫地,当了刺史之后也能继续保持这个爱好,没有人会阻拦你……”

    “回见!”李易再次对他挥了挥手,走出院子。

    陈冲丢下扫帚,走到陈三小姐身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猛地灌下去之后,有些不满的说道:“妙玉,你也太惯着他了……”

    陈三小姐笑了笑,说道:“我要是不开口,二哥又怎么能找到台阶下呢?”

    陈冲老脸一红,“妙玉,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明天就要上任了,二哥还是准备一下吧……”她笑了笑站起来,说道:“我要去看我的宝贝孙儿了,李家的人丁还是不旺,要是若卿和醉墨什么时候也能为家里添两口人就好了……”

    她很快的走出了院子,唯独陈冲坐在原地,脸上红白交替。

    ……

    在短短的半月之内,蜀州的匪患就得到了根本性的控制。

    这种事情说出来,别说别人不相信,就连蜀州当地的百姓都不相信。

    蜀州闹了数十年的匪患,前任刺史治过,前前任刺史治过,前前前任刺史也治过,就连那个不是东西的蜀王,也象征性的治过两次。

    但几十年来,无论官府如何行动,采取何等措施,都只是一时之功,效果甚小,远不能和景王殿下剿匪的效果相比。

    景王殿下有令,但凡百姓因为山贼盗匪而蒙受财物损失的,一律由地方官府先行垫付。

    谁都知道,这年头衙门就是贼窝,仅此一条,蜀州的匪患就被清除了一半。

    当然也有趁机打秋风的,极个别心怀不轨之徒借机向官府谎报虚报损失,被查明之后,狠狠的打了几十板子,遭到了百姓的一致唾弃,此类事情就很少再有发生了。

    蜀州近来的境况真的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以前的蜀州,别说走夜路,就是大白天走在官道上,都有遇到山贼盗匪的危险。

    现在的蜀州,山贼走在山道上,还要担心旁边的树丛中是不是埋伏着官兵,见到独自出行的行人,也得仔细的思忖思忖,这到底是官府抛出来的诱饵,还是某个武功盖世的大侠,以自身为饵,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一时间,流窜在蜀州的山贼盗匪人心惶惶,人人自?!?br />
    这日子,已经快要过不下去了……

    济县,某处山寨。

    一名消瘦男子急冲冲的冲进一间屋子,惊慌的对坐在位置上的独眼男子说道:“大哥,不好了,我们被包围了!”

    “什么!”那独眼男子立刻站起来,怒道:“我们已经几个月没开张了,官府吃饱了撑了,过来找我们的麻烦?”

    消瘦男子气喘吁吁的说道:“不是的,不是官府!”

    “不是官府?”独眼男子重新坐下,问道:“那是王二麻子还是李二狗子来抢我们的地盘,这两个狗日的,难道吃了熊心豹子胆?”

    那消瘦男子拍了拍胸口,说道:“也,也不是……”

    独眼男子猛地拍了拍桌子,怒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是谁来了,一次说完!”

    下方,那消瘦男子这才平静下来,说道:“是,是那些光头!”

    “什么!”

    独眼男子再次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很快跌落回去,问道:“你,你说什么?”

    消瘦男子悲凄道:“大哥,那些光头又来了!”

    此时,山寨之外,数十人挡在门口,一名精壮的光头汉子手中拿着一个锥形的纸筒,向里面大声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不要反抗,争取宽大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