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县县令因为勾结山贼,贪赃枉法,公款私用,收受贿赂……,等大小共十八条罪状,被罢官免职,家产被抄,判处流放……

    济县县令纵贼行凶,官匪勾结,同样被除官收押,只等进一步核查罪名,结局不会比永县县令好上多少。

    此消息一经传出,两县不知有多少百姓拍手称快。

    作为两县的父母官,两人不仅不为民作主,反而勾结盗匪,荼毒乡里,搞得辖下治安不宁,百姓怨声载道,他们能有今日的结局,全都是他们咎由自取,也是两县百姓期盼了许久的。

    这一切,自然要感谢刚到蜀州不久的景王殿下。

    才到蜀州,他就以雷霆之势,拿下两位贪官,又严令各地官府,缉拿盗匪,维护治安,还蜀州一个朗朗青天……

    短短两件事情,就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到了蜀州百姓的拥护和爱戴。

    比起只知道搜刮民脂民膏,祸害百姓的蜀王,景王无疑要好上千倍万倍,甚至只是将这两个人相比,众人都会觉得,这是对景王殿下的侮辱。

    同样都是王,王与王的差距,为何如此之大?

    他们期盼了不知道多少年,才盼到了这样的一位明主,以后的日子,应该会好过多了。

    百姓们心情畅快,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茶余饭后,话题总会提到被无数人所称颂的景王殿下……

    传说他样貌俊朗,丰神如玉,是世间一等一的美男子。

    传说他文采斐然,出口成章,是公认的景国第一才子。

    传说他身手了得,武功盖世,是文武兼备的世间英杰。

    他儒雅,谦逊,明断,对待坏人,又十分果断,坚决,不留情面,他是景王殿下,他就是这么一个高尚纯粹的人。

    私人的小院里面,李易扶着若卿的腰,说道:“动作的幅度再稍微大一点,对,对,就是这样……”

    若卿脸色羞红,咬着红润的嘴唇,腰间传来的酥麻,让她心神难以平静。

    纠正了若卿的动作,又走过去拍了拍醉墨的屁股,说道:“这里要再翘一点,练武就和你们跳舞一样,在实用之余,其实也是很注重美感的……”

    醉墨就没有若卿那么矜持了,趁着没有人注意,在他的腰间拧了一下,又丢给他一个白眼,跑到若卿身边。

    虽然直到现在,还没能给她一个正式的婚礼,但他们之间,也只差那最后一步。

    等到新的府邸修缮完毕之后,也到了把欠她的东西还给她的时候了。

    李家现在人人习武,当然和柳二小姐追求武道尽头的初衷不一样,永宁是为了学好武功以后能?;に?,醉墨和若卿是因为听说练了那种武功能够延缓衰老,青春永驻------没有几个女人能挡得住这几个字的诱惑。

    当然,李易也希望她们能稍微学些功夫,一来可以?;ぷ约?,二来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她们身子骨弱,不求她们和柳二小姐一样练好武功天天欺负他,只要能有些许的自保之力,增强增强体质,李易就心满意足了。

    “如……”走到柳二小姐身边,刚刚抬起手,她的视线望过来,李易立刻摆了摆手,说道:“如意你的动作很标准,完全不需要纠正……”

    永宁的马步已经扎的很稳了,她现在还在练基本功的阶段,动作有些不太标准,李易站在她的对面,做了一个标准的马步动作,说道:“看,扎马步,要像我这样……”

    “什么像你这样,别教坏了小孩子……”柳二小姐从后面走过来,按着他的肩膀,又踢了踢他的屁股,说道:“屁股再往下压一点,再压……”

    李易揉了揉屁股,小声说道:“你能不能温柔点……”

    “要温柔?”柳二小姐看着他,说道:“不如我们去旁边的院子,你告诉我怎么才算是温柔?”

    去旁边的院子还是算了,大庭广众的,让人看到了会传闲话的,更重要的是柳二小姐的温柔以及疼爱,他有些消受不起,李易摇了摇头,看着永宁说道:“记住了没有,要听如意姐姐的,再往下压一压……”

    ……

    “最近的事情还顺利吗?”一处小院子里,陈三小姐帮他倒了杯茶,轻声问道。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一切都还顺利,有些事情急不来,暂且走一步看一步?!?br />
    打贪官,清匪患,是治理蜀州的第一步。

    永县和济县两位县令的落马,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蜀州所有官衙,对于剿匪的事情都极为负责认真,短时间内,剿匪一事就起到了显著的成效。

    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对于盗匪,官府从纵容到不纵容,相当大一部分匪寇不敢再轻举妄动,也就是所谓的官匪,都能够用这样的方式轻易解决。

    接下来的事情,就急不来了,匪要一点一点的剿,耐心等待即可。

    就是每天需要处理的杂事太多,蜀州所有的事情都要他点头,比起在京都的时候还要忙。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蜀州刺史这个位置不能空,需要找一个有能力的人坐上去,可问题在于,他的手下,暂时还没有能胜任一州刺史的人。

    要不,下个月给李轩写信的时候,让他派一个靠谱的人过来?

    “抬脚?!?br />
    陈冲手里拎着一把扫帚,一路扫过来,看了李易一眼,淡淡说道。

    三小姐没有让他给这里安排过多的下人,堂堂陈给事中,现在偶尔也得干一些扫地擦桌子的活计。

    “你这件事情办的不错?!背鲁逡槐呱?,一边随意的说道:“蜀州的匪,大多数都是官养的,只要官府不纵容,匪患便去了一半?!?br />
    他扫过了李易脚下,又道:“不过也有些条陈还不太完善,已经出现了好几起商户虚报损失的事件,若是放之不管,揪着官府不放,弄得蜀州官吏人心惶惶,反而会起到反效果?!?br />
    李易抿了口茶,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经此一事,官匪勾结的事情,已经不复存在,应该把重点放在剿灭其余的匪寇之上,蜀州官吏不能再承受重压,应以安抚为主,一手棒槌,一手大枣的道理,你不可能不懂……”

    “然后呢?”

    “你刚才说“治理”,既要治,也要理,蜀州的地理位置偏僻,距离京都较远,但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商业重镇,经由此地来往多国的商人数不胜数,只可惜蜀州的官员却只是被一点蝇头小利蒙蔽了双眼……”

    “还有吗?”

    “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若是肃清蜀州匪患,清明吏治,眼光长远,吸引各国商人来此,鼓励百姓从农事,促生产……,最多十几年,这里就是第二个京都?!?br />
    ……

    李易放下茶杯,看着陈冲,就像是看到了一块蒙尘的金子。

    果然,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他能干到给事中的位置,绝对不是靠走后门……

    想到这里他才意识到,老陈家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陈庆,肯定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毕竟能干到侍中的位置,可不仅仅是靠走后门就可以的。

    李易看着他,脸上忽然露出笑容,说道:“陈大人……”

    陈冲握着扫帚,脸上浮现出一丝警惕之色,问道:“你想做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一句……”李易看着他,问道:“你渴望力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