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这……”人群前面,一名官员面色一变,开口道:“山贼所致百姓财物损失,由官府垫付,这,这有些不合常理啊……”

    济县魏县令说的话,可谓是说到了众人心里。

    不能这么欺负官啊,且不说要是有人谎报损失,他们该如何查明,便是真的有百姓因为山贼掳掠蒙受损失,也不该是他们赔,时间久了,他们也赔不起……

    最重要的是,他们能管住他们养的那些山贼,管不住所有盗匪??!

    李易看着那名中年官员,问道:“你是……”

    那名官员立刻说道:“下官乃是济县县令魏大鹏?!?br />
    “魏县令,你对本王有意见?”

    “下官不敢!”济县县令面色慌乱,立刻说道:“下官只是觉得,蜀州匪患严重,虽然官府也有责任,但由官吏赔偿百姓损失,从来都没有过先例,怕是有些不妥,此事,此事应当从长计议……”

    “怎么个从长计议法?”

    “下官,下官觉得……”

    李易忽然开口问道:“济县县丞何在?”

    人群有一瞬间的安静,随后,立刻便有一人从人群中走出来,恭声道:“回景王殿下,下官济县县丞?!?br />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济县县令了?!?br />
    李易对他说了一声,指了指一旁的济县县令,说道:“把魏大鹏给我拿下,身为一县之令,消极应对剿匪,本王怀疑你和济县盗匪有所勾结,待查清之后,再行处置!”

    立刻便有两名身披甲衣的卫士上前,将济县县令拿下。

    济县县令怔了怔,面色大变,立刻道:“殿下,殿下,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

    “冤枉?”李易看着刚刚晋升为县令的济县县丞,问道:“他说他冤枉,你说呢?”

    “殿下,下官不……”济县县丞想了想,语气一顿,忽然躬身道:“景王殿下,下官举报,原济县县令魏大鹏和济县赫赫有名的大盗刘胡子勾结,纵容刘胡子等人在济县胡作非为,祸害百姓,从中谋取利益,已有数年之久,下官手中拥有他们勾结的证据,请景王殿下明鉴!”

    济县县令脸色苍白,指着他,颤声道:“你……,你,你血口喷人……”

    他的话音越来越来小,脸色灰白一片,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位景王行事如此果断,一言不合便直接将他拿下,他更没有想到,他的身边,居然出了一位叛徒,在关键时刻,就这样出卖了他……

    防火防盗防县丞,为了上位居然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人心险恶,人心险恶??!

    济县县令很快就被人带下去,此后永县县令在牢里也就没有那么孤独了。

    李易目光扫视了下方一眼,问道:“还有谁觉得本王刚才说的不妥?”

    二十多名官员左右四顾,片刻后,同时躬下身子,异口同声的说道:“殿下英明!”

    济县县令只是说了一句大实话,就被摘了官帽抓进牢里了,他们谁还敢说话,谁还敢有意见?

    这位景王,显然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善,刚到蜀州几天时间,就有两名县令先后落马,谁知道下一个会不是他们?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有问题大家一起讨论,有讨论才有进步,你们放开了说,我不会怪罪你们的?!?br />
    一名官员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说道:“景王殿下……”

    “你是……”

    “下官……”那官员下意识的想要回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忽然捂着肚子,说道:“下官腹痛难耐,可否,可否先去趟茅房……”

    “人有三急,去吧?!崩钜装诹税谑?,说道:“还有哪位有意见?”

    人群默然无声。

    如果没有刚才的事情,他们或许会以为景王殿下通情达理,开明大度,可现在,除非脑子坏了,才会中这种拙劣的圈套。

    一名官员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殿下英明,下官佩服,并无其他意见!”

    “溜须拍马,恶心!”在他身后,一人用极度鄙夷的眼神望了他一眼,走上前躬身道:“殿下算无遗策,下官对殿下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下官没有意见……”

    “下官也没有什么意见……”

    ……

    “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下了?!崩钜卓醋潘?,说道:“你们即刻回自己的辖区,剿匪一事,具体如何去做,过两日会有人通知你们的?!?br />
    眼看着景王殿下走出县衙,众人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一名官员忽然转过身,看着另一人,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说道:“张县丞,大家同僚这么久,也没有好好聚聚,不如一同回去,今夜我在春香楼设宴……”

    “方县尉,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喝酒了,今日可要好好喝上两杯……”

    “苟大人,以前多有得罪,是我不好,明日我在家中设宴,你可一定赏脸……”

    ……

    回去的路上,老方一脸疑惑,问道:“姑爷,这些官员里面,没几个好人,为什么不把他们一锅端了,还留着他们干什么?”

    老方聪明的时候像一只狐狸,看透世事,阅尽沧桑,蠢的时候,像一只蠢狐狸……

    他们初到蜀州,面临的最大问题,其实就是无人可用。

    将蜀州官员尽数换下,对他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换下来之后呢,让老方去当县令吗?

    这些人能通过科举的层层选拔,坐到县令县丞的位置,哪一个不是有几分真本事,更何况,他们在蜀州多年,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蜀州的一切,也没有人比他们更适合坐这个位置。

    当然,前提是他们要听话。

    这次永县和济县县令的落马,应该能让他们安生一阵子,以后的事情,可以循序渐进,急是急不来的。

    他回头看了看老方,说道:“你去把王威给我叫来?!?br />
    没多久,一个光头就出现在了李易眼前。

    王威摸了摸脑袋,有些期待的问道:“王爷,有什么吩咐?”

    “你们不是缺人修路盖房子吗……”李易想了想,说道:“混乱之地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蜀州的山贼盗匪,这次就交给你们了?!?br />
    王威怔了怔,随后狂喜道:“我们可以大规模出动了?”

    “挑一百个兄弟就行,我会让柳盟的人协助你们,这一次,蜀州的山贼,一个都不许留!”

    “放心吧王爷!”王威拍了拍胸膛,眼中精光直冒:“我们的地方,哪能让这些杂鱼瞎闹,这一次我们连人带钱一起抢,养了他们这么久,是该到了收网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