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想要整合混乱之地的势力,也不是做不到,但是硬碰硬的话,弟兄们肯定要折损不少,不划算……”

    名叫王威的光头挠了挠脑袋,有些苦恼的说道:“可是,如果再不往外扩张的话,修路搭桥盖房子的人就不够了……”

    “这件事情先不急?!崩钜着牧伺乃募绨?,示意他稍安勿躁。

    攘外必先安内,路要一步一步走,饭也要一口一口吃。

    当前最重要的,便是结束蜀州的乱象,混乱之地的山贼并不是眼下的重点,流窜在蜀州的这些盗匪,才是需要迫切解决的。

    因为从今天开始,这整个蜀州,就是他的地盘了。

    同行是仇人,一个山头只能容下一帮山贼,有哪一个山贼的地盘上,还允许其他山贼撒野?

    王常敲了敲门,从外面走进来,躬身道:“参见景王殿下?!?br />
    李易挥了挥手,说道:“不用多礼?!?br />
    “多谢殿下款待……”王常稳住心神,这才说道:“这趟镖还没有送到,我来是向景王殿下告辞的?!?br />
    王威看了看他,诧异道:“咦,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谢过这位英雄救命之恩!”王常恭敬的对他行了一礼,说道:“三个月前,我们在押镖的路上遇到一伙山贼,若不是英雄搭救,怕是也活不到现在……”

    “好像有点印象……”

    王威挠了挠脑袋,有点印象只是他说的客套话,这两年,他们从山贼手下救下的人多了,又哪能个个都记???

    他们虽然也是山贼,但是他们的内部有规定,不许对来往的客商动手,更不许跑出来祸害百姓。

    不许这不许那的,那就只能对同行下手了。

    这直接导致他们的地盘范围之内,方圆数十里都没有了小山贼,他们要么拧成团,一致对外,要么抱上了某个大型山贼团的大腿,不好再对其动手,也让他们这几个月内,业绩直线下降。

    王常谢过了这光头,忽然面对李易跪下,说道:“王常请求景王殿下收留,日后愿为殿下马首是瞻!”

    “快快请起?!崩钜浊鬃越銎鹄?,说道:“王大哥常年在外走镖,对这蜀州应该十分熟悉,说不定以后还需要你们的帮助,若是不嫌弃,等到送完这一趟镖之后,就先在这里做事吧?!?br />
    王常激动的拜倒,高声道:“谢殿下!”

    若是在这蜀州,能得到景王殿下的庇护,日后只要老实做事,还有什么需要惧怕的?

    这一趟镖,赶得真值!

    初来乍到,正是最缺人手的时候,能够有熟悉蜀州的人帮忙,当然是一件好事,王常走后,蜀州长史走进来,躬身道:“殿下,永县县令已被激愤的百姓打成重伤,下官刚刚差人将他送去医馆医治……”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伤好之后,逐条落实他的罪名,然后,按律处置吧?!?br />
    随后又看着他,问道:“对于治理蜀州的匪患一事,你有什么想法?”

    蜀州长史想了想,说道:“回殿下,蜀州比邻混乱之地,匪患一事,已持续数十年时间,其中盘根错杂,难以想象,要想全面治理,并非易事……,近些年来,官府围剿已有数十次,但每次一有动作,他们就逃往混乱之地,等到风波平息,又出来继续行凶……,我们,我们也无能为力啊?!?br />
    “你的意思是,就这样放任不管?”

    “下官绝无此意!”蜀州长史闻言,立刻道:“下官只是觉得,此事牵扯甚大,还需从长计议……”

    李易想了想,说道:“召集七县所有八品以上官吏,五天之后,我要在永县县衙看到他们?!?br />
    虽然不知道殿下这么大张旗鼓的召集蜀州官吏干什么,蜀州长史还是立刻躬身,说道:“下官遵命!”

    磨刀不误砍柴工,要想发展蜀州,就得先解决贪官和匪患的问题。

    李易心中已经有了计划,然后忽然转过身,将从背后悄悄靠近他的永宁一把抱起,轻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越来越坏了,又想偷袭我……”

    永宁有些泄气的说道:“又被哥哥发现了……”

    永宁最近在跟着柳二小姐学武功,当然,现在还只是学一些基础的东西,她年纪小,可塑性强,又有柳二小姐教导,家中还有三位宗师可以随时咨询解惑,怕是等到她长大之后,武林中就又多了一位独当一面的女侠。

    李易帮她将凌乱的发丝整理好,说道:“你还太小,等你再长大一些,哥哥就发现不了了?!?br />
    “如意姐姐也是这么说的呢?!庇滥偷氐懔说阃?,说道:“她说哥哥最懒了,总是不好好练功,如果我努力学武,等到我长大了,哥哥就不是我的对手了?!?br />
    李易额头上浮现出几道黑线,居然趁着他不在和永宁说他的坏话,这个如意,也太不像话了。

    李易看着她,问道:“她还说什么了?”

    “她还说,到了那个时候,我就能和她一样打哥哥的屁股了?!庇滥ё潘牟弊?,说道:“我才舍不得打哥哥的屁股呢,我要好好学武功,以后就能?;じ绺缌恕?br />
    虽然永宁还是一如既往的维护着他,但李易心里已经提起了足够的警惕。

    永宁的年纪还小,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以后会长成什么样子,取决于他们如何涂抹这张白纸。

    李易自己去小心的涂抹,自然不会担心。

    女孩子总是讨人喜欢,要论讨喜程度,就连李端也比不上她。

    醉墨教她画画,教她跳舞,若卿教她识字,教她乐器,如仪给她讲故事,把她当成女儿一样,她们都在这张白纸上添上了一些色彩。

    但是如果柳二小姐也要时不时的在这张纸上面添上两笔,可就大事不妙了。

    家里有一个柳如意就够了,千万不能再出现一位李如意,李易捏了捏她的小脸,说道:“心怡啊,你要记得,以后要多听如仪姐姐的话,多听若卿姐姐和醉墨姐姐的话,还有啊,千万记得要离如意姐姐远一点……”

    永宁眨巴着眼睛看着他,问道:“为什么???”

    李易看着她,循循善诱:“因为如意姐姐总是打哥哥的屁股,凡是打哥哥屁股的,都是坏人……”

    永宁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后,问道:“如意姐姐,哥哥说的对吗?”

    李易怔了怔,随后就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说道:“小姑娘家家的,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骗人是不对的,以后要记住,不能骗人……”

    一道冷冷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骗人是不对的,背后说人坏话就是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