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有圣旨传到蜀州,蜀州将作为景王殿下的封地,日后蜀州之财政、军政……,一切事务,都交由景王殿下决定,只需事后报备朝廷即可。

    原蜀州刺史被朝廷召回,其余佐官暂时留下,新的刺史,将由景王殿下亲自指定。

    这几乎是将整个蜀州都独立了出来,与朝廷的联系微乎其微,可谓是开国以来从未有过之创举,当然,外臣封王,这也是景国有史以来所没有过的。

    仅凭这两点,就能够看出陛下对于景王殿下的信任,蜀州换了新主人,他们这些地方官员,自然要加倍小心。

    毕竟,在这之前,有关景王殿下的种种传说,他们都已经深入的了解过了。

    前两日便有景王府的人到了蜀州,这两日,他们都在焦急的等待之中,如今好不容易等来了景王殿下,这个不开眼的永县县令,居然如此胆大妄为,蜀州长史与司马生撕了他的心都有了。

    眼下之人,可是当今陛下与辅政公主的挚友,位高权重的景王殿下,瞎了他的狗眼,竟然诬陷景王是山贼?

    “把这罪臣给我拿下!”

    蜀州长史回头说了一句,立刻便有兵士将瘫软在地的张县令拎起来。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张县令被押着,想要跪下却做不到,只能用绝望的眼神看着他,大声道:“景王殿下饶命??!”

    一县县令,居然和山贼勾结,肆意诬陷好人,足以看出,蜀州的官员**猖狂到了何等程度。

    李易挥了挥手,说道:“脱掉他的官服,押到菜市口,饶不饶他,百姓说了算?!?br />
    蜀州长史躬身道:“遵命!”

    从今日起,景王殿下就是蜀州的新主人,在蜀州,他的话,等同圣旨。

    “景,景王殿下……”王常脸色发白,走过来,声音有些发颤,说道:“不知殿下身份,这两天多有得罪,还,还望殿下恕罪……”

    “不知者无罪……”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感谢你们一路的照顾,有没有时间,我请你们喝酒!”

    王常闻言,怔在原地,从刚才开始,他就再也没有办法将眼前的年轻人当做是那个可以和他喝茶聊天的李兄弟了,一个只不过是身份低微的镖师,另一个是当朝权势最盛的景王------景王殿下,居然在邀请他喝酒?

    老方走过来,揽着王常的脖子,说道:“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儿一样,喝了这顿酒,以后就是真正的朋友了,以后在蜀州遇到什么困难,我罩着你……”

    王常自是知道这是几辈子都求不来的福气,躬身道:“那就,那就多谢景王殿下了……”

    张县令被拖下去了,蜀州司马走上前,指着院子里面的衙役,问道:“殿下,这些人,该怎么处置?”

    衙门里面的主事之人乃是张县令,这些人也是听命行事,不可能和他一样重罚,李易想了想,说道:“每人杖十,以示惩戒,以后若是再为虎作伥,定不轻饶!”

    “谢殿下,谢殿下!”

    县衙的衙役立刻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即便是还要受到杖刑,却是一点儿都不敢怨恨景王殿下。

    其余之人,也有时间抬起头,悄悄的打量着景王殿下。

    这两年来,他们没少听过景王的事迹,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只觉得他虽是如此的年轻,但身上自有一种与常人不同的气度……

    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走进县衙,看着李易,脆生生的说道:“哥哥,如仪姐姐说,你要是再不回去,你的饭就被如意姐姐吃光了……”

    说罢又蹦跳着跑了出去。

    李易面色一变,急忙追上去,急忙道:“让她给我留一点……”

    众人看着那道身影瞬息间消失在门外,愣了愣之后,再一次觉得,景王殿下,的确有一种和常人不同的气度……

    ……

    永县县城中的百姓,今日心中有点忐忑。

    守城的军士匆匆过来,围了县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当时的形势看起来极其严峻,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事实证明,果然是有大事发生了。

    不然张县令那个狗官又怎么会人拖着跪在了菜市口,引得无数百姓围观。

    百姓们心情首先是忐忑和疑惑的,这狗官在永县当了多年的县丞,坏事做尽,升为县令之后,更加变本加厉,勾结山贼,到处搜刮民脂民膏,闹得永县人心惶惶,百姓恨他入骨……

    可他是县令,无人敢惹,百姓们咬碎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不过这个狗官今日演的,又是哪一出?

    很快,便有热心人士打听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蜀州传的沸沸扬扬的景王殿下,终于在今日,抵达了永县。

    殿下在进入永县之前,抓了一伙山贼,本欲交给官府,却没料到,那山贼林二疤子,正是永县县令的小舅子,往日他们官匪勾结,做了不少恶事,如今竟然反过来诬陷景王殿下是贼匪……

    然后……

    然后张县令就被扒了官服,摘了官帽,跪在这里了。

    “呸,狗官,你坏事做尽,就没有想到,你也会有今日!”终于有人忍不住,对着他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一石激起千层浪,围观的百姓也终于沸腾起来。

    “狗官,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景王殿下都敢诬陷!”人群中,有一人丢了一只臭鸡蛋。

    “你恶事做尽,能有今天,全都是咎由自??!”人群中又丢出来一只石头。

    “妈的,谁用石头砸我!”对面有一人捂着脑袋跳了出来。

    更多的石头和鸡蛋砸了过去。

    人群顿时乱作一团,分成明显的两帮,开始了石头和臭鸡蛋的乱战,最后演变成近身肉搏。

    “我看到了,刚才是你砸的我!”有一人指着对面的男子,踹了张县令一脚。

    “我为什么砸你,你心里没数吗,刚才那个砸我头上的臭鸡蛋是谁扔的?”那男子恼怒的指了指他,一拳打在张县令鼻子上。

    人群纷涌而来,很快将张县令淹没。

    旁边的兵士见势不妙,立刻上前阻拦……

    张县令被拖出来的时候,已经头破血流,满脸浮肿,出气多进气少了……

    身着铠甲的一人脸色一变,立刻道:“快去请大夫!”

    ……

    曾经的蜀王府,现在的临时景王府。

    刚到蜀州,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李易吃完饭,并没有耽搁多长时间,接见了这两年留在蜀州的一些高层管理人员。

    “王爷,我们周边能收服的山贼,都已经收服的差不多了,再往里面,还有两个难啃的骨头,担心损失太大,我就没敢轻举妄动……”

    此时,李易面前,一个锃光发亮的光头正在有规律的颤动。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这两年你们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很不错,后面的事情,从长计议?!?br />
    那光头脸上露出兴奋之色,说道:“王爷,这次一定要把他们一锅给端了……”

    王常怔怔的站在门口,只觉得里面的那个光头格外的熟悉。

    他很快就想起来,这种熟悉感来自哪里。

    他们某一次押镖,遇到大股山贼,整个镖队都差点覆灭的时候,就是这个光头救了他们。

    他们也是山贼,只不过是专抢山贼的山贼。

    这个光头出现在这里,看起来似乎是景王殿下的手下,所以……

    原来景王殿下没有骗他。

    他忽然觉得脑子有些乱,需要好好捋一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