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县令被他吓了一跳,看着那衙役怒斥道:“来了就来了,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训斥过后,心里面却是舒服了许多。

    看来这林二,还是懂些道理的,吃水不忘挖井人,当了山贼,也不能忘了,当初是谁带他走上这条道的。

    他看着那衙役,挑了挑眉道:“他这次,带了多少东西???”

    衙役摇了摇头,说道:“没带?!?br />
    “没带!”张县令闻言猛地拍了拍桌子,怒道:“没带他来这里做什么!”

    “他是被别人带来的……”那衙役说了一句,又立刻摇头,说道:“他是被别人给抓来的!”

    “什么?”

    张县令闻言,忽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

    县衙前堂。

    王??戳丝蠢钜?,问道:“李兄弟不是说在蜀州还有朋友吗,怎么没见到?”

    李易看了看外面,说道:“他们一会儿就过来?!?br />
    虽然很早就写过信,但他们具体什么时候来蜀州,并没有再另行通知,不过如仪她们已经先过去了,该来的人很快就会来。

    县衙外面,数十名山贼被绑在一起,齐刷刷的跪在地上。

    十数名衙役望望这些山贼,再望望堂内,面色古怪。

    林二疤子一伙,已经算是蜀州境内,规模不小的山贼了,不得不说,能将这种规模的山贼一个不漏的一网打尽,这些人本事不小。

    可问题是,这林二疤子,是县令大人的小舅子啊……

    蜀州之外的混乱之地不说,官府管不到那里,但在蜀州境内横行的山贼,谁还没有个背景?

    官府并不是不想抓他们,真的下决心剿匪,那些山贼一个都跑不掉,实在是蜀州这地方太穷,地方官员仅靠朝廷那点儿微薄的俸禄,养活一家人还行,想要过的潇洒一点,就要通过其他的非正规渠道了。

    县令大人对林二疤子不管不顾,就是因为他不仅是自己的小舅子,还时常将抢来的赃物孝敬给他,这些人抓了他们,就是断了县令大人的财路……

    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县令大人会放过杀父仇人吗?

    李易和王常随口聊着天,某一个时刻,一个挺着肚子的中年男子从后堂走出来。

    王常立刻走过去,躬身道:“草民见过县令大人!”

    张县令看了看外面的山贼,又斜眼看了看他,问道:“这些山贼,是你们抓到的?”

    王常点了点头,说道:“回大人,是我们抓的?!?br />
    “维护永县的治安,不仅要靠县衙,还要靠永县的每一个百姓,你们做的很不错?!闭畔亓畹懔说阃?,说道:“你们先走吧,这些贼人,本官会处理的?!?br />
    “大人,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蓖醭9斯?,回头道:“李兄弟,我们走吧?!?br />
    “这就走了?”李易疑惑的看着永县县令,问道:“没有什么赏金之类的吗?”

    几十个山贼啊,抓起来很不容易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地方县衙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只有口头奖励……,这不合常理。

    张县令看着刚才那位没有向他行礼的年轻人,眉头拧了起来。

    砍了他的摇钱树,还想要赏金,没把他关进大牢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

    这次之后,林二又得改头换面,重新换一个匪号,总归是多了一点麻烦事,张县令瞪了这两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一眼,对衙役们吩咐道:“把这些贼人先押下去,容后处置?!?br />
    “慢着?!崩钜卓醋潘?,问道:“敢问这些贼人,县令大人打算如何处置?”

    张县令心中本来就有气,闻言立刻沉下脸,说道:“本官做事,需要你来教吗?”

    他猛地挥了挥手,说道:“还不快点带走!”

    说罢,便自顾自的向后堂走去。

    王??嘈ψ趴醋爬钜?,说道:“李兄弟,我们走吧?!?br />
    李易看了那县令的背影一眼,摇了摇头,并未言语。

    上一个和他这么说话的人,坟头应该已经开始长草了,不过为了这点事情和一个七品小官生气,他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这件事情,回去让下面的人盯一盯就行了。

    “走吧?!彼×艘⊥?,和王常向县衙外走去。

    此时,县衙后堂,张县令沉着脸看着面前的男子,怒道:“你个废物,这么多人,还能被人给一锅端了!”

    那山贼头领苦着脸道:“姐夫,这真的不能怪我,实在是他们太厉害了……”

    张县令沉着脸问道:“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头吗?”

    “是来蜀州做生意的?!蹦巧皆敉妨炝⒖趟档溃骸敖惴?,我看他们是一只大肥羊,还有几名女子,堪称人间绝色,不如……”

    “商人?”张县令眉梢一挑,问道:“你确定,这是一只大肥羊?”

    “肥的不能再肥了……”那山贼头领猛地点头,说道:“姐夫,你相信我的眼睛,我见过那几名女子,她们头上戴的发钗,随便一个,少说也值上千两银子,上次我抢过一个,只不过被那些该死的光头又抢走了……”

    山贼头领一咬牙,说道:“姐夫,不能放过他们??!”

    “大肥羊……”张县令目光闪动了几下,点头道:“勾结山贼,的确不能放过……”

    他看了看门外,大声道:“来人!”

    立刻有一名衙役冲进来,躬身道:“大人,什么事?”

    张县令沉声说道:“带人把刚才那几个勾结山贼的家伙给我抓回来!”

    ……

    县衙门口,王??醋爬钜?,拱手说道:“李兄弟,我们这一趟镖,还要再往前走上两天,等我回到永县,咱们再叙!”

    李易拱手回礼,说道:“一路小心?!?br />
    “走吧?!蓖醭;毓?,对几名兄弟说了一句,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暴喝。

    “站??!”

    他回过头,看到有十余名衙役从县衙冲出来,将他们几人团团围住。

    王常愣了愣,诧异道:“官差大哥,这是……”

    为首的衙役挥了挥手,说道:“把这些勾结山贼的家伙,全都给我拿下!”

    “勾结山贼?”王常脸色一变,大惊道:“误会,官差大哥,这绝对是误会,山贼是我们抓的,我们怎么可能勾结山贼呢!”

    “还想狡辩!”那衙役厉声说了一句,“还不快给我拿下!”

    老方将指节捏的咯吱作响,朝廷把蜀州封给了姑爷,到了蜀州,就是他们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还能让人把自己给欺负了?

    李易拍了拍他的肩膀,径直向县衙里面走去。

    见到此人居然这么识相,衙役们也并未阻拦,看着后方王常几人,说道:“拿下!”

    两名衙役想要上前拿下李易,被老方瞪了一眼,立刻便打了一个哆嗦,又退了回去。

    刚才就听说这汉子能以一当十,他们可不吃这个眼前亏,只要他们不跑,等会儿有的时间收拾他们。

    县衙大堂,刚才那位张县令稳坐主位,一拍惊堂木,大声道:“林二,你说,你们还有同党?”

    那山贼头领跪在堂下,回头一指走进来的李易和王常等人,说道:“大人,小人的同伙就是他们!”

    王常闻言,脸色一变,立刻道:“大人,他这分明是诬陷,若是我们是他的同党,又为何会将他们抓来?”

    张县令也是一脸怒意的看着山贼头领,问道:“他说得对,若是他们是你的同党,又为何抓你见官?”

    “大人,小人所言,句句属实!”那山贼头领一脸肃然的说道:“我们本是同伙,只是因为分赃不均才打起来的,他是想用我们来换取赏银……”

    “胡说!”王常指着他,大声道:“此贼人分明是想反咬一口,大人明鉴!”

    “肃静!”

    “仅凭你们的一面之词,本官也难以断定?!闭畔亓钍殖志媚?,狠狠的拍了拍桌子,说道:“本官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来人,把他们全都押下去,且容本官调查清楚之后,细细审来!”

    王常急忙道:“大人,我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住口!”张县令看着他,挥了挥手,说道:“休得花言巧语,先押下去再说!”

    王常怔怔的站在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堂上的张县令。

    他们的身份是镖师,他有许多证据都可以证明他的身份。

    如此简单的事情,这县令居然不问青红皂白,想要将他们先关起来……

    真要是被他们关起来了,那是非黑白,还不是由他们说?

    他看了看那跪在地上,用讥讽的笑容看着他的山贼,终于明白了什么。

    这哪里是什么县衙,这分明就是另一个贼窝!

    这是官匪勾结!

    匪就是官,官就是匪!

    ……

    李易知道蜀州存在官匪勾结的问题,这也是他过来之后,打算第一时间解决的问题。

    只是没想到,才刚刚进入永县,还没来得及安顿,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这一路舟车劳顿,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一张又大又软的床,好好的睡一个安稳觉……

    这些王八蛋,就不能晚些时候再闹,一点儿都不让人闲,赶着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