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兄弟当真是深藏不漏……”

    再次启程的时候,王姓男子脸上露出羞愧之色,说道:“前两日,王某当真是有些班门弄斧,惭愧,惭愧……”

    他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对方一行人一个护卫不带,就胆敢在蜀州行走,仅那方兄弟一个,就抵得上他们整个镖局了。

    甚至这么说还有些抬举自己的嫌疑,毕竟面对数十名山贼,他们也只有放下武器投降的份儿。

    更别说还有那位只露了一手,就让人心惊胆战的女侠,还有那位虽然年迈但总是让人不寒而栗的老者,甚至李兄弟自己身手也极为不俗,这样的组合,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

    “用点力,不许偷懒!”

    “快点儿,没吃饭是不是!”

    “你,说的就是你,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

    押镖的几人坐在车上,手中拎着一只草绳当做鞭子,时不时的抽打两下后面推车的山贼。

    更多的山贼跟在后面,被绑着双手,用一根绳子串在一起,绳子的另一头拴在马车上。

    闲聊了几句,王常终于忍不住问道:“李兄弟的家里是做什么的?”

    “和他们一样,也是山贼?!?br />
    “山贼?”王常愣了愣,摇头道:“李兄弟又说笑了?!?br />
    “以前在庆安府,京都这些地方混,但是这些地方官府管的严,不太好生活……”李易解释道:“听说蜀州这地方山贼多如牛毛,官府也不怎么管,就打算过来发展发展?!?br />
    王常笑了笑,当然不相信他说的话,不说李兄弟这斯斯文文的样子,就说那些女子,哪里像是山贼了,摇了摇头,并不在意,又问道:“李兄弟一家来蜀州做什么,不是真的是来游玩的吧?”

    这年头,说真话没有人信,李易叹了口气,说道:“游玩是真的,家里做点小生意,蜀州这地方特殊,距离齐国和武国都不远,想着来这里,能不能把生意再做的大一点……”

    齐国和景国虽然多有摩擦,但这并不影响两国商业的交流,每年都有不少商人来往于两国之间,第一眼见到这位李兄弟的时候,他就看出了对方非富即贵,不是寻常人。

    王常想了想,提醒道:“蜀州来往于景国和齐国的商队有好些个,不巧我和其中两个有过合作,李兄弟初来乍到,对这里还不太熟悉,若是有意,我可为你介绍一二,对你们来说,加入某一个商队,要安全和便利许多?!?br />
    李易客气道:“那就多谢王大哥了?!?br />
    “不客气?!蓖醭R×艘⊥?,说道:“不过,齐国可去,这武国,李兄弟还是不要去的好?!?br />
    李易看着他,诧异道:“这是为何?”

    前方的一匹马上,柳二小姐微微偏过头。

    王常解释道:“这武国的情况,和齐国景国不一样,虽然他们并不敌视我景国商人,但是武国现在叛乱四起,国内动荡不安,没有一个商队愿意冒险去武国,为了银子丢了性命,可是大不划算的?!?br />
    李易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了,多谢王大哥?!?br />
    对于蜀州,在数年之前,李易就已经有所安排。

    如今勾栏开遍蜀州,如家客栈也做到了全面覆盖蜀州七县,庞大的信息和情报网络早就建立完善,蜀州的情况,并不需要他过多介绍。

    商业上虽然只是刚刚起步,但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一段日子,商业才是大力发展的一个方向之一。

    当然,在这之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

    蜀州地方偏远,百姓穷困,州城所在的永县,虽然相较而言要富庶一些,但也富庶不了多少。

    因此,当一辆辆看上去就十分精致华贵的马车驶进城门的时候,路过的百姓无不驻足观看。

    当然,让他们移不开眼的原因还有一个。

    在最后一辆马车后面,还跟着一个长长的队伍。

    一行数十个人被人用绳子绑着,跟在马车后面,有行人看了几眼,立刻就辨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这,这是黑虎沟那一带的山贼??!”

    “我认出来了,最前面那个可不就是林二疤子,他是黑虎沟那一带,最大的山贼头领!”

    “这林二疤子,最丧心病狂了,半年前,我家差几天要生的老母猪,就是被他给糟蹋了!”

    “他们怎么被抓了,这是哪位英雄做的好事,没想到这帮人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

    “可我听说,这林二疤子,和张县令有些关系,会不会……”

    ……

    原本打算当天晚上到永县,但因为这些山贼的事情耽搁了行程,休息了一晚,抵达永县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景王府还在修建当中,李易从京都出发的时候,就给这边来了信,还没有修建完全的景王府不能住,但原先的蜀王府他们已经重新修缮了一番,可以先暂时歇歇脚。

    之前和蜀王有些小恩怨,现在还要占了人家的地方,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可是家里人多,总要有个大点儿地方,总不能带着如仪她们住客栈……

    安顿之前,要先将这些山贼处理了。

    永县县衙距离城门口不远,在王常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便走到县衙门口。

    衙门口值守的衙役靠在墙上打盹,忽然觉得眼前一黑,睁开眼,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那些人,皱眉道:“你们几个,干什么的!”

    王常走上去,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大哥,我们在路上抓了几个山贼,不敢私自处置,便将他们带来县衙了?!?br />
    “山贼?”那衙役不耐烦的问了一句,左右看了看,问道:“在哪里?”

    “出来,快点!”

    一名镖师牵着绳子,将那数十人从马车后面拉了出来。

    那衙役瞪大眼睛看了看,立刻就向衙门里面跑。

    跑进门口的时候,脚步又顿住,回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请示县令大人!”

    永县县令姓张,刚刚上任不久。

    能在短短几年之内,就从县丞干到县令,还要感谢他的前任。

    前段时间,因为蜀王的拖累,永县上一任县令,也就是他的前任,作为蜀王同党,在蜀王逃窜之后,被押解进京,现在早就不知道被流放到哪里搬石头去了。

    所以,他这位县丞,自然而然就晋升为了永县的一把手。

    尤其是在新来的刺史大人被调走,州城无刺史的情况下,他就是这里绝对的掌权者。

    说起来还要感谢蜀王殿下当年的不收之恩,作为一个小小的县丞,亲自登门送了好几次礼,也没有见着蜀王的面,或许是蜀王当时并不屑于招揽一个小小的县丞……

    总之------现在这永县,是他的地盘了。

    此刻,他坐在后堂中,抿了一口茶,皱眉道:“小二最近可是越来越不懂事,已经有整整一个月没有来过了?!?br />
    在他身后为他捏肩的一名女子软着声音道:“老爷,您这可就错怪小二了,您也不是不知道,近来这生意难做,有一群光头专抢他们,害的他们有家不能回,只能出来干些小活,他们的日子想来也不好过,可绝对不是忘记了孝敬老爷……”

    “那可未必……”张县令放下茶杯,说道:“说不定他过了这么长时间,心野了,胆子大了,忘记他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他话音刚落,外面有一名衙役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高声道:“老爷,不好了,林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