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在外走镖,既要合理的规避风险,还要保证货物的安全,需要有过人的眼力。

    遇到山贼,能不能打,怎么打,打了损失如何,划不划算,都是他需要第一时间做决定的。

    只是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些山贼的人数,王姓男子心中便断定,这一伙山贼,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他们的人数,少说也有五十人以上,自己这一方的十余人想要与之对抗,未免力有不逮……

    至于李兄弟和他的那几位娇妻,就更加指望不上了。

    他先是对身旁的几位兄弟眼神示意,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随后才看着李易,说道:“李兄弟,钱财乃身外之物,破财免灾,性命重要?!?br />
    老方看着外面的贼匪,眼中精光直冒,搓了搓手,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王姓男子急忙按着他的肩膀,说道:“不要冲动!”

    虽然他知道这位方姓兄弟有几分力气,但也不能以一当十,不是这些山贼的对手??!

    这处路边的茶舍所处的位置,是三条官道的交汇处,平日里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许多人都会选择在这里喝杯茶,歇歇脚,因此茶舍中的客人并不少。

    没想到只是在路边喝茶,也能遇到山贼,众人面色自然大变,看到对面那一伙人凶恶的样子,只能听从他的指挥,男人站右边,女人站左边,从身边取出银两财物,放在中间的桌子上。

    一时间,茶舍之中,立刻便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三拨人。

    一拨自然是堵在门口的山贼,另一拨就是乖乖听话的客人,最后一拨,就是安然的坐在茶舍中喝茶的李易等人。

    王姓男子等人站起身之后,才发现李易他们还坐在那里,不仅如此,里面的那些女眷还在小声说话,连这边看都不看一眼,似乎完全没有将这些山贼放在眼里的样子……

    “方兄弟,李兄弟……”王姓男子焦急的说了一声,想要将老方拉起来。

    那山贼头目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两桌,目光向茶舍里面望了望,立刻站起身,眼睛陡然睁大。

    想不到在这茶舍中也能遇到这么多罕见的绝色人儿,他快步的走上前,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道“啪嗒”的声音。

    王姓男子脸色一变,他刚才拉这位方兄弟起来的时候,没有拉动他,却不小心将桌上的茶杯扫落。

    “摔杯为号?”

    山贼头目停下脚步,走过去,怒道:“怎么着,还想动手!”

    老方坐在凳子上,摇了摇头,说道:“没想动手……”

    在看到这家伙居然向二小姐和大小姐那边走去的时候,他就真的没想着动手了。

    “还敢顶嘴!”山贼头目霸气十足的将手中的大刀架在老方的脖子上,大声道:“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

    这一声还是很有威势的,茶馆中不少客人的脸色立刻一白。

    脖子上猛地传来一道凉意,老方打了一个激灵,看着那山贼头目,说道:“别闹,凉……”

    山贼头目不怒反笑,刀都架在脖子上了,想的不是脑袋落地,居然是凉,这家伙,莫非是个傻的?

    老方捏着刀刃,说道:“拿开,真的凉……”

    自己的刀被人握住,山贼头目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来,却发现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被那大汉捏在手里的刀纹丝不动。

    老方轻轻一拽,那把刀就被他夺到手里,在那山贼头目愣神的时候,他已经将那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看着那山贼头目,问道:“来,你自己感受感受,凉不凉?”

    山贼头目脸色苍白,额头冷汗直冒,他很想说一句,凉,太他妈凉了,脖子凉心更凉,可他生怕他一开口,这把锋利的刀就会划破他的喉咙……

    “说话??!”老方握着刀,随意的划拉了两下,不满道:“到底凉不凉……”

    一道细细的血痕,立刻出现在那山贼头领的脖子上。

    “凉,凉,真的凉!”山贼头目声音里面带着哭腔,因为喉咙的耸动,脖子上的血痕又多了几条。

    场间的气氛有些安静,随后有些尴尬。

    王姓男子看着这一幕,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在他看来,分明就是这山贼亲手将那把刀送到了方兄弟手里,他------他有病吧?

    老老实实奉上银两财物的那些人,更是呆愣原地,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便在这时,一名山贼忽然从外面冲进来,将刀架在坐的最靠外面的老者脖子上,大声道:“快放了我家老大,不然,不然我就……”

    “不然你就杀了他?”老方看着看被俘虏的邋遢老者,说道:“那你杀吧,反正我和他不熟……”

    那名山贼看着他,哆嗦道:“你……你别以为我不敢!”

    “你还动不动手了?”老方看着他,似乎是生怕这山贼反悔,手中的刀又划拉了两下,那山贼头目的脖子上顿时又出现了几道血痕。

    那山贼握紧了刀,厉声道:“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话音刚落,忽然觉得手中一空。

    再看时,手中的刀已经落到了那名老者的手里。

    “说了只谋财不害命,你们这山贼当的------不讲究?!?br />
    邋遢老者摇了摇头,随意的用刀背将那山贼拍晕,抹了抹脖子,说道:“而且,这刀真的很凉……”

    李易放下茶杯,说道:“别玩了,快点解决,一会还要赶路呢?!?br />
    王姓男子看了看他,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忽觉得身旁一阵风刮过,刚才还站在他身旁的方兄弟已经不见了踪影。

    直到那一群山贼之中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响声,他才反应过来,急忙转头看去。

    此时,数十名山贼,已经有十余名倒地不起。

    看到那方兄弟犹如野兽一般冲入人群,在那群山贼中横冲直撞,被他撞到之人大都倒地不起,王姓男子彻底张大了嘴巴。

    几名山贼意识到这汉子的恐怖,远远的绕开他,向着最里面的女眷冲去。

    王姓男子脸色一变,正要阻拦,却见其中一名女子脚尖一挑,一条长凳便径直飞出来,砸在那几名山贼的身上,将几人砸飞数丈远。

    李易站起身,微微侧身,两记手刀砍翻两名冲过来的山贼,又踢飞两人,回头对老方说道:“再耽搁一会,晚上到不了永县了……”

    “好嘞!”

    老方应了一声,拎起一只大刀。

    仅剩的十余名山贼见此一愣,手中的兵器哐当哐当的掉在地上。

    赤手空拳都已经这么恐怖了,再拿一把刀------这不得要命?

    “好汉饶命!”

    十余人丢下兵器,噗通一声跪倒。

    王姓男子看了看满地的惨状,再看了看那位方兄弟,李兄弟,坐在里面的那些女子,坐在桌旁淡定喝茶的老者,以及周围哀嚎求饶的山贼……

    他怔怔站在原地,心中思索着,他们前两日救的,都是一群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