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在路边的一处茶舍旁停下,最前面那辆马车的车帘被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掀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从车上跳下来。

    赶车的汉子跳下马车,急忙道:“哎,慢点,慢点,小姑奶奶,可千万别摔着了……”

    “哥哥,快下来……”小姑娘稳稳的落在地上,回头对着马车招手。

    年轻人从车上下来,牵着她的手,说道:“才学了几天的功夫,就这么上蹿下跳了,要是再多学几年,还不得和你如意姐姐一样的……”

    “和我一样的什么?”

    穿着一件白色束身劲装,手持长剑的女子从马车上跳下来,看着他问道。

    “一样的-------优秀!”年轻人说了一声,指了指前面的茶馆,说道:“去那里坐一会,喝杯茶,然后再启程,顺利的话,今天就能到永县了?!?br />
    后面的马车上,又走下来几道人影,李易走过去,对如仪她们解释道:“赶了一早上路,去前面歇歇脚再走?!?br />
    这一路上风尘仆仆,从京都到蜀州,一路游玩,足足用了两个月的时间。

    到了后面这些日子,坐马车实在是坐的烦了,一有机会,他们就会找地方歇上一些。

    一名中年男子从后方走过来,问道:“李兄弟,怎么,累了吗?”

    李易笑了笑,说道:“赶了几个时辰的路,是有些累了,不如就在前面歇一歇,我请几位兄弟喝杯茶水,如何?”

    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正好我也渴了,走吧?!?br />
    说罢对身后挥了挥手,说道:“留两个人看着货,其他人先歇歇,一会儿再去换他们两个?!?br />
    眼前的中年男子姓王,做的是押镖走货的生意,是他们前两天在路上遇到的。

    距离蜀州还有两天路程的时候,李易便让柳盟护送商队和队伍里的其他人员先去了蜀州,他们一家则是轻装上阵,不急不缓的行路。

    谁知道那天早上就遇到了一伙十几名匪盗,虽然这些人他自己就能解决,但碰巧遇到这位王兄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还没等他动手,便打跑了那些人……

    一番闲聊,得知他们要去的地方也是永县,便结伴而行,当然,更多的原因,是出于这位王兄弟放心不下他们独自赶路的缘故。

    人家也是一番好心,李易不好拒绝,这两天聊下来,也已经十分熟悉了。

    中年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要我说,李兄弟也真是胆子够大,不带任何护卫,一家人就敢出门游玩,蜀州这地方乱,千万小心,以后可别这么干了……”

    李易自然不能说,他们一家出行所带的护卫,足以冲进任何一个国家的皇宫杀个七进七出,顺便拿下皇帝……

    这两天他对这位王兄弟的“古道热肠”已经有所领略,一脸诚恳的点了点头,十分受教的样子。

    否则,便要接受他喋喋不休的说教了。

    茶馆人不多,如仪她们几位女眷坐在最里面,李易老方还有邋遢老者以及其他人坐在外面。

    说是茶馆,其实就是一个简易的茶棚,里面的摆设整齐,桌椅板凳也擦拭的极为干净,小翠和小珠从马车里拿来了她们自己的用具,一路走来,杯子碗筷这种东西,她们都是随身携带的。

    李易和老方以及邋遢老者没有那么讲究,和王姓男子坐在一起,随口闲聊。

    王姓男子喝了杯茶之后,话匣子便打开了,问道:“李兄弟,京都离这里可隔着十万八千里,你们出来游玩,怎么就想到来蜀州了呢?”

    李易笑了笑,说道:“也就是瞎转……”

    王姓男子摇了摇头,说道:“说句实话,这年头,就算是我们这些走镖的,在外面行走,也得提心吊胆,脑袋别在裤腰上,一不小心就丢了,你们这一路从京都走过来,尤其是到了蜀州,还能安安稳稳相安无事,实在是……,实在是不可思议啊?!?br />
    李易看着他,诧异道:“这蜀州,当真有这么乱?”

    “何止是乱……”王姓男子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走一趟镖,大大小小的盗匪总得遇到几波,要不是这十几位兄弟的身手还不错,在这蜀州有些名气,是绝对吃不了这碗饭的……”

    李易看着他,问道:“这么多盗匪,朝廷之前就没有管过?”

    王姓男子摇了摇头,说道:“李兄弟你不知道,不只是盗匪,蜀州偏远,朝廷完全放任,官匪勾结,拦路打劫的山贼,说不定就在官府里有亲戚,这整个蜀州------已经从根里烂了?!?br />
    说起蜀州的现状,王姓男子有些愤慨,应该是这几年没有在流窜蜀州的匪盗手上吃亏的缘故。

    他叹了口气,说道:“听闻景王殿下要来蜀州,希望这蜀州在他的治理之下,能好上一些……”

    李易看着他,问道:“王大哥也听过景王?”

    “怎么没听过……”王姓男子看着他,说道:“前些日子,我也去过一次京都,早听说景王殿下和当今陛下是至交,本身也是一代人杰,创天罚,开算学,退敌使,做了许多利国利民的好事……”

    “还有呢?”李易看着他,继续问道。

    “据说现在的景国能有如此的大好局面,离不开这位景王殿下……”

    “还有呢?”

    “蜀州许多听过这位景王殿下事迹的人,都盼着他早点过来,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有一位王爷震着,也总比现在的情形要好?!?br />
    “还有吗?”

    王姓男子看了看他,诧异道:“还有什么……”

    “比如说那位景王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武功盖世纵横江湖……”

    王姓男子怔了怔,摇头道:“这倒是没有……”

    李易同样摇了摇头,说道:“你这情报收集的,还是不太完全……”

    “不说这个了?!蓖跣漳凶右×艘⊥?,说道:“今日我们怕是就要分别,李兄弟若是再往前,可要多加小心,最好雇佣些护卫,以免发生危险……”

    老方只来过蜀州一次,闻言诧异的问道:“这地方山贼真有这么多吗,我们怎么就遇到了那一次……”

    王姓男子摇了摇头,说道:“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哪有盼着遇到山贼的……”

    老方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我们运气不好……”

    他的话还没说完,桌上的茶杯忽然震动起来,茶水上漾起了一阵波纹。

    “不好!”王姓男子脸色一变,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后方看去。

    官道之上,一阵烟尘扬起,数十名手持兵器,面相凶恶的人干脆利落的翻身下马,为首一人快步向茶舍走来,扯过来一把椅子,挡在门口,大马金刀的坐下,大声说道:“打劫,男人站右边,女人站左边,银子放中间,我们只谋财不害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