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和五年,五月初三。

    过两日便是端午,在景国,端阳节虽然没有年节,元宵,中秋这么隆重,但也是几个最为重要的节日之一。

    五月初五那一天,人们要吃粽子,在家门口挂上艾草与菖蒲,喝雄黄酒……,这都是京畿地区的习俗。

    每逢重要节日,朝廷都会允许官员休沐至少半日,百姓们也大都会选择放下手中的活计,放松放松,每当这个时候,勾栏便是他们的好去处。

    每年端午前后,勾栏中最受欢迎的剧目非《白蛇传》莫属,那白蛇在端午节这一天喝下雄黄酒,现了真身,吓得许仙魂归地府,白娘子闯地府,斗鬼差,上演了一出地府救夫的戏码……,这出戏既应时又应景,深受观众喜爱。

    然而,当京都的百姓一大早走出家门,想要去勾栏看戏的时候,才愕然的发现------勾栏没了!

    勾栏的入口处贴了告示,大门紧闭,被阻拦在门外的人并不少。

    “这好好的,怎么说关门就关门?”

    “我前几天还在里面看了几出,怎么今天就没了?”

    “莫名其妙的,隔壁街的勾栏关了门,我走了大半条街,没想到这里也关门了……”

    ……

    人们议论纷纷间,勾栏旁边的店铺有人探出头来,说道:“昨儿个就关了,你们不知道吧,这京都的勾栏关了大半,好像是要搬到哪里去,要想看戏,须得多走两条街……”

    得知了此事之后,许多人忍不住叹息,以前京都勾栏不多的时候,也没有觉得这地方有多好,后来勾栏渐渐多了起来,里面的剧目也越来越好,这两年他们早已习惯,如今重新回到前两年的日子,总觉得身边少了点儿什么……

    走过两条街,走向另一条街的时候,终于明白少了点什么。

    勾栏去了大半,街道上的商铺,也有许多家关了门,不知是彻底关门还是暂时歇业……

    似乎在一夜之间,整座京都,都变的空荡荡的……

    ……

    宫墙之上,一道身影默然伫立,已经不知道站了多久。

    一位宫女从下方上来,将一件袍子披在女孩子的肩上,劝道:“王爷已经走了两天了,这里风大,公主,还是早些回去吧……”

    自五月初一开始,这两日每日都要在这城墙上站立许久的女孩子笑了笑,说道:“站在这里,看的最远,万一他哪天回来,我远远的就能看到了……”

    她再次望了西方一眼,回过头,问道:“书院的事情怎么样了?”

    那宫女点头道:“殿下已经帮公主全都安排好了,只是公主,书院的老师和学生,我们从哪里找呢?”

    她笑了笑,说道:“先生送我的书院,老师和学生,当然要我自己找了……”

    勤政殿。

    李轩推开殿门,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因为处理奏章而有些发涨的脑袋,长长的舒了口气。

    虽然他很想把所有的政务都推给明珠,做一个逍?;实?,但明珠若是太累,那家伙下次见到了他,必定要找他算账……

    宁惹阎王,不惹景王,这个风险还是不能冒。

    “说走就走,没义气的家伙……”李轩叹了口气,他走了,他的身边,便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他的眼前猛地一亮。

    沈数,好像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这个家伙了。

    他走出殿门,立刻有宦官上前问道:“陛下……”

    李轩摆了摆手,说道:“去沈相府邸?!?br />
    不多时,京都沈府,门房挠了挠脑袋,诧异的问道:“公子,您确定没有找错人?”

    一位年轻公子看着他,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眼前的年轻公子一身贵气,那门房也不敢得罪,赔笑说道:“公子,我们沈府,没有叫做沈数的人……”

    年轻公子怔了怔,怒道:“一派胡言,他明明说他是你们沈府的人……”

    门房一脸苦色,看到府内有人走出来,立刻走上前,说道:“三公子,这位公子说要找一位叫做沈数的,可我们府上,真的没有一位叫做沈数的人啊……”

    从沈府走出来的年轻人看了看对面神色恍惚的年轻公子,问道:“兄台说的这个人,姓名如何书写?”

    “沈便是你们沈府的沈,数是数字的数?!?br />
    年轻人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兄台,怕不是找错地方了,京都姓沈的人有不少,但我们沈府,真的没有兄台要找的叫做沈数的人……”

    “真的没有?”李轩不确信的问道。

    那年轻人点了点头,说道:“真的没有?!?br />
    年轻人和那门房的表情不似作假,李轩身体晃了晃,他和沈数一见如故,朋友相交,他说他出自沈府,他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也没有去验证,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他居然连身份……都是骗他的。

    偌大的京都,能称得上他的朋友的,只有两位。

    如今一个丢下他走了,另一个……另一个居然是假的?

    “呵呵……”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也不欲在此久留,转身离开。

    “你等一等?!?br />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轻柔的声音。

    李轩转过身,看到那位叫做沈素的女子从沈府走出来。

    沈数曾经说过,沈素是他的妹妹,那日在宫里沈素也的确说过,沈数是她的兄长,如此说来,他们都是在骗自己?

    “你……,你随我过来?!鄙蛩乜戳怂谎?,走到一边。

    李易跟着她走过去,面色不善,冷声问道:“你们沈府,没有一位叫做沈数的?”

    “没有?!鄙蛩匾×艘⊥?,说道。

    李轩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问道:“那你以前还说……”

    沈素忽然回头望着他,问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笨?”

    李轩想了想,说道:“没有?!?br />
    李易只是说他蠢,蠢又不是笨……

    沈素看着他,说道:“你不仅笨,还瞎?!?br />
    “你……”

    这个世界上,敢指着他鼻子骂他的,只有那一个家伙,一国之君,岂容女子辱骂,李轩伸手指着她,然后一愣,整个人忽然打了一个哆嗦,面色大变,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结结巴巴道:“你,你,你……”

    沈素看着他,用和刚才一样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没错,我就是家兄……”

    ……

    晨露殿。

    “剑要拿稳,先保持这个姿势一刻钟……”李明珠握着寿宁的手,又调整了她站立的姿势,这才走回殿内。

    朝中几名官员,已经在那里等她许久了。

    一名中年官员拱了拱手,说道:“殿下,南方旱情……”

    李明珠挥手道:“南方旱情一事,尚书省先商量出具体方案,再呈上来……”

    “这……”那中年官员愣了愣,抬起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向来都是下面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呈到殿下这里,很快便会有解决之法,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殿下将之重新打下去。

    “朝廷发给你们俸禄,不是让你们遇到什么事情就呈上来的……”李明珠看着他,说道:“你们是朝廷的栋梁,处理国事还是要靠你们,要是遇到一点事情就呈上来,以后我不在了,你们呈给谁?”

    不多时,几名官员垂头丧气的走出晨露殿。

    公主殿下是这朝堂的半个主人,陛下疏于朝政,国事自然要交给她,以后她怎么可能不在呢……

    身为辅政公主,不在宫中,她还能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