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李易才将眼前的秀丽女子和寿宁的形象重合在一起,看着她,难以置信道:“你……,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她捏起裙子,缓缓的在李易面前转了一个圈,有些炫耀的说道:“母妃给我打扮的,好看吗?”

    少女就是少女,她一开口,刚才在李易面前营造起来的成熟形象,便立刻分崩离析。

    李易笑了笑,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她的脑袋,看到她现在的样子,生生的将手又收了回来,点头道:“好看?!?br />
    她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立刻便弯成了月牙,低着头,一边向前走,一边踢踏着步子,说道:“母妃说,再过几年,我就能出嫁了,现在就要学会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听说女孩子嫁人的那天是最漂亮的时候呢……”

    李易对燕妃是有点小小的敬佩的,她出身豪门贵胄,本应是非常沉稳中正的性子,但却一点儿都不因循守旧,不知道她平日里是怎么教育小丫头的,寿宁有时候说出来的话,不像是一个小姑娘能够说出来的,就连他听起来,也会不由的升起一点佩服的感觉。

    这种特质,在古代女子,尤其是宫中妃子的身上,是非常罕见的。

    李易没有再追问她为什么打扮成这个样子,女孩子小时候,谁没有过偷用妈妈口红,偷穿妈妈衣服,偷穿妈妈的高跟鞋,梦想着快点长大的经历,这种经历,甚至是有些男孩子都有过……

    寿宁忽然转头看着李易,认真的说道:“先生,你在外面,要经常想我呀……”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保证每天想你一次?!?br />
    “两次!”

    “好,那就两次……”

    清冷寂寥的深宫中,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缓缓而行,女孩子穿着大人的衣服,低着头,踢踏着走路,洋溢着少女的气息,小声交谈间,时而夹杂一些悦耳的笑声……

    勤政殿,李轩放下奏章,揉了揉眉心,看了看下方,问道:“皇叔公有何事吗?”

    前些日子李易封王一事,就属他们闹得最凶,他们是李家宗室的长辈,不能像对待朝臣一样无视,因此看到这些人,他便有些头疼。

    刚刚走进大殿的老者躬身行了一礼,说道:“陛下,不能就这么放景王离京!”

    李轩敲了敲桌子,皱眉说道:“为什么不能放景王离京,景王离京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陛下,您不要忘了,他知道天罚的配方??!”老者再次躬身,高声道:“万一,万一他将此秘方献给敌国,我景国危矣!”

    李轩瞪了他一眼,说道:“他只是出去游玩,你扯到什么上去了!”

    老者看着他,说道:“陛下,您难道还不明白,景王举家迁离京都,显然没有再回来的可能了!”

    李轩怔了怔,随后目光看向他,问道:“你说------什么?”

    老者看着他的目光,没来由的心中一慌,“陛下……”

    李轩眼神凶恶的看着他,说道:“把你刚才说的话,给朕再说一遍!”

    片刻之后,一道身影匆匆的从勤政殿走出,向晨露殿快步而去。

    某处宫殿门口处,女孩子向李易挥了挥手,说道:“先生,明天我去送你??!”

    李易转头对她挥了挥手,然后对燕妃微微行礼,转头离开。

    燕妃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凝儿,回去吧?!?br />
    她笑着回过头,说道:“母妃先回去吧,我再偷偷送先生一会儿,然后去找皇姐,我还要皇姐教我功夫呢……”

    晨露殿。

    李轩看着独自饮酒的李明珠,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早就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对不对!”

    李明珠没有看他,也没有说话。

    李轩大声问道:“他不是去游玩,他是在躲着我们,对不对?”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脸上露出恼怒之色,厉声道:“我去找他!”

    “站??!”李明珠忽然站起身,低喝道。

    李轩脚步顿住。

    她抬头看着他,缓缓道:“你去找他做什么,你还嫌你添的乱不够多,你要他的一番苦心白费吗!”

    李轩脸色一变,“我……”

    门外,一道小小的身影怔怔的站在那里,脸色煞白,浑身颤抖,眼眶中早已蓄满了泪水。

    她像一只无助的雏鸟,又像是一只被人抛弃的小兽,回过头,用迷茫无措的眼神望着宫门口的方向,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她的心脏漏了一拍,她终于知道她要失去什么了。

    她紧咬着下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转过身,用最快的速度,向宫门口的方向飞奔而去。

    “先生,先生,你不要我了吗,你不要寿宁了吗……”

    她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眶中滚滚而落,她伤心的哭着,声音呜咽,“先生,我们拉过勾的……,你说过,说过不抛下我一个人的……”

    宫中的宦官宫女看着小公主伤心欲绝的从他们身旁跑过,无不惊慌失措,慌忙的呼喊起宫中的禁卫,更多的人,撩起衣摆追了上去。

    跑到宫门口的时候,她已经跑散了头发,跑丢了一只鞋,娇嫩的赤足踩在地上,冰凉而又疼痛,但这一些,她都顾不上了。

    因为她的先生,她的先生要抛下她了……

    宫门的禁卫已经发现她了,但却无一人敢阻拦,只因为她是寿宁公主,可以不用顾忌任何宫中规矩的寿宁公主。

    她们不敢阻拦哭的伤心,只顾奔跑的公主,只能派了两队护卫跟在她的身后。

    侍卫首领对身旁手下焦急道:“快,快去禀告陛下,禀告公主!”

    她跑的飞快,穿过宫门,来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没有看到她想要看到的人影。

    她握紧了拳头,又无力的松开,她就像是丧失了灵魂的木偶一般,怔怔的站在街上,随后慢慢蹲下,抽泣的声音变成了嚎啕大哭。

    “先生,你不要我了,你不要寿宁了……”

    “我们拉过勾的,我们明明拉过勾的!”

    “是你先不守信用的,你这个骗子,骗子……”

    ……

    她哭的伤心,悲痛欲绝,起初还能听到她说了什么,到后来,声音便模糊的听不清楚了。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惊诧的看着这一幕。

    一个衣着华贵,明显身份不凡的小姑娘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哭的伤心欲绝,一边哭,还在一边说着什么。

    两队身披甲衣,手持武器的禁卫将她团团围住,不让任何人靠近。

    她们不知道小姑娘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可以感受到她的伤心,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了不忍之色。

    “小姑娘哭的好伤心……”

    “不知道是谁这么狠心……”

    “真是禽兽啊……”

    ……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人影从人群中走出,挥了挥手,周围的禁卫立刻让出了一条通道。

    “坏人,坏人,骗子……”

    蹲在地上哭泣的女孩子,忽然感觉肩膀被人拍了拍,她仰起头,透过模糊的泪光,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李易伸出手,为她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在她鼻间轻轻点了点,说道:“再哭可就不漂亮了……”

    然后他将她横抱起来,再次穿过一排禁卫,穿过人群,缓缓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