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信王被废了双手,众目睽睽之下,京都数家官邸被砸------这已经属于极为恶劣的事件了,按理说就算不会造成重大的影响,但多少也应该引起一些风浪,不过今日的朝堂,却一如既往的平静。

    信王一早就离开了京都,他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此时连休养的时间都没有,这一路怕是免不了折腾,不会太过舒服。

    早朝之上,五位官员同时辞官,陛下和公主默许,朝臣心知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并未出声,不约而同的望了一眼站在最前面的一道人影。

    李易今日罕见的出现在朝堂上,是因为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上朝了。

    一字王的地位已经高于宰相,沈相以及新任右相董文允,也得排在他的后面。

    早朝之后,他没有出宫,而是在立政殿前等着。

    “什么时候走?”

    脱去朝服的李明珠出现在他的身后,走过来与他并肩而立。

    “明天?!?br />
    李易回了一句,两人之间,又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李明珠忽然说道:“我想吃蛋炒饭了?!?br />
    “好?!崩钜椎懔说阃?,问道:“去膳食局还是晨露殿?”

    李明珠想了想,说道:“晨露殿吧?!?br />
    ……

    皇宫,另一处宫殿。

    女孩子两只手分别拿了一只珠花,回过头问道:“母妃,你说我戴这朵珠花好看,还是这一朵好看?”

    宫装妇人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问道:“凝儿,你有自己的衣服不穿,有自己的首饰不戴,穿母妃的衣服,用母妃的珠花做什么?”

    “因为母妃最漂亮啊……”女孩子喃喃了一句,说道:“我想变得和母妃一样漂亮,变的比以前更漂亮……”

    燕妃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问道:“凝儿为什么要变得更漂亮?”

    “因为先生要走了……”女孩子的表情垮下来,有些不舍的说道:“我要让先生记得我最漂亮的样子?!?br />
    宫装妇人将她搂在怀里,用下巴轻轻抵着她的额头,低头看着她,目光逐渐变的柔和,小声道:“我们的凝儿长大了呢……”

    女孩子美目猛地一亮,抬头问道:“真的嘛,母妃也觉得我长大了,长大了就能让轩哥哥下旨了……”

    “虽然已经长大了,但是还不够大,还要再过几年……”燕妃慈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母妃帮你打扮,一定把我们家凝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不多时,女孩子拎着裙摆,在一面巨大的穿衣镜面前转了一个圈,不敢置信的喃喃道:“母妃,这,这是我吗?”

    燕妃爱怜的帮她调整了一下头上珠花的位置,说道:“我们家凝儿啊,是越长越漂亮了……”

    她脸色微红,说道:“我现在去找先生……”

    “不着急?!毖噱?,将她揽到怀里,说道:“凝儿还记不记得,母妃和你说过的话?”

    她想了想,说道:“母妃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一个男人的胃”这句话是错的,一个男人如果喜欢你,无论你做的多么难吃,他也会说喜欢……”

    “母妃又说,男人如果敷衍的说没有,就是真的有……”

    “母妃还说过……”

    ……

    她掰着手指头,一件一件的数着,母妃说的话,有些她已经懂了,但是有些,她还是似懂非懂,有些则是一点儿都不懂,她抬头看着自己的母妃,问道:“母妃指的是哪句话?”

    燕妃看着她,问道:“你还记不记得母妃说过,对我们女子来说,一辈子最重要的的事情是什么?”

    她想了想,说道:“母妃说过,咱们女子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是找一个依靠……”

    燕妃点了点头,抚着她的头发,说道:“凝儿长大了,再过几年,就到了嫁人的时候了……”

    她脸色羞红,说道:“还,还不着急呢……”

    “凝儿你要记住,以后要是遇到了喜欢的人,就大胆的去喜欢……”燕妃的表情忽然变得认真,看着她,说道:“但是有时候,你要让他记住你,仅仅让他看到你最漂亮的样子是不够的,要让他记住你,先要让他痛,要让他永远的记住你,就要让他痛彻心扉……”

    “要让他记住,就先要让他痛……”她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的母妃,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凝儿以后就知道了?!毖噱嗣哪源?,说道:“去吧……”

    ……

    李易一直觉得明珠是一个专一的人,同一个口味的蛋炒饭,她从景和一年吃到景和五年,从来都没有厌烦过。

    一心一意的男人不好找,一心一意的女人同样稀缺。

    李易居然被她专心吃蛋炒饭的样子吸引到,在她抬头望过来的时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

    她吃完了饭,放下勺子,才看着他说道:“记得向寿宁解释?!?br />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好好和她解释的?!?br />
    李明珠忽然抬头看着他,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和我解释?”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离开京都,他这个皇帝便不能安稳?!?br />
    李明珠看着他,说道:“这是你应该和他解释的?!?br />
    “没有我,这些事情,你依然可以处理的很好?!崩钜滓×艘⊥?,说道:“国事重要,但我希望等到这一切都安定下来,你可以为自己想想?!?br />
    “我已经为自己想过了?!崩蠲髦榭醋潘?,说道:“记住你那天说的话?!?br />
    李易想了想,问道:“那天我喝醉了,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等到你回来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的?!?br />
    “我会回来的?!?br />
    “不要太久?!?br />
    “不会太久?!?br />
    ……

    李易转身离开晨露殿,手腕忽然被她握住。

    “为了我……,不能留下吗?”她低着头,低声说道。

    李易回过头,静默许久,才抬起手,帮她摘掉嘴角的一颗饭粒,说道:“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以后吃炒饭的时候慢些,不要失了仪态……”

    她抬头看着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在你回来之前,我不会再吃炒饭了?!?br />
    ……

    从晨露殿走出来,李易的心情有些沉重。

    正如她不能和他走一样,他也不能留下,他向往外面更加广阔的天空,这个京都,对他来说,已经无异于囚笼。

    这应该是最正确的选择。

    却不是最好的选择,对明珠不好,对寿宁不好。

    想到那个纯真的不掺杂一丝杂质的女孩子,他的心中便有些堵,有些事情,他不想让她知道,她只会以为这是一次单纯的游玩,他们玩够了,玩累了,就会回来,一切还和以前一样……

    李易驻足在某处宫殿前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先生?!?br />
    他转过头,看到站在那里的女孩------女子。

    她的头上插了一朵珠花,不同于以往少女的俏皮风格,透出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雍容和稳重。

    她的身上穿了一件宫装,亦不是少女的款式,华贵而且端庄。

    她的脸上施了淡淡的粉黛,遮掩住了仅存不多的青涩,李易一眼望过去,仿佛穿越了时光,极不真切。

    她看着愣在原地的李易,脸上露出一丝浅笑,再次开口。

    “先生……”